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责骂

“徐文茵,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妈的?我只不过一次没有去你的比赛现场,你就直接丢了冠军?”

此时正在山上的徐韵致,穿着香槟色西装,精致的面庞也与山里格格不入,眉眼间尽是怒气。

作为徐文茵的母亲,徐韵致向来是只顾自己开心就对她动辄打骂的。

后来因为徐文茵进了国家队,她就没有再打过她了,只是依然动不动就恨铁不成钢的骂徐文茵不争气。

徐韵致女士并没有觉得她的辱骂会对还未成年的徐文茵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她从来没有收敛过自己的恶意。

“徐文茵,我把你培养这么大是为了让你当第二名的?你觉得你拿了银牌不烫手吗?你怎么会掉杠了?你明明可以拿到冠军的,你是不是故意掉下来然后输掉这次比赛?

你知道这次比赛多重要吗?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奥运会啊!我怎么给你说的,奥运会也是能失误的地方吗?”

徐韵致女士拿着手机,口气是与她精致优雅气质不符的责骂,她甚至不顾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甚理解的眼光,直接把徐文茵的面子踩了又踩。

徐文茵早已经习惯了,若是之前还会因为这个难过到掉泪,现在也已经可以称之为麻木了。

“妈妈,你听我说…”

徐文茵好不容易趁着徐韵致女士喘口气的机会开始说话,结果又被徐女士无情的打断。

“听你说什么?徐文茵,你妈是长了眼睛的,在你比赛的时候我看的可是一清二楚,你那个抛环抛的那么用力,不脱手才怪呢,我是这么教你的吗?

徐文茵你能不能有点脑子,这是奥运会啊,几个月前的世锦会上你输给了周心妍,奥运会你输给了邓艾,我想问问你,你活着干嘛?

除了输还是输,你能不能长点心,我白养你这么大啊!?真给我丢人。真是个废物,养你真浪费感情,你还在东京待着干嘛?滚回BJ吧。”

活着干嘛———

长点心———

白养你这么大———

丢人———

废物———

浪费感情———

徐韵致女士还有很多很多更难听的话没说出口,徐文茵已经疼得受不了了。

她轻轻吸了一口鼻子,本来就下定决心不会再因为这些伤心的,但是在徐女士的话说过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又一次被伤害到了。

“能别说了吗?没拿到金牌我也很难受的,我就是运气差了点,妈妈你别说了……”

“怎么了?就说了你两句还委屈上了?哭哭哭,就知道哭,哭的老娘我烦死了,怎么就摊上你这个倒霉孩子,徐文茵,你难受什么,你运气差怪我了吗?”

“妈妈,别说了…”

“别说了?!茵茵,妈妈就你一个乖女儿,不像你爸爸,他跟陈可儿那个贱人还有个儿子,你要知道妈妈是爱你的,茵茵,你要成材啊。

茵茵,你怎么能输呢,妈妈花了大力气把你培养到现在,你怎么能输呢,这会儿才四点多,你赶紧练习,后天是不是有单项竞赛?你把单项竞赛冠军全拿了,跟个人全能夺冠一个性质的。”

徐韵致接近祈求的声音让徐文茵无可奈何。

“茵茵,你快去训练,你一定能夺冠的对不对?妈妈相信你。宝贝你说是不是?”

“妈妈。我…”

“好了!说什么废话,赶紧去训练,现在立刻马上去,徐文茵,如果你拿不到那四个金牌,你也别回来了。”

徐韵致女士直接挂了电话,也不顾徐文茵想要说什么。

其实对她的态度,徐文茵早就习惯了,就是偶尔还是会难过。

说实话,她真的羡慕死那些天生就有父母疼爱,家庭幸福美满的人,那样的人甚至也会被各种朋友宠着、她们应该从未被谁真正伤个彻底过吧。

徐文茵真的是羡慕……不,是真的嫉妒死这种人了。

为什么她所有的想要,而你甚至不需要招招手,就能轻松得到所有的。

怎么就她的母亲一言难尽呢?平时像个优雅的贵妇人,一到这种让她感到丢人的事情上面,就歇斯里底的像个疯子一般乱咬。

黄昏悄然而至,整个黑夜慢吞吞的像一张森森的大网,悄无声息地把所有人网了起来,显得格外令人窒息。灯光一片接着一片的亮起,把整个酒店附近照的十分热闹,酒店下面有结束比赛回来的参赛人员。

徐文茵瘫坐在阳台上,望着防盗窗外不远处人来人往的街道,体会不到一点点人间烟火。

不知呆坐了多久,徐文茵又听到电话响起,她才想到徐女士让她去训练她还没做。

泪早就干在了脸上。

是“爸爸”的视频电话打了过来,徐文茵一下子就放下了心。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才接通视频。

“爸爸?”

徐文茵扬起一抹笑容,虽然有些僵硬,但薛长庚并没有看出来。

“茵茵,爸爸跟你皓轩弟弟一起看了你比赛,宝贝真棒,为国争光拿到了银牌,有你老爸当年的风范了。可惜家里最近戒严了不能出去,不然我就带你弟弟去东京看你比赛了。”

“没关系的爸爸,你能看看我就好了。”

徐文茵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一个幼稚的小人脸就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姐姐!姐姐,你真棒,你拿到了银牌!恭喜你哦姐姐,我要把我的乐高都送给你!”

薛皓轩笑眯眯的给徐文茵送上祝福,引得薛长庚又是哈哈大笑。

“这傻小子,茵茵,你想要什么,老爸给你买。”

“没什么想要的,爸爸,您注意身体就行,少喝点酒就行。”

“那可不行,我家闺女这么优秀的,还拿到了奥运会的银牌,这么厉害的闺女,我肯定跟你陈叔他们多喝几杯庆祝庆祝。既然闺女你没什么想要的,老爸就把BJ那套房子给你吧,反正我以后也在老家住不回去了。”

“给皓轩吧,我不需要那个。”

徐文茵举着手机,还是有些抵触的冷淡回应道。

“他还小,他想要什么将来自己挣,老爸给你的你就拿着。闺女,你爷爷奶奶刚还来了电话,你有空了记得给他们回个电话。

爸爸还有事就先不说了,老爸永远是你的铁杆粉丝,别因为一次比赛伤心,胜败乃兵家常事。”

虽然薛长庚的话很动听,徐文茵差点就要感动了,可是薛长庚下一秒就抱着薛皓轩跟她再见。

徐文茵有些难过,爸爸就算疼她,也终究还是疼爱他的儿子胜过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