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时间混乱?

注:这章内容全建立在平行世界进行,与主世界无任何相关,由于是第一次写长章节,所以看起来有可能会很疲乏,这都是作者文笔导致的,非常抱歉!

1

虽然迷路了,但是周围并不是很复杂,除了草原。。。就是草原,向远处眺望,还可以看到类似于蒙德摘星崖那样的高山。

身后猛然吹过一阵飓风,莹被迫趴在地上,抬起头时,发现一只巨大的龙在天空中翱翔,仔细一看,那不是温迪的眷属:特瓦林?

特瓦林怎么会在这?

特瓦林没有注意到莹,径直飞跃摘星崖,消失在天边,特瓦林出现这倒是证明了此处是蒙德地区了。

她全力赶路,很快到达熟悉的蒙德城外,正要向前踏步。

“喂!你前面的朋友,等一下!”身后传来极具活力的声音,回过头去,红色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远道而来的陌生人,你好,我是蒙德侦查。。。”定睛看去,这火红的小兔耳,精制简单又美观的服装,果然是安柏。

“不对!安柏,你不认得我了?旅行者啊!”莹有点懵,安柏就算不认得她,也要认得荧妹吧,我俩不是一模一样吗?

“啊?抱歉,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但是认识归认识,我的工作必须继续。”安柏单纯只是把莹当做了以前的路人,没有太在意。

“是这样的,蒙德城内最近治安问题有些许问题,所以我们要对所有外来人进行搜查,避免携带危险物的人进城,由于我看你是女生,城门的搜查人员都是男性,所以我就。。。嘿嘿。”安柏说到最后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看这个眼神,好像真的不认识我?莹反复和安柏对视,安柏也只是疑惑的看着莹:“抱歉,我的任务不能不完成,我会尽可能不去触碰你的私处,但是摸遍全身是不能避免的。”

“安柏,你确定你没有见过和我差不多的人吗?”莹还是很疑惑,提瓦特又没有愚人节这种节日,不至于欺骗我吧?

不过看着安柏真诚又陌生的眼神,莹还是举起手来让安柏搜身。

安柏还真没有触碰私处,但嘴巴内必须检查,因为有人把刀片含在嘴里或者自爆炸药放在嘴巴里,所以她检查了一下嘴巴。

“你嘴巴真甜,安柏。”莹夸赞道。

安柏脸色微红:“这是工作需求,其他人我也一样要这么做。”至于怎么做,只能说懂得都懂,不懂得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咳咳!没什么问题了,你叫什么名字,登记一下。”安柏恢复之前的活力状态。

“我叫莹,莹光的莹。”

“只有一个字的名吗?真奇怪,不过世界各地文化不一,我并不含有意见。”安柏拿出小本子写下“莹”字,接着道:“接下来,你就可以进城了,拿着这枚无头箭交给门卫就可以进去了。”

“安柏,你可以带路吗?”莹试图触发支线剧情。

“我还要清理四周因为龙灾而留下的魔物,现在并不能进城呢。”

“我可以帮你清理魔物。”

安柏认真端详了一下莹:“你确定吗?你可没有武器在身上哦,要是有武器早就被我没收了。”

“相信我,我的武器多了去了。”

安柏点点头:“等下你就在我后面等着,城边的魔物并不复杂,很简单的。”

安柏除去弓箭,还有一把短小精悍的佩刀,安柏解释这是因为弓箭无法近战,用这个来弥补近战不足。

“看到远处那片空地了吗?一些魔物就在那里。”说着,安柏站直身,挽弓搭箭,xiu的一声,一个丘丘人随即倒下,其他丘丘人还有些疑惑,队友突然就倒了,他们还没怎么搞明白敌人在哪里呢。

安柏没有停下,很快又接上下一箭,又一个丘丘人倒下。丘丘人这下搞明白何处射过来的了,一个个拿木棒就冲过来。

安柏不慌不忙,继续射箭再解决两个,然后掏出佩刀,化作一道红光消失不见。等再次出现时,已经在丘丘人后面,那些丘丘人齐齐倒下。

“咦?!不是。你不是弓兵吗?”安柏这操作倒是出乎意料了,安柏有佩刀,是为了避免近战吃亏,可是你这么厉害,直接近战不也。。。厉害吗?

