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杨队来电

良久不见徐文茵回应,徐韵致看了过去,就见她在那里默默地掉眼泪。

徐韵致刚刚下去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怒火比原来上升了百倍还要多,看徐文茵还呆呆的坐在那里,徐韵致径直地站了起来,向她的方向走去。

“啪”的一声。

一巴掌甩在了徐文茵脸上,不仅徐文茵懵了,徐韵致也懵了。

徐韵致走过去的原意并不是甩她一巴掌,但是就在看见徐文茵倔强的眼神和不断的眼泪时,鬼事神差的甩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让徐文茵的眼泪有了掉下来的理由,她也不再控制自己的哭声,眼泪不要钱般哗啦啦地往下流,一嗝一嗝地抽泣着。

显然徐韵致也不是故意的,发泄完之后,也不知所措的站在徐文茵面前,呆愣住了。

良久,徐韵致才反应过来,她转身去沙发旁边的挂钩上拿自己的包。

碍于面子,理智回笼的徐韵致也丝毫没有要道歉的意思,她只是从包里抽出了一叠现金,放在了茶几上。

“拿着买些吃的,我今晚不回来了。”

说罢,徐韵致逃也似的拿着包换了双鞋出门了。门被她狠狠地关了起来,“咚”的一声巨响,像一只怪兽一样,将徐文茵自己关在了牢笼里。

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徐文茵的眼泪都已经干涸在了脸上,她就那样呆坐在屋里,一动不动。

没有人能来解救她。

/

第二日,徐文茵是被杨邦媛的电话打醒的。

等接起电话,想拉被子时手边空无一物,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沙发上呆了一整晚。

起身伸了伸懒腰,整个肩膀和后背酸疼的像是训练了十来遍高低杠项目。

“喂?杨队。”

偏头拿手机,结果发现竟然落枕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徐文茵强忍着身体和头部的双重不适,从另一个方向转身去拿手机,才发现是杨队的电话。

这会儿已经九点多,杨邦媛至少给徐文茵打了四五个电话,见她才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的原因,鼻音特别重。

杨邦媛:“哟,领导起床了?这都日上三竿了。被我的电话吵醒的吗,这可不行啊,才休假几天啊。一个两个的就放松警惕了?最近体重控制的怎么样啊?”

杨队开头的打趣让徐文茵心里暖暖的,后来一句接一句的话反而让她心道不好,最近还吃了高热量零食,也没有去称体重,顿时有些心虚。

“啊…体重保持着呢。”

好在杨邦媛也没有对徐文茵的回答过于在意,她直接开启了自己今天打这通电话的主要目的。

“文茵,今天给你打电话,主要是说一件事。我几天加班加点的把大家东京奥运的比赛视频拷贝了下来,做了一些复盘。”

“当然了,针对你的表现也或多或少的提出了一些建议和批评,我特意写了一份文件,全部都发在你的微信上面了,如果你有什么专业上的问题,记得及时跟我沟通。当然我建议是你们最好能找体操中心进行复盘训练。哦,对了。刚刚那条是针对其他人的建议。至于文茵你嘛,你妈妈就是做这个工作的,她应该也给你复盘了吧?我记得她以前爱整这些…”

等杨邦媛絮絮叨叨的说完了自己的来意,并且提到了徐韵致,徐文茵才回忆起来昨天发生的种种事情。她心道,徐韵致才没有给她做复盘呢,还甩了她一巴掌。

杨邦媛:“前几天上面发了文件通知,让你们每个运动员每天打卡发咱们工作群里,由于前几天我也忘记了这件事,咱们就从今天开始哈。因为这事领导不让我在群里发给大家通知,只能口头传达了,还有什么疑问没有,我还要给其他人打电话呢。”

因为刚睡醒,徐文茵脑子有些迟钝,听到“还有其他疑问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太记忆犹深,她下意识的说了出来,“杨队,还有一件事需要报备。”

杨邦媛:“你说。”

“就是我妈妈开的体操中心,在清河湾云知大厦大屏幕那里特意买了LED秀。应该是为了招生吧,加上九月份又要有新的一批学生上学了,想让我给她代言。因为队里不允许自己出去接商务,我来问问你这个能不能接。”

提起这个,徐文茵瞬间精神了许多。

电话那边的杨邦媛听完以后就说:“这是好事啊,上次在东京领导还在给我说这事,你刚刚拿了两个金牌,最近也有不少商务接触咱们队,谈的就是你的,我在复盘没有时间,领导正跟人家谈着,不出意外的话,等你归队的时候,还得出去拍宣传。”

“这么说。我是能接我们家的代言了?”

国家队安排的商务代言,价格肯定都是合理的,品牌也是比较值得信任的,这个徐文茵不担心。但是徐韵致那里的代言,让徐文茵有些别扭,袁嫄总是做一些让她觉得很不合适的事,但是每次徐韵致偏偏还觉得可行。

徐文茵禁不住在心里想,袁嫄和徐韵致这般脾胃相投,或许她俩才是亲亲母女呢。

“这个不好说。”

杨邦媛对于这些代言自然是有要求的,但是徐韵致做出来的这个体操品牌韵味Lingering-charm体操中心,甚至跟国家队都是有一些合作的,只不过之前从来没有请过代言人而已。这个代言其实也算是个香饽饽了,毕竟徐韵致因为这个项目还入围过BJ市十大企业家的名单,况且前些年还为国家队挖掘出偏远地区的体操人才。

但是想起换了顶头上司以后,首当其冲的就是筛选一些商务,导致体操队如今接到的商务代言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徐韵致这个放领导眼里估计不够看的。

但既然徐文茵提了,反正一个申请的事,杨邦媛也不嫌麻烦。

再说了,在东京时,领导那里口头上还说让徐文茵作为全运会开幕式的护旗手出场,结果因为大领导到来,护旗手由上级开会一致投票决定人选。这样一来,领导那里也好交代一些。

杨邦媛:“这样好了,我去给你打个申请,如果领导批准了,你在家就把代言这事整好了,如果不批准也没有办法,让你妈妈另找人选也行。”

“好。那就麻烦杨队了。”

其实徐文茵感觉这事通过的几率不大,索性也没有在说什么。

见徐文茵不再有别的问题,杨邦媛才将电话挂了。

等挂完电话,徐文茵才从沙发上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