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没有回应

正在和徐宛知通电话,徐文茵耳边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徐文茵起身带开门,几个穿着警装的警察站在门口。

为首的警察问道:“是你报的警?”

徐文茵点点头,几人进屋。

等徐宛知到的时候,几个警察已经差不多将情况了解清楚了。好在徐文茵没有挂断电话,徐宛知在路上也一直听着他们的问题。

最开始问徐文茵的姓高,是派出所一大队的队长,其余几个都是普通片警。

徐宛知:“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

“是这样的,我在路上也听到了你们之间的问题,我希望这件事能够早一点解决,同时,我还有一些推测,这不知道能不能说。”

高警官:“当然可以。”

得到警察的准许,徐宛知才说道,“嗯,各位可能已经清楚了,我们家徐文茵之前在奥运上拿过两金一银,是一名体操运动员。目前,她是已经是BJ大学体育系体操专业的特招生了。所以不存在是班级同学的报复,因为那群小姑娘小男生的也都是刚高考完,大家都没那个闲工夫来整这些,我们都知道这种违法的事情录入档案的,而且大学的同学就更不可能了,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加上我们之前因为徐文茵有上过一段时间的热搜,最后海淀分局的过警官经过调查之后,我们基本上已经锁定了一个人,就是跟徐文茵同一个队的,周心妍。”

“她曾经应该是因为嫉妒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过警官也没有告诉我,是那件案子的主谋,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庭,也没有对她进行拘留。”

“但我感觉,这件事应该也是她做的。”

高警官:“好的,感谢您的意见,我们会进行调查的,调查结果将在七个工作日之内出来,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

徐宛知回了好,才看到了旁边的血淋淋的布娃娃。

“草!”

整个人被吓得一激灵。

“这个东西我们能处理吗?这个东西、这也太吓人了…”

徐宛知自认为是个胆子比较大的人,玩密室什么的都没怕过,突然被一个娃娃吓到,整个人都有些别扭。

旁边一个高高瘦瘦,看起来蛮年轻的警察回道,“这个我们已经拍照取过证了。你们可以处理了,但是我觉得你们女孩子最好还是等着男同志处理吧。”

徐宛知皱了皱眉,“这个家没有男同志,我待会儿处理吧。”

周队:“既然这样,小白,你把这个东西帮人家处理了吧。”

小白,就是刚刚和徐宛知说话的那个高高瘦瘦的警察,此刻他脸上一脸苦涩,“不是吧周队,我去处理?”

怪不得被叫做小白,白警察穿着蓝色的警服,冷白皮,比旁边那个有些黑的警察比起来是有些过分白了。

几人说着,就把东西带着家里的垃圾一起拿了下去。

/

等几个警察走了之后,徐宛知又拿了拖把把那一片拖的干干净净的。

徐宛知:“你妈没回来?”

还没等她坐下,徐韵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怎么回事啊?你们一个两个的都给我打电话。”

徐宛知开了外放。

“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徐文茵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小宛,怎么了?”

徐宛知皱了皱眉,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这件事吧,徐文茵也已经报警了,警察也已经立案了,不说这件事吧,徐韵致这个人,你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她肯定会一直把这事记在心里。

“你在哪呢?”

徐宛知问道。

“我刚吃完饭啊,这会儿还在公司呢。”

这话一说完,徐宛知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怎么,你有时间给我们发那么多条信息,怎么就不回来看一看?还吃什么饭呢,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女儿吗?”

“徐宛知,你有毛病啊,我就吃个饭怎么了,她是没手没脚,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吗,我还不够关心她吗,你能不能管好你自己,再这样多管闲事下去,迟瑕迟早要跟你离婚。”

不得不说,徐宛知和徐韵致不愧是姐妹俩。吵架的时候都往对方的痛处去,徐韵致一句话就戳到了徐宛知的痛点。

“我也没见你多管闲事啊,怎么薛长庚就跟你离婚了呢?”

“再婚两次不也没想着和你复合吗?”

在办公室的徐韵致越想越气,直接挂了电话。

徐宛知也懒得搭理她,对着已经听呆了的徐文茵说道:“走,这个破房子可真晦气,走吧,跟我住我们家去。”

徐文茵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是徐宛知带着一副“你跟小姨客气什么”的口气,质问道。

“你在家干什么,你这个妈妈现在是无法无天了,整天只顾着自己一个人享乐,都忘记自己有个女儿了。”

被说动的徐文茵跟着就去了徐宛知的房子。

徐宛知平时跟迟瑕住在DC区的汤臣小区,徐文茵去那里觉得不太合适,加上等两天就要回队里训练了,就去了徐宛知名下王府井那里史家胡同的华庭小区,旁边基本上都是繁荣的商业街,徐文茵随便下楼吃点就行。

本来以为徐韵致会打电话过来联系她。

结果,直到第二天晚上徐韵致也没有跟徐文茵联系。

第三天上午也没有…

因为徐宛知要去工作,晚上还要回DC区,除了把徐文茵送过来以外,就没有再和她见过面。徐韵致也没有任何消息,站在落地窗面前,徐文茵向楼下望去,来来往往的车飞驰而去,但是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徐文茵的存在一样,没有人记得她。

实在是没有办法,徐文茵主动发了信息过去。

大概是上午十点半,徐文茵思前想后才发了两段话。

徐文茵:对不起妈妈,这次是我任性了。我下次一定告诉你。

徐文茵:妈妈,你在家吗?

等到了中午,也没有收到徐韵致的回应。

这跟之前徐韵致很不一样,在徐文茵没有上奥运之前,徐韵致虽然不会对徐文茵有太多呵护,但是对徐文茵的任何事情都要了解,甚至每次比赛都会到场。

但是除了奥运那次,在山上的住持师傅跟徐韵致提前联系,说需要徐韵致去山里一段时间,徐文茵也没想到,徐韵致对自己体操那么关注的一个人,竟然毫不犹豫的就去了山上。

那时候徐文茵就明白,徐韵致对她是没那么在乎的。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徐韵致竟然连理都不搭理她一下,好像她和徐韵致已经天人两隔了一样。

思及此,徐文茵又发送道。

徐文茵:妈妈,我在小姨华庭的房子住。晚上就要归队了。

等着徐韵致消息的徐韵致一直等到了四五点,还是没有等到来自妈妈的信息回应她。

坐在沙发上的徐文茵整个人忍不住蜷缩成一团,那种失控感又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