“我可没有说过我是弓兵哦,我只是喜欢使用弓箭而已,很多武器我都有一定的涉足。”安柏摆摆手,佩刀回到刀鞘里放置于腰间。

“印象中安柏没有配备短刀这种东西,而且刚才安柏说龙灾是大家自己解决的,而不是荣誉骑士,这难道是一个全新的提瓦特?还是说,这属于天理创造的假象吗?”莹的思绪被安柏打断。

“莹?还好吗,不会被丘丘人吓到了吧,别害怕,他们很容易打败的。”安柏拍拍肩膀,莹回致一个微笑。

2

蒙德城内还是一如既往,没有太大改变,不过莹毕竟没有长时间在蒙德生活,依旧会四处环顾。

“莹,接下来我做你的向导吧,相比你对蒙德的很多都不了解呢。”安柏拉着莹一路直奔猎鹿人餐馆。

“这里是我们蒙德最出名的餐馆,如果你饿了,尽管来这里吃,不会错的,我最喜欢的是蜜酱胡萝卜煎肉,推荐你尝尝。”安柏回到城里就没有了外面那么锐利的眼神,变得很放松。

“安柏,这是新客人吗,怎么不介绍一下给我认识呢?”根据剧情来看,接下来是凯。。。等下!

“卢姥爷?!”没错,迎面而来的事身穿黑袍的迪卢克,游戏里的发型也变成了一头鲜红长发,头上还带着一个黑泽帽子,活脱脱一个绅士。

“迪卢克队长,没想到你也在啊,这位是我在侦查时认识的,莹。”

“你好。。迪卢克队长?”说实话的迪卢克还在骑士团这一个简直无法想象。

“你或许需要一杯美酒?”迪卢克拿下帽子,顺势借了个位置坐在莹对面。

“啪嗒。”响指的声音,桌面上竟然出现了一瓶红酒。

“迪卢克队长,我们还没到喝酒的年纪。”安柏小声提醒。

迪卢克也没有意外,又是一个响指,红酒换成果汁:“遥远彼方来的旅行人,有什么需求?”

要说需求,莹还真没有,无论怎么样,她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个世界的。所以无论从这里得到什么都没有用。

“需求倒是没有,不对,也不能说没有吧,我想见到风神,或者一位实力强劲的占卜师。”既然问题是天理引出,那么问题肯定也要找到天理,除去神,恐怕也就艾莉丝才可以再次面见天理了。

“巴巴托斯?你恐怕见不到,因为他现在。。。去璃月卖唱了。”迪卢克摇摇头:“不过占卜师倒不算难事,蒙德城内有一位来自枫丹的占卜师。”

“不过,想要请动她,你必须得很有钱。毕竟她可是为了坚守占卜师准则饿死也不说占卜结果的人。”迪卢克眼睛望向天空:“算算日子,应该还在家里研究吧。”

莫娜吗?说实话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没见过她呢,她有实力引到天理注意吗?师承艾莉丝大魔王,相比不会太差。

酒足饭饱后,安柏引路来到一间小屋面前。

安柏非常礼貌得敲了敲门,里面立马传来一阵响声,接着就是匆忙的开门声:“是安柏吗?”身为占卜师,预料到门外是谁还不算难事。

“是我,莫娜,这里住的还习惯吗?”深蓝色身影在面前出现,安柏熟络招呼道。

“还好啦,就是要靠着冒险家协会生活有点阻碍研究。”莫娜和安柏闲聊一句:“咦?这位是新客人吗?你好,我是伟大的占星术士阿斯托洛吉斯·莫娜·梅姬斯图斯,想找我占卜的话,一定要一字不差的说出我名字。”

“莫娜,你又为难其他人。”安柏嘟起嘴巴,很想给莫娜一个弹额指。

“这是规矩,你都忘了吗?”莫娜很无奈的回答:“不过看在是你带来的,姑且就免费为这个旅行者占卜一次吧。”

