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徐韵致的回忆

时间退回到徐文茵和郑冕发完消息以后。

虽然已经拒绝了郑冕,但是徐文茵还是有些纠结。关键在于,薛长庚可能只是一时父爱泛滥,而她并不想没有人陪着就单独去报道。

想了又想,徐文茵打开手机给薛长庚发了短信。

徐文茵:爸爸,我是十九号上午报道。你看有时间吗?

发完信息,徐文茵才下楼去领了自己的外卖。等回来的时候,屋里着坐着徐韵致。

“谈谈吧,”徐韵致见她回来,说道,“茵茵,我知道你现在也有自己主意了,跟妈妈心平气和的谈一次话。”

可昨天晚上心平气和谈话时,你可是直接气急败坏的甩了我一巴掌,徐文茵心道。

“好。”

见她同意,徐韵致开门见山的说道:“茵茵,妈妈把你拉扯这么大了,可不是想让你翅膀硬了就甩开我的。你现在已经勉强算是有成绩在了,但是并不能代表什么,你懂我意思吗?”

“我答应拍广告了。”徐文茵将手机的早餐放下,“但是首先我得给杨队发信息确认一样,如果国家队那边另有安排,我肯定不能毁了自己的事业。”

见徐文茵让步,心理建设了一晚上的徐韵致可算松了口气。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总之我是不会害你的。”

徐文茵开始吃饭,屋里沉默的只有她喝米粥的声音。

“不过,”徐韵致刚打开手机,就对着吃的正香的徐文茵说道,昨天晚上打你的事,是妈妈做的不对了,茵茵。这事别告诉你小姨,她知道等于你姥爷知道了,麻烦。对啦,还没有问你,你这次拿了金牌想要什么奖励?”

正吃着,她突然停了下来。

“我爸让我报完道去上海那里玩两天,杨阿姨定了迪士尼的票。”

本来已经拒绝了薛长庚,但是如果不告诉徐韵致,她万一从别人口中了解这事,最后发疯又让自己不得安宁。徐文茵干脆直接交代了出来。

“你就答应了?”

瞬间变了脸色的徐韵致,不负刚才的优雅。整个人歇斯里底的不像样,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

“没…”

还没等徐文茵说完,徐韵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劈头盖脸的讽刺了她一顿。

“怎么,这么欠的吗徐文茵?你是没有见过迪士尼吗?”徐韵致把手中的手机重重的扔在了旁边,“我是缺你玩了还是缺你钱了?就欠她杨明月的一张票是吗?”

“是不是打算认她当妈妈啊徐文茵,”徐韵致声音越发尖锐,“养不熟的白眼狼!跟你爸那个人一模一样,你是不是也觉得杨明月人特别好啊,哼,我当初就多余把你生出来,早知道就把你狠狠地扔在夜壶里溺死算了…”

嘴里醇香的米粥瞬间失去了味道,徐文茵甚至都觉得有些发苦。

她早知道的,不应该在徐韵致面前提这事。

“没说要去,我拒绝了。”

虽然每次徐韵致都从来把她一竿子打死,徐文茵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解释了一下。

“爸爸说,”徐文茵扒拉着泛苦味儿的米粥,没有喝下去的欲望,索性就盖起了盖子,“十九号会来送我报道,你到时候不是忙吗,我就答应了。”

在徐文茵说已经“拒绝”他们的时候,徐韵致的心里就已经冷静了下来。她只是巨讨厌那个装模作样的女人,更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跟她有过多相处。

毕竟,杨明月按现在的话来讲的话,活脱脱的绿茶婊一个。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徐文茵又说了薛长庚十九号会送她报道。

提起这个男人,徐韵致心里很复杂。

徐文茵是在元宵节第二天早上出生的,现在已经十六岁了。

她也有近十几年没有见过薛长庚了,但他的形象好像从未从她的脑海里抹去过。

徐韵致甚至能记起他十几年前的模样,少年意气风发,在国家正在努力发展的时代,争取了奥运赛场上的大满贯,真的是顶顶优秀的人啊。

徐韵致不喜欢体操,却喜欢在体操场上一战成名的薛长庚,也因此,她一个小替补,也想要争取机会去和那么优秀的人同台的机会。但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有机会和这个偶像一起共浴爱河。在得知,两人彼此之间的情谊时,徐韵致甚至已经脑补了自己和他孩子的名字。

后来,他们的恋情被发现。队内不允许谈恋爱,为了不影响他的未来,徐韵致甘愿离开这个地方,这个本来就不甚喜欢的方向。

自从徐韵致离开国家队以后,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薛长庚一个不甚浪漫的人,甘愿为了她在奥运赛场上求婚,那时候,徐韵致真的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子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怀孕五个月以后,那个和她心心相印的人,会在赛场上和另一个女人亲亲密密,即便那是比赛,徐韵致也无法忍受。

于是,她揣着肚子,去国家队大闹了一场。

她赢了。

那个女人主动远离了薛长庚,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薛长庚回国之后,又和女明星拍了非常亲密的杂志…

她一次又一次的崩溃,一次又一次的大闹,薛长庚在无尽的争吵中渐渐磨平了对她的爱意。于是,在徐韵致生完孩子又一次辱骂薛长庚和女明星时,两人爆发了从未有过争吵。

最后,一拍两散。

那个曾经和他拍过亲密杂志的女明星,叫陈可儿。那个和他亲密合作的女体操运动员,叫杨明月。虽然薛长庚后来跟她们都有着更亲密关系,可徐韵致已经不在乎了,她那段时间被诊出来产后抑郁,等她恢复以后,薛长庚已经和陈可儿结了婚。

其实,徐文茵十三岁的时候,她也送徐文茵去过上海,却没有见到过薛长庚。

但是没曾想,在徐文茵说薛长庚会送她去报道时,她的心,会这般的不平静。

“哼,”徐韵致装作丝毫不在意道,“去就去呗,我又不送你。”

“再说了,北大那边离御景又不远,你都多大了,上大学还需要人送你吗?”

徐文茵:“可那不一样,他从来没送过我。”你也没有。

是的,徐韵致也从来没有送过徐文茵上学,甚至连什刹海,都是徐文茵和她的从前的助理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