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为爱退圈”的鼻祖

“至于薛峥,”薛长庚完全不复刚刚见他的那副慈爱,“这孩子果然不是养在身边的,就是跟我不亲。”

后来杨明月又轻声说了什么,薛长庚又把椅子拉了过去,坐在她的旁边,两人宛若新婚一样笑得甜蜜。

再看旁边的薛皓轩,丝毫没有任何在意的吃着东西。

这顿饭,徐文茵吃的算是味同嚼蜡。她又不是不在意杨明月和薛皓轩,只是不想说而已。

吃到一半,徐文茵问道:“杨阿姨明天也去送我报道吗?”

杨明月被薛长庚已经哄好了,薛长庚还答应给她买几个最新款包包,心里正沉浸在喜悦之中,冷不丁的被徐文茵的话问住了。

“什么?”

徐文茵重复了一遍,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情况下说出这句话,难道是被薛峥的情绪感染到了吗?

“没事。就是问一下杨阿姨明天送不送我去报道。”

杨明月笑了,“那茵茵想不想让我去啊?”

嘴上这么笑呵呵的说着,心里却冷冷的哼了起来,她才懒得去送徐文茵去报道。

“我无所谓的。”

薛长庚:“爸爸说送你去,那就是我一个人去送你报道,皓轩明天在家里呆着,你杨阿姨明天要找几个好友聚会,就不和我们一起了。”

听到这里,徐文茵点了点头。

吃罢饭,徐文茵以明天要早起的理由,拒绝了薛长庚出去逛逛夜市的提议,直接回了御景华府。

等走到御景华府楼下,杨明月却提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

当时徐文茵刚准备下车,就被副驾驶的杨明月叫住了。

她看向旁边的薛长庚,对着徐文茵问道:“茵茵,你是自己在家住吗?”

“对。我妈妈出差了。”

“啊?”杨明月被这个像是吓了一跳,又似回忆起来什么般的对着几人说道,“韵姐还是这样,从来都是看重事业超过家庭的。”

徐文茵很迷惑,就她对徐韵致的了解来说,她去出差的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去买买买,不要提什么看重事业超过家庭。她倒是挺看重徐文茵的事业,甚至还去山里拜佛了,虽然徐文茵也不知道她拜的究竟是什么佛。但是杨明月口中的徐韵致显然和徐文茵认识的徐韵致不是一个人。

如果赵洛希在这里,她肯定会告诉徐文茵,杨明月这是在讽刺挖苦呢。

毕竟这但凡了解一点体操的人都知道,徐韵致算是“为爱退圈”的鼻祖。

跟热爱事业完全不搭边。

“不如茵茵,邀请我们上楼上去坐坐?”

杨明月的话刚说完,就被薛长庚打断了,“好了。”

“时候也不早了,茵茵你赶紧回去休息吧,爸爸明天上午来接你。”

徐文茵点点头,下了车。

/

徐文茵刚走后,薛长庚就冷了脸色。

“你若是不想来,就定今晚的机票飞回上海。”

杨明月显然被薛长庚的脸色气到了,“怎么,你不是有个想看一下旧情人的愿望,我这样做难道在帮你吗。”

“我哪有想看到她。”

这些年,薛长庚被杨明月的无理取闹整的已经心力交瘁。

“呵。”

“怎么,你可是孤身一人就想来BJ了,更何况,你在BJ可是有两个前妻的人,”杨明月将手里的礼物重重的扔在了脚下,“一个是女总裁,一个是国际影后,还有一个为你一直未婚的,你可别给我说你是突然想关心女儿了。薛长庚就你那点花花肠子,老娘把你摸得透透的懂吗?”

也不顾后座的儿子,两人直接吵了起来。

“我哪里有花花肠子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精,你给我装什么装。”

“你把话说清楚。”

……

/

第二日

薛长庚早早的就来了徐文茵楼下。

接到薛长庚电话时,徐文茵还在睡梦中,怕楼下太热,徐文茵直接让薛长庚上楼来等。

洗漱完毕又换了身衣服的徐文茵给薛长庚开了门。

熟悉的装修,熟悉的客厅。

还有乖乖巧巧的女儿开门,薛长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穿越时空,来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没…没换过装修啊。”

徐文茵点点头,“我妈说太麻烦了。”

薛长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思绪良多。

房间里的徐文茵倒是有些纠结了,她不知道需不需要带一些行李去报道,好在身份证户口本什么的昨天晚上已经装好了,还有一些常用的东西,也不知道学校给不给她这个“半工半读”的学生分配宿舍。

正纠结着,薛长庚敲了敲门。

“茵茵,我去个厕所。”

徐文茵头也不回的开始装东西,“哦,在我妈那屋。”

她这屋里也有,但是门是反锁着的,反正也懒得打开。

薛长庚去了徐韵致的房间,要打开时手有些微微颤抖,他怕看见与从前一模一样的布置,会让他有一种负罪感,又怕看见屋里与从前全然不同的布置,会让他有一种落寞感。

纠结了一会儿,薛长庚还是打开了那扇门。

负罪感扑面而来。

屋里,与十几年前一模一样的布置,甚至除了床头上婚纱照被换成了徐韵致自己的照片之外,其余的地方一成不变。

薛长庚走了过去,还是熟悉的大床,那张欧式大床上承载了十几年前两人的爱恋,时过境迁,这张床却丝毫未变。枕头下压着一个相框,薛长庚鬼使神差的拿了相框起来,是薛长庚将徐韵致驮起来的婚纱照,照片上的两人笑得很甜蜜。

薛长庚忍不住抚摸过相框上的两人的笑脸,叹了一口气,将相框放了下来。

又快步走出了房间。

/

等徐文茵和薛长庚到学校时,已经十点多了。

太阳挂在天上,蒸干了地面上的水分,十点多的阳光已经将整个大地的温度提了上来,整个城市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

好在徐文茵有先见之明,今天特意穿了运动短袖和短裤,十分符合她运动少女的人设。

路上,虽然薛长庚有意在和徐文茵搭话,但是碍于昨天晚上被杨明月两人恶心的不清,徐文茵懒得搭理这个渣爹。

拿着手机上辅导员发过来的报道地址,徐文茵撑着遮阳伞,薛长庚提着东西,两人快步到了报道的帐篷前。

由于八月十九是特招生报道的日子,包括一些直接被保送到北大的同学,因此前来报道的人还是挺多的。

在一堆的迎新帐篷中,徐文茵一眼就扫到了体育系的帐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