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1(文中一直知道天理的维系者不是天理,不过为了方便就叫天理了)

刻晴在这个世界最不同的就是和魈不对付,有刻晴在的地方就绝对不会有魈,因为经常和仙人对着干,她也没有成为玉衡星,因为和魈不和,也有人把她称作夜叉之克星,就在昨夜,天理强行把刻晴给带走了,并成功洗脑。

“无礼的偷窥者,让这个和你发生过关系的人和你战斗,你一定会于心不忍吧。哈哈哈!”天理笑着走出房间,眼前是正端坐在一边的戴因斯雷布,还有面无表情的刻师傅。

不过,天理也不可能只招了两个人,还有另一个:同样来自异界的旅人:菲谢尔(保时杰因为使用这个角色的时候穿越了)。

以及无论何时都在变强的阿贾克斯(达达利亚原名),阿贾克斯在至冬国日子并不好,因为这个世界的冰之女皇没有收集神之心,也就不存在愚人众执行官,导致阿贾克斯再强也是在里面当一个帅气的指挥员。

前段日子阿贾克斯离开部队,开始了自己的冒险,加入天理的队伍只是想要和天理干一架而已,天理觉得阿贾克斯很有趣,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嘿,达达鸭,你怎么不继续做你的执行官了?”保时杰拍拍阿贾克斯肩膀。

阿贾克斯回过头:“抱歉,我不是什么执行官,也不叫达达鸭,我叫阿贾克斯,希望你记好了。”

“看来人已经齐了?”天理与每人对视一眼,“接下来就该介绍我们的敌人了。”

天理手一挥,一片荧幕亮起,里面的内容是莹和遗迹天机战斗的画面。

“哇哦,这个家伙有点强啊。”阿贾克斯有些蠢蠢欲动,很显然,这是一个值得阿贾克斯战斗的对象。

“这。。。”保时杰看着荧幕,她对于这个旅行者很熟悉啊,至于为什么熟悉?大概是因为看起来很屑吧。

“嗯,是一个命星奇妙的家伙呢,不过实力就不是很强了。”光看荧幕看来说,莹的实力确实不强,因为作者不给她实力强劲。

现场只有刻晴没讲话,她死死盯着荧幕,淡粉带紫的眼里居然冒出异样红光,半晌她似乎反应过来了:“让我先上!”

“什么?我先来的。”阿贾克斯表示哒咩,他要上,要打败这个家伙,第一个打败的,要拿一血!

“所以,我还是压轴出场吧,你们随意争论。”戴因斯雷布无奈耸耸肩。

“既然只有你们两个想第一个上的话,就用战斗来决定出场角色吧!”天理说的正好是阿贾克斯想的。

阿贾克斯正准备掏出弓箭,没想到天理却放下一块巨大的塔木。

“你们两个轮流抽出木块,谁抽的时候塔木倒了谁就输了,相反,赢得一方就可以去。”天理说着又想了想:“谁先来?要不还是剪刀石头布决定吧。”

“我倒。。。这算战斗吗?”阿贾克斯心里想:这怎么和想象的战斗不一样?

天理一脸理所当然:“那肯定啊!你不知道吗,这可是很残酷的战斗哦,失败的人就面临了把这堆塔木堆起来的工作,塔木有四米高哦~”

谁能想到这么霸道的天理居然会想到这种小游戏?不过没关系,这对于时刻都在变强的阿贾克斯来说不是事!

“那就来吧!我不会退却。”阿贾克斯伸出手:“剪刀、石头、布!”阿贾克斯眼睛极速转动,试图看出刻晴的动作是什么。

“布!”阿贾克斯出的是布,同时,刻晴的结果也出来了,是。。剪刀!

阿贾克斯输了,不过问题不大,真正的战斗在这块木塔上呢。刻晴先抽就不代表他会败在这里。

刻晴先是围着木塔绕一圈,然后蹲下来仔细看了一下,最后才道:“这个东西就像是下棋一样,需要智慧的博弈,如果把它当做小孩的把戏就上当了。”说着,刻晴直接抽出最下面的一块。

木塔稳定的结构转眼不再稳固,本身仅有四块木板的底座少了一块,木塔摇晃了一下。

阿贾克斯不知觉得咽口水,显然他没想到这少女这么勇。回想着部队里讲的数理化,他试图找一个好角度。

视角回到莹这边。

“总算到石门了,这个世界变化这么大,我已经开始期待璃月有什么变化了。”莹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天理这个威胁,璃月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石门周边的环境很好,这座石门也有一种天然之味,唯一不好的是。。。有一大批丘丘人拦路,而且还全是牛头人那种体型的。

