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分合

“那就由荧妹和派蒙去吧,我不习惯做工具人。”莹没有选择跟着荧妹去,因为她对见仙人这件事不太感冒。

“你不想见一下传说中的仙人吗?而且你也是通缉犯了,不需要仙人的庇护?”派蒙疑惑。

“我和荧妹长的一样,她得到仙人的庇护了,我自然也得到了仙人的庇护了啊,所以我就不去了,我和这位愚人众执行官好好聊聊。”莹想知道愚人众的圣遗物是从哪里来的。

同样身为愚人众执行官的达达利亚有没有可能知道[博士]要干什么。

“和我聊聊?我能有什么好说的,我和哪些家伙不同,我很少参与他们的计划,所以很难在我口中掏出什么线索的。”达达利亚还不知道马上自己就要面临一阵捆绑play了。

“走吧,去个开阔的地方。”莹笑而不语,实际上已经把角色换成了她练度最高的钟离。

“这个倒是可以提供,北国银行有一个空的仓库,本来是存这个月的收入的,但是还没到月尾。”达达利亚点了点头。

——好耶——

“说吧,到底是什么。。。”达达利亚回过头,只见一根柱子突然向他冲过来。

达达利亚不慌不忙的后跳两步,躲开了。

“岩属性造物?[女士]的情报里不是说你是用风元素的吗?”达达利亚手一伸,一把弓落入手里。

“你这情报是荧妹的,和我没关系。”

你们获取了荧的情报关我莹什么事?

“看来不能小看了你们呢,也稍稍让我认真一下吧。”达达利亚手里的弓箭一拉,蓝色的水箭射出。

“哼!”莹掏出天空之脊,快速奔跑起来,达达利亚的箭术还是和游戏里一样毫无准度,跑起来之后一箭都不中。

当初打天赋升级材料时在达达利亚这里卡住了,因为一周只能打一次,所以就差一点材料,为了解恨,她抓着达达利亚打了十多次,硬生生把达达利亚的套路都认准了。

“看来我的箭术和筷子一样还要练啊。”

达达利亚是个弓兵,所以会近战不过分吧?带着这个想法,达达利亚收起了弓箭,拿出来他比较拿手的水刀。(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组成的,我一般把它默认为达达鸭自己的水元素构成的)

“破绽,烧冻鸡翅!”达达利亚抓住莹的思考瞬间,冲到莹的面前,手里的水刀就要插入莹的胸口。

“我自己都舍不得碰,会让你碰到?”莹当然不怕达达利亚的攻击,她可是六万血钟离啊,打什么怪都是走路打的,从来不需要冲刺。

铛!

“切!忘记了你还有结晶的盾牌。”达达利亚一击不成果断后退。

“想走?”莹里用时停换出了温迪:“别想逃开哦!”夭寿啦,剑士身躯的枪兵用弓箭了。

达达利亚只觉得自己被一阵强大的吸力给拉住了身体。

之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风洞,周围环绕着绿色的风。

“这情报也没错啊,你的确会使用风元素。”

“一摊水怎么克制风?在线等挺急的。”达达利亚想开启魔王武装,但忍住了,本来这是底牌,在这次计划里的最后时刻才会用的,现在暴露了没有任何意义,还可以示弱让这个人放松警惕,下次就可以打个猝不及防。

“停停停,我认输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会尽可能的回答的。”问:达达利亚如何在狂风里行法国军礼的?

“我还不够放心,你等一下。”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又粗又长的绳子,达达利亚刚从狂风里下来就被绑住了,架了一个龟束缚。

“至于这样?要是我想跑,这绳子还绑不住我。”达达利亚心里想着。

莹摸了一下身子,疑惑:我教官的时钟呢,这么大一个圣遗物说不见就不见了?

好一会才找出来递到达达利亚面前。

“这是什么?”达达利亚瞪大了双眼,尽量表示知道的疑惑。

“别装傻,这是你们愚人众给我的,快说,这是什么?”(゚д゚)

“我不知道啊!”达达利亚是真的不知道,他不研究稀奇古怪的东西,一般他都靠干架来玩乐。

“你骗人的吧!!!”莹进一步靠近达达鸭,甚至拿出了一把雾切架在达达鸭的脖子上。

“[公子]大人。。”就当这时,仓库的门打开了,一个工作人员呆在了门口处。

(゚д゚)!

“不好意思,对不起大人,打扰了您的雅兴,但迫于无奈,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先生要见大人。”

你看我被剑架着脖子像是雅兴?

“差不多该放开我了,我还有正事要办。”达达利亚看着莹,突然发现她好像有点怪笑的样子。

“你干嘛?愚人众卖艺不卖身。”

莹:“谁要你这种大男人啊,我的荧妹不香?”本来还想捉弄一下达达鸭的,被达达鸭这么一说一下就没了兴致。

“让你的员工们给你解开吧,我先走了,拜拜。”莹可谓是潇洒走一回,不留功与名,干得漂亮!

员工?

刚才那人呢(#゚Д゚)人家早就走了,还和其他员工说了,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打扰到[公子]大人了,估计没个十分钟不会有人再过来找。

走到北国银行的大厅,就看到一个举止优雅的男性坐在一边品茶,他身穿褐色的甲衣,双目金色,一副霸气十足有平易近人的样子,颇有一种邻居家大哥哥回家面对催婚的无奈和面对孩子们的狂喜,既开心,有不是很能开心的起来。(你大概都我想要描述什么吧?)

钟离。

是岩神,回想起来昨天还在人家的神像上放了根柱子,现在看着人家不由的心里发毛,生怕摩拉克斯知道这件事。

“不慌不慌!”莹安慰自己,摩拉克斯不会拿自己怎么样,他很好说话的啦。

“这位小姐。”钟离突然开口。

莹连忙四处张望,除了前台的女性没别的了啊,是在叫我吗?

钟离点了点头,来和我品一杯茶吧,我看你印堂发黑,不日将变成我们往生堂的客人!

“你好,大叔叔,有什么事吗?”

“咳咳。。”

钟离挤出一点微笑:“你想喝茶吗?”

“来一杯?”

钟离拿出一个新的茶杯,放在莹的面前,给莹倒了杯茶,莹在感叹钟离熟练的同时没有忘记给钟离磕两下桌子以表谢意。(谢茶礼,刚学的,快夸我!)

“没想到你一位外来人对璃月的礼仪还挺熟练的。”钟离没有料到的是这点,本来巴巴托斯和自己说的时候是说她们是第一次到璃月,不太用刻板的礼仪限制别人。

“略知一二。”莹硬要说的话,称为本地人都不为过的,这种浓烈的祖国文化气息,很让人沉迷的呢。

“你怎么还没走?”

(票啊,给我!别藏着,我都看到了,左下角对吧,给俺!)

(点点收藏!不点?我要闹了啊,给我!)

(提前祝各位单抽出宵宫,十连就满命,也祝最后想拼一把的玩家们都可以抽出神里满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