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又一阵惊悸

差不多到了晚上六点,基本上徐宛知她们所有的疑问已经被解答完了,这才准备离开。

过警官和徐宛知边走边说,身后的迟瑕习惯性的拿起了徐宛知的包。紧接着,徐韵致也起身拿着自己的包跟了出去。

徐文茵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刚刚走出会议室的门,因为下雨带来的凉风席卷了她整个身体,徐文茵下意识的裹紧了衣服。

还没等她出去,会议室里看起来刚毕业不久的警官姐姐,有些羞涩的叫住了她,“茵茵,我是你的粉丝。很喜欢你的体操比赛,你在国内的每场比赛我都看过,这次奥运我也看了,真的超级优秀!”

她不好意思的问:“能给我签个名吗?”

这还是徐文茵第一次感受到被人要签名的感觉,尤其是比自己大的警官姐姐,让她有种不真实感,见对方连她比赛之前的比心的照片都拿了出来,徐文茵实在是有一些不好意思,说道:“我没带笔。”

早已等候多时的警官姐姐将自己手边的笔递了过去,看起来是有备而来,显然就是真的粉丝。还对徐文茵说道:“我磕你和解说小哥哥的cp哦,配一脸!”

这话说的让徐文茵不由得红了脸,但她只当做自己听不到最后一句话,回道,“谢谢你的喜欢。”

“妹妹要加油!”

见警官姐姐很真挚的在说,徐文茵也不再乱想什么,在照片上工工整整的签了自己的名字,“真的谢谢你哦,警官姐姐,我会努力的。”

显然对方收到签名照很开心,笑眯眯的和她摆摆手,拿起照片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茵茵,再见。”

“再见啦。”

由于这段小插曲,徐文茵显然落后于徐韵致她们,她快步走了几下,出了招待室。雨还在下,地上被雨水打的一片湿漉漉的,她的雨伞被放在接待室外面的台阶上,伸手就能够到。

徐文茵拿起雨伞,冲进了大雨里面。

到车子旁边的时候,徐韵致她们已经全部在车里了,徐文茵本来打算跟徐宛知说些什么,但是碍于雨一直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她还是选择了直接上车。

“怎么这么慢?”

好不容易爬上徐韵致的大奔,还没等她喘口气,徐韵致的责怪就先到了。

“让三个长辈等你,这是要做什么?真是越长大越没礼貌。”

听到徐韵致不分青红皂白就先说教了她一顿,徐文茵想解释的心瞬间偃旗息鼓。

甚至连想分享的话,也停在嘴边。

/

路上。

徐宛知打了电话过来,她晚上就不去御景华府了,她的车向东边驶去,徐文茵和徐韵致也是向南走了。

回到家,徐文茵很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可能是没有和朋友一起的缘故,她这几天精神萎靡,浑身无力,出门一趟就感觉去掉了半条命一样。

想起来徐韵致跟她差不多一周没有见面了,她正打算把自己要去报道的事情告诉徐韵致。

还没等徐文茵说起自己要报道这件事情,徐韵致先开口说道,“茵茵,最近我们体操中心买了一个商场的LED,但是由于代言人的问题有些谈不拢,你袁嫄姐跟我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是由你来担任咱们韵味Lingering-charm体操中心的代言人。”

韵味Lingering-charm体操是徐韵致退役之后就开办的,相当于体操的辅导机构,基本已经开遍全国各大省市,规模相当大,也为国家队输送了不少全国各地的体操人才。

但是在徐韵致的话里,丝毫没有和徐文茵商量的地方,也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她单纯就是来通知这件事的。

这样的认知让徐文茵多少有些郁闷,她说:“但是杨队说过了,不让我们私下自己接代言,尤其是未成年的运动员。”

“杨邦媛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什么叫做私下接代言?明明是自己家里的生意,照顾一下怎么了,再说了,我们的韵味Lingering-charm体操中心基本上全国各地都开的有分店,让你代言又不是害你,提高知名度而已__”

徐文茵:“可是这是国家队的规定,不允许运动员私下里接触任何商务活动。”

“那你免费来代言不就行了?”

徐文茵被气笑了:“您知道找我的国货代言给我开了多少吗,虽然没有人家娱乐圈赚的多,但能买一辆你那个大G的高配版了。”

“再说了,我免费代言也是属于接商务啊,您又不是没在国家队呆过,对商务这一块管控的多严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徐韵致:“哟,世界冠军的椅子还没坐热乎呢,你就开始给我摆架子了?徐文茵,你老娘我在国家队叱咤风云的时候,你连个细胞还都不是呢,这会儿给我说国家队的规矩了,管你怎么样呢,我定的是九月九号的LED,九月一号左右给我拍完代言就行。”

“我后天就报道了,报道完没两天就要归队训练了,九月份还有全国运动会,没时间。”

她对徐韵致这种独断专行的行为简直是无言以对,只能态度很坚硬的拒绝。

“那就明天去拍,我带你去。”

这话说出口,徐文茵不再说些什么,她以沉默不语表示自己的抗议,可是在徐韵致那里,她的沉默就代表了默认这件事。不管沟通的过程再怎么不友好,对于徐韵致而言,只要达到她的预期结果就好。

晚饭还没吃,徐文茵这会儿已经饿了。

但是碍于面子,加上她不想让步,坐在沙发上脸色很差的注视着天花板。

“天天摆这副脸色给谁看呢,徐文茵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吗?”徐韵致将手边的抱枕甩了出去,“我这么累死累活是为了谁啊,还去给你求神拜佛,我做这么多不是全部都是为了你吗,你一点都不懂得感恩,白养你这么大了。”

甩出去抱枕还不解气,又把手边徐文茵已经拆封的零食全部扔了出去,哗啦啦的扔了一地。

徐韵致:“我算是看明白了,还没长大呢就翅膀硬了,谁给你忙前忙后的诉讼打官司啊,难不成是杨邦媛吗?你倒是听她的,怎么我说话你一句不听,杨邦媛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这么听她的怎么干脆不去找她当你妈妈啊?”

徐文茵只默默流泪,还是一言不发。

后来徐韵致又说什么,她也没听清了,满脑子都是她尖锐的辱骂声,让她心里一阵又一阵惊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