“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安柏抱着莫娜一顿亲,随后与莹道别,离开。

“阿斯托洛吉斯·莫娜·梅姬斯图斯?”莹试图性说着。

莫娜听后微微一笑:“进来吧旅行者,我家里,有你需要的答案!”说完让开一个空位给莹进入。

“刚才安柏抱着你的脸一顿亲,你不觉得反常吗?”莹很在意,她也想要安柏甜甜的拥抱吻。

“有吗?我倒是觉得不反常,安柏平时看起来很正经,其实在激动时色心大发,前段时间还因为对浪花骑士下手被关了两天禁闭。”莫娜说完还示意一下胸前。

“这怎么,和印象里不太一样?”莹实在无法想象,元气少女安柏在这个世界变成一个狡猾又可爱的涩气女孩。

莫娜家里很简陋,也很乱,各种衣服,试验品,座椅摆的到处都是,地面上也有一些混浊的白色实验液体。

“不好意思啊,我平时生活比较邋遢,等我收拾一下。”莫娜倒是展现了她的强大能力,一个魔术下去居然所有东西都变整洁了,也怪不得莫娜平时不整理,这完没必要整理吧?

“说说看,你需要占卜什么?”莫娜可以知道莹是来寻求占卜,但不清楚占卜内容是什么。

“占卜。。。你觉得我需要占卜什么?”莹也不明白,直接和莫娜说占卜天理?这很显然行不通吧。

“emmm,我想想,婚姻肯定不可能,那么还有一个就是。。。寿命或者时运了。”莫娜说着转过身在昏暗房间里摸索一会儿,拿出一本书。

“时运是一种很玄幻的东西,这关乎一个人的未来发展,你想要测时运就必须献出一个属于你的物品。”莫娜推开周围座椅,露出一片空地,她弯下腰按照书本内容画了一个法阵:“把你的物品放在里面吧。”

“属于我的物品吗?”思来想去还是拿出一把四星武器放在上面。

“这是。。武器?你怎么带进这个管制严格的蒙德来?被发现了我们就要关禁闭。”莫娜讶然,不过很快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惊讶,但我不是西风骑士团的人。”说着,她伸直手,对准武器。

“天命既定!”随着莫娜独属于她的纹路浮现在武器上,法阵随之亮起光芒。

武器融化,不对,武器扭曲了,迅速拧作一团,就像是绽放的菊花,深邃又充满美感。

和艾莉丝施法时不一样,艾莉丝是镜面投影,莫娜则是实体投影,3D立体的景象缓缓出现。

但是景象内容却不是莹自己,而是。。。天理!

“不好!”莹立刻拿出一把单手剑护身。

或许莹的运气确实不好,但这次也不算差,好歹见到天理就证明有机会回去。

“何人胆敢窥视吾?”天理蔑视着莹,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讶:“又是你!”说着就要使用武器攻击莹。

不过天理还没抬起手,就倒了下去:“可恶!居然趁着吾体力不足之时!”

“你怎么。。。”想碰瓷吧这天理,我可什么都没做过啊。

天理:“吾乃维系者,何时受过如此委屈?”没找到天理眼中居然闪起泪花,抽泣着和莹对视。

“唉!我什么都没做啊,你怎么还哭了?你怕不是假的天理维系者吧?!”莹吓得后退半步,天理不应该是那种傲视所有人的御姐型吗?怎么还哭了。

“呜呜呜,谁说我是假的?我只是。。。受到这个世界的规则影响,变成了这样,而已!”天理尽可能收敛泪光,回忆起不久前的往事。

不久前天理和莹交锋,但是还有要事处理,天理不得不选择让莹自生自灭,扔到另一个世界,交给其他天理维系者,结果好巧不巧,这个世界的天理只是简单制定规则,就消失不见,导致天理出现时被世界树认为是自己人,这个世界的规则使她无力,变得怕疼,爱哭,而且还变得幼年化了。

就目前来看,如果她不找机会离开,就会变成一只小孩子,毫无战斗力。(注:这都是天理的错觉,其实只是这个世界稍微改变了她的性格,让她以为自己变年幼了)

刚才正好试图打开世界之门,剩余体力全用了,这才导致莹出现在面前自己却无力攻击。

“你太坏了,肯定是你故意的,故意要让我这副丑相展现出来!给我离开!”天理哭泣着抓起身边一团云朵扔向莹。

莹接住云团却发现天理已经关闭视频通话,只留下一脸懵的莫娜在对面保持施法动作。

“你做了什么?”莫娜很惊讶的看着莹:“那人绝对不是你本人,可是我能看到和你有很多牵连,而且实力很强,居然一下子就挤开了周边的空间时间,甚至威压到我喘不过气,不过还好,她没有一下子冲出来。”

