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缺了点什么

连赵洛希都清楚的事,徐文茵更是早就明白了。

虽然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薛长庚的一句话就把她整破防了。但是徐文茵把那归咎于自己是ptsd了,肯定是徐韵致昨天伤她太深了,才导致徐文茵对于薛长庚的关心关于看重。

而在上海的薛长庚,显然心情很不平静。

起因也很奇怪,因为男子体操的年龄大些也不妨碍,因此薛长庚退役是比较晚的。加上退役之前就是国民知晓的人物,以及在国家举报奥运的时候,薛长庚曾担任了火炬手。也因此薛长庚从退役之后就创办了自己的运动品牌“长庚”。

加之自己的国民度,以及打着全球潮牌的旗号,再配着国家的大力扶持,“长庚”直接以绝对的优势成了与“对号”、“三叶草”品牌分庭抗礼的存在。同时,因为长庚不仅仅是金星的古称,罗马人称之为维纳斯“Venus”,而“Venus”也是薛长庚的英文名字,“Venus”这个运动品牌甚至在国际上也非常吃香。

事业上这么成功,又有三个优秀的儿女。

长女徐文茵虽然是最不受他重视的那个,但却偏偏是那唯一一个延续了他的职业,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存在。

长子薛峥和他的妈妈一样,从事演艺事业,目前是家喻户晓的“国民儿子”。

小儿子陪在他的膝下,肥肥胖胖的看起来很有福气,可是过于蠢笨,偏偏最得他的宠爱,也是他陪伴长大的孩子。

可就算这样,薛长庚仍觉得自己缺了点什么。

也是在和旧友相约一起喝酒的时候,半醉半醒之间,突然忆起初恋的美好,才发觉他耽误了那个脾气虽然火爆是对他却特别欢喜的姑娘的半生。

而他,甚至也从未重视过那个被她生下的女儿。

大概是年纪大了,人也变得多愁善感,薛长庚对于徐韵致的感情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但是碍于现有的家庭生活也很美满,那种莫名的感情只能补偿给自己从未关心过的女儿,他安慰自己道。

不管薛长庚是怎么想的,徐文茵都把这种归咎于自己ptsd了。

想到这,徐文茵也就释然了,不管薛长庚是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亲近她,但是她早已经过了那个渴求父母关注的年纪。

这般一想,连想给别人分享这事的欲望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肚子也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起来,徐文茵干脆就开始点外卖吃。因为时间还早着呢,不过九点多,很多早餐店还开着门。

又怕杨队突然抽查,徐文茵没敢点过于高热量的食物,在附近的酒店下单了点早餐。

还没等人家外卖送来,郑冕的消息就弹了过来。

【郑冕】:昨天晚上整了点材料,睡得有点晚。

【郑冕】:那不用我送你去报道了?

是的,前几天在车里,除了和郑冕哥产生了美丽的误会,徐文茵还缠着让他送自己去学校报道。

当时郑冕已经答应了,但是显然徐文茵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薛长庚来。

徐文茵:但是很想和哥哥一起啊[/大哭][/大哭][/大哭]

明知道徐文茵可能在手机那边是在假哭,但睡眼惺忪的郑冕还是回道:那我一起去。

徐文茵:算了算了,会很麻烦哥哥。哥你还要上班,太辛苦了。

徐文茵:等我下次休假的时候给哥哥发消息,哥哥去接我呗!

见徐文茵都这样说了,郑冕就答应了。

/

郑冕今天刚好轮休,既然已经醒了,就开始起床收拾出租房。

他租的是一居室,价格对于他的工资来说也不贵。加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偶尔的支持,郑冕的生活水平跟父母比也是不差的。

出租房在亦庄经济开发区,因为比较偏远,房租相对来说不是很高,虽然跟御景华府的房子来比不太一样,而且有些小,距离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驾车一般是三十分钟左右,但是郑冕没觉得不能适应。

前两年的工资加上一部分零花钱已经全款买了车,因此转为实习主播,暂时倒也没考虑买房的事。

等郑冕从租的房子出来,难得有时间的来周边逛了逛。

周围虽然有些荒凉,本来也是东三环,就是有些偏僻,距离同样位于东三环的央视总部大楼而言,多少还是有些距离。

但好在,这里环境还是相当可以的。

当时选择租房的时候,郑冕首先看的不仅仅是价格合理,还看中了周边的环境,当时国家举办奥运会还来这里取景,环境可以说是还不错的存在。

出租房附近就是凉水河,河边修建了可以跑步的青砖铺的地面,从他租的房子看过去,河边还种满了柳树,加上小区距离高架距离也近,实在是不错的选择。

他穿了很休闲的运动装,打算下楼去河边跑个几圈,衣服和鞋子都是“长庚”牌子的,而且因为“支持国货”近几个月一直是比较热的话题,“长庚”这个品牌一反复被大众提及,郑冕则是穿惯了“长庚”牌子的衣服。

提起“长庚”,郑冕不由得想起了徐文茵。

郑冕还是很感谢徐文茵的。

这就要从郑冕的十六岁开始说起。

十六岁的郑冕,没有像徐文茵一样成了世界冠军,更和周围人不一样的是,他很爱看新闻联播。

是的,在这个“只有老年人”才看的节目中,郑冕似乎看起来格格不入。从小陆英和郑焕森要做一台又一台的手术,自打郑冕有记忆以来,陪伴他入睡的从来不是父母讲的故事,而是CCTV1的新闻联播。

虽然幼时的自己听不懂这些,但是这并不妨碍郑冕对新闻联播比动画片的兴趣还要大。

况且,新闻联播的一男一女的主持人在电视上比父母陪伴他的时间还要长。

这也就导致了,郑冕一直会专心等待着新闻联播的到来,甚至学习他们播报新闻的模样,久而久之也学的有模有样。

高一那年,因为声音条件很优秀,他甚至被老师选中进了学校广播站,开始跟着启蒙老师学习一些播音方面的知识。也因此,他才发现自己有机会可以向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发展。

于是,一个想法渐渐在他的脑海里成形。

他要参加艺考,他要成为一名新闻联播的主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