想象一下,两个女孩,被一群牛头拦住是一种什么后果。

“怎么那么多暴徒丘丘人?”据莫娜了解,封印对于身体虚弱的平民伤害很大,暴徒丘丘人则是强大战士狂化过来的,想要这么多丘丘人只有坎瑞亚的战士都虚弱下来才行吧。

“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画面啊。”莹举起佩剑,人生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牛头人。

“邪祟!哪里逃?!”突然一阵脆声入耳,眼前这么多暴徒丘丘人居然全部顷刻消失,当然,这不是被秒杀的,而是因为幻象导致的。

一道白身影入眼,他身穿白袍,袍衣的领帽盖住了长相,不过标志性的追杀邪祟,不是魈就是重云了。

重云没有注意到两个女孩,只是把心思全放在了邪祟身上。

只见邪祟全身起黑雾,带着些许红光标志眼睛部位下是一张咧开的嘴巴,对于重云的攻击不慌不忙,而是后跳一步双臂放大数倍,化作利刃朝重云进攻。

重云侧身躲开,一本书在面前浮现,书的封面还刻画着冰系的刻印。

不过这书本倒不是重云的主要进攻方式,只是用它刷新一下身体的力量。

“剑印染冰!”手抬起,一枚冰剑在头顶浮现,邪祟见了不再犹豫,如果让冰剑落下他就死定了,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手臂化作利刃出击。

很可惜,重云的剑还是落下了,邪祟手臂被狠狠扎在地上。

“抢劫是吧!”又一枚冰剑。

“还是女孩子是吧!”又一枚冰剑。

“没事出来溜达是吧!就你一天天溜达!怎么不见我溜达!”每一句话都带着一枚冰剑。

邪祟被扎满了冰剑后,只能呻吟的说出一句:“我真的是。。溜达。。”说完再也没有抗住折磨,消失了。

随着冰剑破裂,重云这才注意到面前还有两个女孩子,连忙道:“我不是坏人,它。。。它是。”说着指了指在邪祟消失的地方。

“额,我们什么也没看到。”莹摆了摆手,不过表情还处于震惊中,因为很难想象的到双手剑角色会使用法器,尽管还是和剑没有分开关系。

“这。。。”重云还想解释一下,因为在他眼里对面的表情是惊吓,而不是惊讶。

“你叫什么名字?”莫娜倒是对重云很好奇。

“在下重云,如果野外遇到邪祟了呼喊我的名字准没错。”重云放下兜帽,一头碧蓝发色立马入眼,非常适合他那神之眼的配色,加上帅气模样,莫娜被小小惊讶了一下。

“我是莹,旁边这位是莫娜,是一个占卜师,我们是旅行到此处的人。”

“我叫阿斯托洛吉斯·莫娜·梅姬斯图斯,别让她说错了。”莫娜还是介绍了自己。

“额,欢迎来到璃月,这两位客人的名字可真是两极分化(指名字字数)呢,既然来了,我身为这里的人,自然应该为你们带路。”重云微微鞠躬。

“路上的危险还是有的,多带一个也不是什么坏事。”莫娜小声建议道:“而且我们两个是女生,有一个男性陪同路程可以轻松很多。”

就这样,我们的队伍里多出一个术士。接下来的第一段是轻策庄,至于为什么是轻策庄?因为那边有重云置办的房子,据说很大一间,加上石门离归离原还有很远,也就先去轻策庄了。

镜头再次回到天理这边。

“呼呼呼~~”刻晴潮红着脸,表情夸张,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持久力这么强,可以让她差点撑不住,该说不愧是至冬国培训的战斗怪物吗?

“你很厉害,我认可你了!”阿贾克斯此时正坐在一个扶梯上,几米高的木塔摇摇欲坠。

这次轮到刻晴抽出木块了,她轻轻抽出一块一小部分,但是木塔狠狠抖动了一下,就算是刻晴也紧张到极点了,不过她还是凭借着女性的细腻抽出一块没有倒下。

这时,压力就来到了阿贾克斯这边。阿贾克斯双目瞪大,忽然想到最高处的木块拿下来不会受到影响,于是顺着扶梯往上爬去。

但来到最上面后,阿贾克斯还是不可避免的小心加上紧张,在拿起木块的时候手止不住的抖动。

忽然,阿贾克斯手的抖动幅度猛地变大了一次,木塔被他撞了下。。。

哗啦一下,这次游戏,宣告了刻晴的胜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