“那是天理,她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根本原因,我要找到她,胁迫她带我回到我以前的世界才行。”莹解释道:“如果回不去了,我会良心不安的。”因为已经有一些羁绊牵连起来无法分开了。

根据画面来看,天理还在天空岛,但遥望天空,这岛屿居然凭空消失了,在之前的世界可是能透过云层看到天空岛的缩影来着。

“可恶!早知道就不从天空岛下来了。原路返回估计已经行不通了,蒙德可没有什么大草原,那一片草原只怕是一个幻境。”莹皱着眉,那愁意已经写满面上。

“你想找到她那里吗?那个天理所在地。”莫娜靠近莹面前:“她的神秘成功吸引我了,我可以帮你占卜出来她的大概位置,且不收报酬,你要做的就是抓住她,让我好好研究一番。”

看得出来,莫娜这句话不是玩笑,天理确实是一副神秘面孔,明明妹妹在地上继续影响着世界,却不阻挡,明明有机会一举击杀双子,却放走了一个,emmm两个都放了。

“你确定吗?”

莫娜微微一笑:“当然。我很强的。”

3

莫娜的占卜术需要大量工具,她耗费了半小时找齐材料,同样摆放在法阵中间。

“师傅,让你的徒弟成功一次吧!”莫娜将神之眼放在法阵最中间,并调动神之眼的力量。

淡淡水纹环绕于莫娜身边,她闭上双眼,帽子不翼而飞,束缚起的长发飘散开来,神之眼也越来越亮眼。

“天命既定!”环绕身边的水纹凝聚为一把短剑,精准落在神之眼上,神之眼被穿透,光芒愈发强烈,四周那些材料被神之眼吸引,吞噬,最后只留下一枚神之眼。

此时,淡蓝的水元素神之眼上面爬满了纹路,那把短剑和神之眼混为一体了。

这纹路。。。是地图?

没错,既然无法占卜具体画面,那就占卜大概路程,只要方向没错,就一定可以找到的。

“好厉害,莫娜!”莹夸赞道。

莫娜嘿嘿一笑:“这次可是下血本了哦,你一定要带我找到她。”

根据占卜内容来看,占卜的位置是璃月往西去,璃月西处好像是。。。一个城镇的废墟来着,叫青墟镇?

“路途遥远,我们应该备好物资才行吧?”

莫娜在占卜出现结果后就第一时间背起行囊准备出发。

“放心吧,我有。”莫娜自信得拍拍干瘪瘪的行李,就好像没有人投推荐票的小说一样华而不实。

唉,我都忘记了,莫娜是一个穷人来着,莹扶额,要是莫娜在半路饿死了她可当担不起。

于是,莹大手一挥,买下了足以使用一个月的物资,还有一辆板车方便拉物资。

蒙德在这个世界确实大变样,没有了清泉镇,卢姥爷那晨曦酒庄也建在蒙德后面的湖面上,蒙德下班地域是完全空白的,莫娜说这是受到外敌侵扰导致,现在蒙德下面那一片经常出现神秘生物。

不过有冒险家协会在,马路上并没有太大危险,顺着马路,很快就能到达璃月。

目光来到天理这边

“这个世界,还真是有些奇怪。”天理随手抓起一边的云团吃了起来,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哦?窥探之人,居然开始行动了吗?还带了那个无能的占卜师?”天理合上书,如果有人看见书的内容,那赫然是莹的实时监控。

“不用担心,你走不远。毕竟危险可是无处不在的。”天理从自己体内挤出一丝力量,对天空投下。

暗红能量迅速来到莹四周。

“轰!”暗红色能量击中一个停留在此处的遗迹守卫,遗迹守卫眼中立马冒起亮光,活塞开始运动,同时受到天理那股能量影响,圆润刚硬的手臂变成尖锐长剑,像吊带一样没有灵活性的手臂也灵活了大半,看起来憨憨胖嘟嘟的身体化作狰狞的瘦高身躯,一只遗迹守卫变成人形机械了,三两步冲向莫娜莫娜她们。

“准备受死吧,这可是很强的哦。”天理悠然看着直播,此时莹和莫娜都还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

