第44章 归终

在钟离提出要求七七拿到永生香的要求之后,七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可以哦~”七七平淡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派蒙惊讶:“怎么又突然可以了呢?!”

可是七七的目的还没达到呢,于是开口道:“七七,可以帮你们,但你们也要帮七七一件事,这样才公平。”

派蒙吐槽:“原来,店员帮顾客的忙,居然是不公平的事情吗?!真是奇怪的事情啊。”

钟离反倒觉得这样没什么坏处:“无妨,在璃月,交易,也就代表这换位思考。这样对等的关系给人的感觉反而更好。”

七七见钟离答应了,立马道:“那请你们,到天衡山,使用[归终机],帮我狩猎椰羊。”

众人都是一愣,就连钟离都被问住了,活了六千多岁了,是真没听说过什么椰羊这种奇怪的生物。

“我不是很明白。。。”荧妹感叹道。

而刻晴则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昨天在那里可是受到了暴走式的精神创伤。

莹的心里则是在想:“无论经历了几次这段剧情,对于甘雨就是椰羊这个事实还是会想笑啊。”

但是钟离还是抓住另一个重点:“归终机。。。七七小朋友提到的这个东西我略有耳闻。”说着,钟离转过身看向众人:“归终机,是远古仙人在天衡山上架立的一种弩炮,属于机关产物的一种,位置在[天衡古城垣]之间,说起来,莹带回来的这个小仙人应该知道归终机,毕竟她属于是守护归终机的仙人后代。”

珠月听见突然提到她,有点懵:“哎呀我就是负责看着那东西的,但是我出生后见到的归终机都是损坏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干嘛用的。”

钟离解释道:“归终机,是用来抵御魔物的侵扰的,可以自动攻击来敌。”

莹:“不愧是钟离,真是对璃月的事物了如指掌呢!”不知道比起整个望舒客栈都是自己人的凝光,谁更胜一筹?

钟离这下就无奈了:“也并非完全如此,就比如。。。七七小朋友提到的椰羊,我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七七:“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

派蒙:“哎?就这些线索吗?”

“嗯!”七七又重复了一遍:“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

“就没有其他线索了吗?比如是否长的像珠月!”钟离开口,同时旨意珠月,毕竟整天衡山,只有珠月一个仙人了,要是真是是珠月的话,就不至于又跑一趟。

七七:“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哪里最多,不知道,什么由来,不知道!”七七果然就是一问三不知的啊,游戏里,第一批玩到这里的玩家肯定和荧妹一样懵。

钟离也是听着一个脑袋两个大,恨不得现在就变成岩王帝君,然后召集众仙让七七一个一个指认:“哼~(很无奈的长叹)罢了。。。先去[归终机]那里看看吧,说不定到了那里就有线索了呢。”

荧妹点了点头,但还是止不住感叹:“[椰羊]究竟是怎么样的生物呢,看名字感觉就是一个椰子树上长出来的羊。”

莹否定了荧妹的话:“这不太可能吧,那样只太违反生物的诞生规律了吧,我猜是椰子和羊的后代!”

“这样更扯淡了。。。”派蒙无语.JPG。

告别了七七,刻晴也有自己要做的工作,也不跟着莹了,和几人分开了。

剩余的人一路来到了熟悉的天衡山。

在经过莹暴走的位置时,钟离特意停下脚步看了一下地面,心想:“进化的特别之处吗?如此纯粹的能力,上次在巴巴托斯的神像面前也是如此,看来,这位,实力不比旅者弱。。。。”

“钟离先生,你愣着干嘛,不会是想上厕所吧?”莹对钟离喊了一句,钟离脱离了思考。

看向莹,眼中闪过一道金光:“果然如此,体内杂乱的能量融合导致了她的暴走,看起来,要不了多久,又会暴走一次,而且,情况比之前要可怖的多。”

“没什么,只是略感疲惫而已,我们继续走吧。”钟离回应了莹的问题,同时也在莹的身上留了个心眼。

“我怎么就不信呢?”岩王帝君会因为走路累了,我是不信的,除非你是在稻妻的核废水里面走路。

很快,众人来到了归终机面前。

“好大啊,好雄伟。。。”一直话少的珠月感叹道。

“不愧是仙人的造物,但是听珠月这么说,似乎是你没见过这东西?”

珠月点了点头:“母亲和我说,这个东西已经损坏了,我没必要去守着它,只要知道自己需要守着这个东西就行,没有什么脑子正常的人会对这个东西产生兴趣。”

派蒙:“原来是这样,那么问题来了,这东西要怎么用啊,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操纵这个东西呀。”

荧妹提醒道:“你忘记钟离说的了吗?这东西会自动迎接外敌,不用多大力气也可以操纵的吧。”

“现在坏了,不能操纵,毕竟已经历经了千年的风霜,老旧,破败也是必然的,哪怕是仙家机关也很难维持原来的模样了。”钟离解释道。

“那该怎么办?!”派蒙的语气变得有点焦急了:“快用你那无穷无尽的[上流社会知识]想想办法呀!”

“额。。。”钟离摊开手:“不要把我说的像是听戏遛鸟,别的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子弟好不好?”话锋一转,钟离没有给几人吐槽自己的机会,接着道:“我想一下,记得设立归终机之初,就有面对损坏的情况而配备的修复材料的。若没猜错的话,在这古城垣里,一定可以找到当年的战备室。”

“有了战备室里储存的材料,只要知道归终机的原理,就可以修复归终机了。”钟离的脸上浮起一丝骄傲。

“问题是,这归终机都几千年历史了,还有人会知道归终机的原理吗,珠月会不会?”

珠月摇摇头。

钟离拍着胸口:“恰好,我对归终机的原理,略知一二!”

(票给我,我更新)

(祝大家单抽出金,心海必出且满命!)

(更新看灵感了,我会经可能的多更新的,抱歉,斯密马赛)

(还有,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因为中秋那天我指不定会不会更新,所以提前以防万一那天鸽了对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