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各不让步

是在高二上半年,郑冕决定了自己之后的方向。

回到家里跟陆英和郑焕森商量这件事,向来开明的父母破天荒第一次态度坚硬的拒绝了这件事。

郑冕至今都还记得,郑焕森拒绝这件事的时候,语气有多恶劣。

那是一个下雪天,12月09日还是郑冕的生日,陆英那天正巧赶上了休班,做了一桌子美食,郑焕森也提前回了家,在桌上,郑冕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外面飘着雪花,屋里还是很暖和的,陆英做了父子两人都特喜欢的红烧狮子头,还有清蒸排骨,油焖大虾等等,郑冕已经跟广播站的老师学了一段时间了,本来他从小就接触这些,再加上老师的理论指导,已经算是入门了。但是郑冕已经决定要走播音道路,他的目标是央视,还是想和父母商量一下。

于是,在郑焕森喝了两杯酒过后,郑冕问道:“爸,妈,我有一些想走播音主持的道路,其实我在学校也有参加过广播站之类的,我觉得这个方向还是比较适合我的,因为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新闻联播。”

还没等郑冕说完,郑焕森就反问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想走播音方面的道路…”

郑焕森听清楚之后,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你现在已经高二了,高一文理分科的时候,我和你妈妈为什么让你选理科?阿冕,你也要走我们的道路。”

陆英是陆家独女,郑冕又是陆英唯一的儿子,而郑焕森,因为妹妹突然的变故,也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作为三个家庭唯一的继承人,郑冕丝毫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走上医学道路。

正值青春期的郑冕自然不乐意听从父母的安排,他直接起身反驳道:“我这辈子都不会接触你们的医学专业!”

显然这句话让郑焕森气不打一处来,他将自己手边的酒杯用力的掷了出去,陶瓷制的杯子瞬间就碎的四分五裂。

“你说咱们家容易吗,还巴望着你能出息呢,老爷子这把年纪了又不顺把,你可倒好啊,巴巴的等着离开咱们这老本行啊?郑冕我告诉你,不管你心里想什么,你的爱好是什么,你都给我憋住了,只有一条道儿可以走,麻溜的给我滚去学医。”

郑焕森气的京片儿都整出来一句又一句,但是郑冕显然不吃这一套:“我说了我要学播音,我以后只会走这一条道路,你们安排不了我的人生,我的人生我要自己做主。”

插不进去话的陆英接着道,“不管你想要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阿冕你是必须要绳其祖武、父析子荷的,知道医生这个职业有多么伟大吗阿冕,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被称为白衣天使吗?救死扶伤才有真正的意义,你不要想着新闻联播很好做的,阿冕,你先想想那进入央视的门槛有多高。你不合适。”

陆英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没有感动郑冕,他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郑焕森:“我不是不想让你去从事这个职业,只是你有更值得去做的事情。阿冕,就像你母亲说的那样,我们的目的就是救死扶伤,为咱们这个和平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建设添砖添瓦。我从业二十多年从没有感过厌倦,甚至觉得这就是我来这世界一生的价值。你母亲是中药世家出身却学了外科,你祖父家是西医我却学了中医,我们更应该凭借我们现有的能力,去创造更不一样的的天地。”

“你爷爷在研究癌症方面很有建树,他也不是没有学生,我也不是没有学生,我甚至还在中医药大学任教,但是冕冕你的意义不一样,你作为我们两家的传承,就应该带着我们先辈们的信念走下去。赓续血脉,研究出更多对人类健康有益的东西,这才是你的意义。”

显然,郑焕森不愧是作为教授的人,他的每一句话都令人深思。

但是作为儿子的郑冕,根本不在意他说了些什么,他从小到大就受够了医生家庭的痛苦,特别羡慕离经叛道的姑姑。

因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医生,所以郑冕从小就没怎么和他们相处过,每次还没来得及相处,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他们就奔向更需要他们的人了。而小小的郑冕,只能孤零零的在家里陪伴着新闻联播睡去。

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再延续下去。

并不是对医生职业的反感,相反的,作为一个家里随手抓出来一个人,就是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郑冕对医学专业天生就有一种敬畏之心。可仅仅有敬畏,并不能让他产生兴趣,他很佩服那些医学生,但是如果换成他的话,那种生活一定会很无趣。

郑冕也不想,一辈子就像父亲一样,困囿于一方天地,却仍自得其乐。

他并不是不想被困囿于一方天地,如果非要让他做选择,那么他一定会选择被困在小小的屏幕里。

郑冕有个姑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郑焕颜。

没有走父母安排的道路,没有跟从哥哥一样学医,她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当了演员。

在娱乐圈当中,医学家庭肯定是没有什么背景的。虽然她的父母救治的人都是赫赫有名的,但这丝毫帮助不了郑焕颜。她喜欢演戏,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更喜欢演绎出另一种人生。可是没有背景的她,根本火不起来。甚至没有人去找她拍戏。那段时间,郑焕森也对这个妹妹视若罔闻,导致她走了弯路。

由于父母和哥哥对她的叛逆不闻不问,导致后来再次见到她,是在派出所里认人,郑焕颜被圈里的人迫害致死。

虽然最后凭借人脉让那些人得到了惩罚,可是郑焕颜这个人却再也回不来了。这是他们后悔也莫及的事,也因此,郑焕森和陆英只要了一个儿子。他们不敢要女儿,是怕女儿不乐意从事这个安稳又高尚的职业,可到如今,儿子也想走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显然,郑冕要走这条路戳到了郑焕森的心。

他不想要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妹妹走到同样的地步,因此他想从根本上杜绝这种可能,那就是拒绝接受儿子的任何想法。哪怕动用武力,也要硬生生的把儿子的想法掰扯回来。

父子两人各不让步,郑冕一气之下冲出了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