“莫娜,你平时住在那里有收入吗?”莹小声问。

莫娜点头:“虽然不多,但是出租那位置给我的老板却会经常让我占卜以顶替租金,用老板那句话来说:我对钱不感兴趣,我从来没碰过钱,钱只是身外物。”

似乎莫娜老板还是歌德大酒店老板来着,有钱也就不是很意外了。

“莫娜,你看前面那是什么。”就在这时候,莹发现远处草丛里有一团白茸茸。

“好像是一只小猫?”莫娜看到了正在摇摆的小尾巴。

莹走上前,发现小猫正哆嗦着,看来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莹弯下身子抱去小猫,一抬头,正好见到一张狰狞的脸。

“握草!”莹连忙后退,这下狰狞之物全貌展露,只见它两米左右高度,体型高瘦,脸上包裹着一枚亮起的圆球,手臂上有六个孔,全身铜黑色,手臂不但有空,手掌还是两把锐利长剑,一下就可以刺穿岩石。

“目标出现!”那家伙(暂时叫它遗迹天机吧)眼中出现一个瞄准标识,很快就盯上莹。

“锁定!”遗迹天机手臂上那六个孔发出一阵黑雾,随后六枚导弹射出。

莹立马侧身躲开,一手抱着猫猫,一手握持武器应战。

遗迹天机举起尖锐长剑,突然穿刺向莹。

“水中幻月!”莫娜见莹马上要被打了,一把拉开莹,同时制造一片幻象迷惑遗迹天机。

在遗迹天机眼中,莹已经倒在血泊中,不能再起,一旁莫娜惊慌失措看着它。

它又向着莫娜冲去,莫娜慌忙逃窜,但跑不过它这种能瞬移的,也被它一枪捅死。

然而现实里,遗迹天机只是对着一片水幕攻击。

“猫给你,我来击败它。”莹把小猫给了莫娜,向遗迹天机冲过去。

遗迹天机正好击破水幕幻象,就看到莹出现在面前。

“西内!”莹手里那武器亮起火光,炙热的火焰挡住了视野,随后紫色剑影杀出,遗迹天机被贯穿了脑部。

“轰!”遗迹天机被刺破核心,但没有失去进攻能力,用力一甩,莹就飞出去了,只留下那把长剑插在头上。

“啊!”莹狠狠撞在一截树干上。

遗迹天机似乎很高兴,挥舞一下手臂,一跃而起准备给莹致命一击。

“天命既定!!”还好有莫娜,遗迹天机被锁在半空,无论怎么挣扎都无用。

“好机会!”莹拿出她的薙草之稻光,狂蟒雷电眨眼刺穿遗迹天机。

随着雷电落下,遗迹天机倒飞出去,全身散架。

“还好我技高一筹。”因为刚开始轻敌,莹吃到了些许苦头,没想到这遗迹天机看起来和遗迹守卫差不多,但战斗力却已经超越本身。

“呀嘞呀嘞达子。”莹上前拔出自己的单手剑,谁曾想遗迹天机昏暗的眼睛再次冒起亮光。

“不是吧,四肢都散架了,还能动?”莹心中疑惑不过并未害怕,都已经散架的机械人有什么。。。。

好怕的?

遗迹天机居然重组了,没错,在一种奇特力量影响下,遗迹天机恢复了原貌。

“放手吧,你永远都不能战胜这个杰作。”是天理的声音,从遗迹天机身上发出的。

“为什么无法战胜?”莹就不信了,如果化作灰还能不死?

“无念,断绝!”无想的一刀出鞘,遗迹守卫凐灭在雷鸣中。

这下,遗迹天机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天真!既然你不信邪,那就让你再见识一下这力量。”天理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莹惊讶的眼中,遗迹天机缓缓重组,重组的材料是已经被吹飞的遗骸。

“这。。。这不对吧?”莹不信邪,激烈的雷鸣再次落下,遗迹天机又一次重组。

“放弃吧,它不会被毁灭,会一直攻击你,直到你死亡。”天理淡淡笑笑,只是简单的时间就把对方玩弄于指间。

“行啊!不死是吧,我还有计划b哦,这一招可是连你这天理都学不来的!”莹的武器缠绕上雷电,紫色的光芒就像是马上要释放大招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