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公安局

徐文茵自个儿爬上了后座,大概是太热爱酷,徐韵致开的车是大G。恰巧徐文茵不爱这么威风的车子,她喜欢低调内敛的车。在她坐过为数不多的车中,徐韵致的大G比郑冕的车还要高,几乎没有几辆车能跟大G媲美。

刚坐上,就被前面驾驶座的徐韵致怼了一顿。

她说:“怎么不坐我的副驾驶,是你妈妈开车,又不是外人,你还坐后排?”

“女孩子,不要想着去坐谁的副驾驶,哪个男的靠得住?徐文茵,女人要掌握自己的方向盘。”

徐韵致最喜欢整这些伤痛文学了,朋友圈里发的全是这些。什么女人就要有自己的事业、四十岁的女人该怎么样…总之,她酷爱这样的“女权”。

徐文茵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被徐韵致打断了。

“我不干涉你跟你小姨亲近,你俩也有话可聊,但是徐文茵,你就是个麻烦,少去麻烦你小姨,就像今天这种事,根本不需要你小姨出面。有句话怎么说的,亲情总是消费着消费着就没有了。”

这下,徐文茵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以对。

好在御景华府离公安分局还是不远的,走了大概不到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海淀区公安分局。

徐文茵艰难的下车,她的身高随了徐韵致女士,一米六五,好在比例也是随了她,对于体操来说是恰到好处。但是对于大G来说,就有些不够看了,徐文茵也不明白徐韵致为什么要买一个与自己身高完全不搭的车,以至于她每次都要爬上爬下的。

她的腹诽,徐韵致不清楚,也不会关心。

到了目的地,找了个停车位,一套熟练的动作倒车入库,然后很轻松的从车里出来。

车里有伞,徐文茵从车上下来就已经够费力了,尤其是在下雨天气,更觉得大G这种设计对于矮个子很不友好,又费劲拿了雨伞,心里早把徐韵致这辆车默默吐槽了上百遍。

四人进了接待室,负责她们案子的是经常处理娱乐圈侵权案子的警察,姓过。

见几人到了,过警官先是从工位上起来,向几人点头示意,又拿起了手边的资料,走到四人旁边。

“走吧,去会议室。”

等到了会议室,早就有脸色略显稚嫩的年轻女警官在屋里等候多时了,见他们过来,起身迎接。

徐文茵他们全部落座完毕,过警官才将手边的资料分给了他们,带着浓浓的京味儿口音,说道:“调查显示,这次的热搜全部属于造谣生事,首先是营销号'有个瓜'所说的内容全部属于对徐文茵女士的无端污蔑,这一点是毋庸置喙的,自己对徐韵致女士'操控东京奥运会'名单一时纯属胡编乱造。根据我国刑法第246条,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这种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视为诽谤罪。”

过警官:“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由于徐韵致女士为自己和徐文茵女士已经提起诉讼,我们已经对相应的人员进行逮捕和拘留处理,本来这事已经解决,基本可以等法院传唤你们了。但是碍于这件事情还有幕后指使者,其实是犯罪嫌疑人自行供认的,也因此给你们打了那通电话。”

过警官指着资料的第四页,“至于幕后指使者,虽然采用的是匿名电话联系,还做了变音处理,但是通过卫星定位,我们最终锁定了犯罪人。由于时间紧促,昨天才刚刚对犯罪人进行控制。”

徐文茵大致浏览了前几页,是警察对那几个污蔑她的营销号和所谓的“爆料人”进行的审问,她翻开第四页,映入眼帘的是“周心妍”的名字。

果然,徐文茵其实早有预感,但当预想真的变成现实时,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过警官又道:“是的,徐文茵女士对犯罪人周某应该不陌生,据了解,同属于国家队成员。周某目前在警方的控制中,当我们查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出院,我们只是对她进行了控制,因为通过医院方面进行了解,周某她可能患有精神性疾病,这也就导致,她的行为如果是在自己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对两位危害的结果时,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那么就不负刑事责任。”

“当然,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她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但如果是在她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时进行犯罪时,那么她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但是对于她而言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过警官说完,静静的等着他们的反应。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迟瑕,他反问道:“所以现在还没确认犯罪人是否有精神性疾病对吗?”

过警官点头:“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徐宛知:“也就是说,如果犯罪人是在犯病的时候针对我们茵茵所做的诽谤,那么她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

或许是徐宛知的情绪多少有些激动,过警官没再说话,以他的职业生涯来看,这种情况家属显然不会冷静,又怕家属拿他们撒气,索性不再说什么。

谁知道徐宛知反而冷静了下来,“那么。我们如果申请对那个周什么的监视居所呢,不能给她机会出来伤害人啊。如果她对我们茵茵再次记恨在心,发病的时候出来寻仇,我们岂不是很冤?”

过警官:“这个就需要法院判决书下来,开具了相关证明才能进行监视或是收监。”

徐韵致倒是也想到了别的,她问道:“能不能申请人身保护令?”

她问的很认真,但是显然是不可以的,过警官摇了摇头,“人身保护令一般是家庭暴力等情况向人民法院进行申请的,你们这个属于刑事诉讼,目前刚刚处于侦查终结阶段,检察院还没进行受理侦查,很可能被驳回。”

相比较于三位亲人的发问,徐文茵几乎是一直沉默,没有在这里说什么。

甚至过警官主动问了她还有什么问题,徐文茵还是摇了摇头,她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她不明白周心妍为什么会这样极端,明明她可以有更好的发展。但是现在检察院还没有受理侦查,显然离真相大白还需要一段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