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劝解

徐文茵不由得想,肯定是薛长庚离婚跟徐女士离婚对她打击太大了,所以才让她对自己要求那么严格,甚至要走薛长庚走过的路。

但事实上,薛长庚跟徐韵致离婚之后,对徐女士打击最大的不是离婚。

而是离婚之后不满半年,甚至不顾她还有个不满一岁的女儿,薛长庚直接找了个不懂体操、不懂体育的女人结了婚,在薛长庚结婚后不到三个月,那女人就怀了孕。

这对徐韵致打击太大了,而薛长庚后来更是直接拿到了男子体操大满贯,甚至被邀请成为世界男子体操的名誉顾问,在奥运会上经常可以看到他出现,甚至连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也在网络普及以后,被誉为是“体操公主。”

所以这才是徐韵致女士对徐文茵魔怔般的厚望原因所在。

徐文茵没吃晚饭自然逃不过杨邦媛的法眼,在大家吃完饭之后,杨邦媛带了一份晚餐敲开了徐文茵的房门。

“杨队?”

徐文茵打开门,惊讶的望着她。

“怎么,你以为是谁?哟,衣服都换好了?在训练?”

“嗯嗯,才练了一会儿。”

杨邦媛进了房间,将晚餐放在茶几上,才看着徐文茵道。

“晚饭也不来吃?不是你的风格啊,我以为你已经走出来了,结果在这儿等着我呢?”

“没有,就是下午跟徐韵致通话了。被骂了一顿,刚好明天不用比赛,就不想吃饭了。”

别看徐文茵在杨邦媛如此云淡风轻的这样说,但杨邦媛就是知道她不开心了。

“我是这么教你的?”

“徐文茵,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因为父母的破事儿影响自己,你怎么老是不听我说的,你爸妈那俩人我还不了解?”

“那些当年我可都是很清楚的,你不要再被你妈pua了,你现在的成就比你妈你爸都要强的多,你根本就不需要因为这一次失败就被你妈那张嘴伤害到,看我做什么。怎么,我的话你也不听了现在?”

“不是的,杨队,其实我难过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来这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妈说她花了大力气培养我,其实就是她一直在逼我做我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对体操,感觉不是热爱而是刻在骨子里的使命,我一定要在这里活出个名堂,可是为什么呢?我小姨说我学会说话的第一个词就是体操,可是,为什么是我的使命呢?”

杨邦媛知道这姑娘今天晚上肯定是想了很多,她就不禁啐了徐韵致一口,真是个神经病。

“说明你天生就是为体操而生的,你看体操界出过多少个天才?不管之前奥运出过多少个冠军,但我们国家到现在为止能被称之为天才体操运动员的寥寥无几,你知道为什么吗?”

“先不说原因,别看你爸获得了那么多奖,那么多荣誉,但他称不上,他只是当时特别特别努力,就只是为了证明给所有人看,你看我,是因为身体素质好被我的教练选进了这个体操中,所以其实大家的目的都不是为了体操本身叭,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但你要知道,既然我们进到这条路上,并且能坚持下来,就已经是对它的热爱。”

“可我也不是天才,也不是为了体操。”

两人都坐在榻榻米上,徐文茵打断道。

“如果不是,那不会有现在的你,如果你不愿意走这条路,就算是你的母亲也不会逼你的。你看,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好啦,别想那么多,所有的事都交给时间吧,至于别的就别再想了,你先吃点东西在训练。我先回去了,有事叫我。”

杨邦媛心道,好家伙给我整不会了,还需要心理疏导,改天她得考个心理咨询证书去,省得又开始胡说八道,她这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赶紧溜了最好。

“好,谢谢杨队。”

杨邦媛起身出去了,徐文茵却也没动晚饭。

杨邦媛有句话是错的,就算她不愿意走这条路,徐韵致也不会让她走别的路,毕竟这是她的执念。

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称职的。

徐文茵心道,至少她的父母都不称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