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不愧是母女

两人不愧是母女,都能互相噎的人说不出来话。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徐文茵和徐韵致之间发生了冷战。甚至连最最基本的话都不说,徐韵致把徐文茵当作一个透明人,而徐文茵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她说话,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甚至为了躲避和徐文茵的非必要聊天,徐韵致白天晚上都不怎么回来。

加上两人都不会做饭,徐韵致之前偶尔还会自己做上一顿饭,但是这次她根本完全无视了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徐文茵。

而徐文茵也意识到可能自己说的话不太好听,但是想道歉也找不到机会。

这还是第一次因为徐文茵说的话导致两人冷战,徐韵致早出晚归的不在家。因为马上就要归队了,徐文茵忙着复盘自己的视频,加上还要每天到楼下的体操中心去练习动作,两人已经几乎两天没有说过任何话了。

晚上,华灯初上。

八月中下旬,天气还是燥热的出奇。一到晚上,大概是小区里有池塘和树林的缘故,御景这边总是有知了和蛙叫的声音。

一声接一声在耳边回荡着,让人心情不自觉的就烦闷起来。

老式小区就这样,住着虽然舒服,但在BJ小区还能被这些小昆虫烦到,只能说这些昆虫太能夹缝求生了。

徐文茵刚从体操馆回家,还没进电梯,就遇上了和袁嫄一起回来的徐韵致。

抱着资料的袁嫄看着穿着运动服的徐文茵,很惊喜的跟她打了声招呼,但是:“茵茵,我正好要去找你。”

电梯门缓缓的关了起来,徐文茵下意识的按了开门键。

说着,袁嫄和旁边的徐韵致在电梯门打开之后就都进了电梯。

“怎么,几天没见了连个妈妈都不会叫吗?”

徐韵致将脸上挂着的墨镜取了下来,冷艳的眉眼间都是不满。

“妈妈。”

听见徐文茵的喊声,徐韵致不再说什么,只是那平直的嘴角彰显着她的不满。

虽然是二十二楼,但是徐文茵从来没有觉得电梯走的是那么出奇的慢,电梯里充满了那种令人窒息的一种压抑感。

徐文茵转了转身体,尽量让自己面对的不是徐韵致。

“对啦茵茵,我今天来是要给你说拍摄的事。”

袁嫄正说着,电梯就到了。

下意识的吐了一口气的徐文茵赶紧出了电梯,走了几步才到了家门口。从包里掏出了家里的钥匙,上面的卡通人物是徐文茵最喜欢的美少女战士水冰月。

袁嫄也跟了上来。

“之前不是让徐总跟你说了这事嘛,因为考虑到你还要归队,所以拍摄的日子就放在明天上午,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徐文茵心里有些排斥。

“我…”

钥匙“啪嗒”一下将门打开,徐文茵将门开的更大了一点,到玄关处换了一双舒适的拖鞋。

紧接着就去了客厅,拿起来放在茶几上的水杯,到自动烧水壶那里点了几下,等着水开。

徐韵致和袁嫄也进了门。

“明天不行吗?”袁嫄将手里的资料放在了茶几上,“可是我跟人家拍摄的已经约好了,明天上午十点半去拍。”

徐文茵拿起来酒柜里放着的柠檬和冰糖,才说道,“明天可以。”

“吓死我了,”袁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笑着对她们说道,“我已经跟负责拍摄视频和海报的人说过好几次要换时间了,换时间也不是怕麻烦,主要是怕,如果这一次我再去跟人家说换时间,他们可能就要拉黑我了。”

“怎么会拉黑你,”徐韵致笑着坐在袁嫄旁边,“你可是甲方。”

袁嫄笑了,“也对,做甲方的感觉真好。”

正说着,徐文茵刚烧的水已经沸了,她将水壶提了起来,热水浇在杯子里的柠檬上,一股热气腾然而起。

徐文茵并没有听两人的对话,她只是注视着腾然而起的水汽,又有些奇怪的念头出现在耳边,在脑海里。

奇怪,她是要做什么呢…

“茵茵,就这样说定了。”

徐文茵想要用力撇去心中的杂念,就被袁嫄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她刚刚在想什么呢?哦,是热水倒满了,徐文茵将热水壶放下。

听到袁嫄又重复了一遍。

“茵茵,那就说定啦?”

“明天上午九点钟我来御景华府接你去拍摄场地。”

“好。”

袁嫄刚刚特意去厨房那里给徐韵致煮了咖啡,衬得徐文茵像是外人一样,见两人有说有笑的,徐文茵只能拿着自己的杯子回了房间。

不一会儿,袁嫄就过来敲了她房间的门。

袁嫄递过来一份文件,“茵茵,这份文件你签一下字。”

接过来文件,徐文茵大概读了几行。

“合同?”

“对。”袁嫄点了点头,“徐总的意思是你可以无偿为我们体操中心拍摄,但是不太合适。我想了想还是以市场价给你,你看看价格合适吗,如果不合适我跟财务再去商量一下,尽量让你满意。”

快速翻了几页,徐文茵扫了一眼金额。

这份合同首先是跟杨队那里协商过了,跟杨邦媛告诉她的价格一样。只是袁嫄话里话外的态度都有些过于…把韵味当成自己家了。

好在合同杨队也是看过的,徐文茵也不相信徐韵致会对她不利,当然她也没想那么多,就拿出了圆珠笔,工工整整的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只不过,在她认真的低头签名的时候,站在旁边的袁嫄嘴角却微微翘起。

等徐文茵签完合同之后,袁嫄的表情褪去,仿佛没有那个微表情一样,跟刚才无异。

徐文茵将签好的两份合同一起递给了她,问道:“这两份合同我是不是需要存一份啊?”

“我先去财务那里,给你盖公司的印章。”袁嫄道,“到时候直接让徐总给你带回来合同,或者明天上午我来接你去拍摄的时候把合同给你。”

“行。”

徐文茵跟着袁嫄出了房间。

“已经签过合同了,那徐总,我就先走了。”

“好。”

等徐韵致和徐文茵送走了袁嫄之后,两人又很恢复到了之前的沉默。

“对不起。妈妈…”

沉吟了好久,徐文茵才鼓足勇气的向徐韵致道了歉。

“嗯…”

“只是以后不要再那样说了。”

/

虽然和徐韵致和好了,但是仍然没有改善两人的关系。

翌日_

徐文茵早早的就起来,稍微的收拾了一下,等着袁嫄过来。

大概是八点五十左右,袁嫄就敲了门。

由于徐韵致还没有起,冰箱里也没有吃的,唯一能吃的还是昨天买的面包,徐文茵简单的做了个三明治,草草吃了几口,就跟着袁嫄下了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