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礼物

徐文茵刚到楼上,还没来得及回信息,就收到了奚满满的疯狂追问狙击。

徐文茵挑了几个问题回了,加上这会儿被打扰醒了不太困,还刷了会儿微博,打开她的微博,因为暑假奥运热搜的事,这会儿已经涨粉三百多万,她最近转发的一条动态,下面还在弹出消息,私信也是999+。

等洗漱过后,徐文茵索性就专心躺在床上,看那些网友评论,还有私信,徐文茵现在其实已经能很平静的看完大家的评论了。

正看着,微信突然振动了好几下,徐文茵点开。

是郑冕的信息。

【郑冕】:给你录的言情小说的音频。

【郑冕】:记得早点睡。

【郑冕】:晚安

对方为您发送了一份文件,请查收。[与你同行.mp3]

徐文茵点开音频。

郑冕清朗的声音微不可察,按照的是配音的标准录的音频。

“苏欢欢第一次遇见路赫这个人,是在校园的便利店里,彼时,她是乖乖巧巧的好学生,他是脸上挂了彩的校霸。

那时也没想到,他们的故事会开始于一包创可贴。

还要从苏欢欢的同桌说起…”

按理说徐文茵这毛病都是被惯出来的,听不到郑冕的声音有时候会睡不着,也就导致郑冕经常会给她发语音,有时是晚安,有时是吐槽,有时是分享…

徐文茵也尝试过听一下别人配音,但是完全没有困意,甚至毫无波澜。不过郑冕倒也乐得给她配音或者语音,徐文茵倒好,上杆子爬着,要求也越来越高了,现在是让郑冕配言情小说的音。

伴随着郑冕的声音,徐文茵才进入睡眠。

一夜无梦。

/

徐文茵第二天一直睡到大中午才起来,还是被“咕噜噜”的肚子叫起来的。

睡醒之后,先是看了手机里的信息,未读消息倒是不少,郑冕倒是一个没发,等她一一回了过去,才慢吞吞的开始起床洗漱。

中午照例点了外卖,还是她下去拿的。

下午倒是无所事事,在家里刷了会儿视频,又跟赵洛希她们打了几局游戏,等徐文茵想起来礼物的事,从卧室出来看,天已经黑了。

正好下午奚满满跟她约着晚上去王府井逛街,徐文茵答应了。

洗了个澡,因为嫌麻烦就没有化妆,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已经七八点了,徐文茵不确定今天陆英阿姨还是不是早班,等她敲门的时候,开门的是郑冕的爸爸郑叔叔。

徐文茵乖巧的打招呼,“郑叔叔好。”

郑焕森见是徐文茵,向来严肃的脸上也略微带着笑意,看起来有些别扭,但显然两人都熟悉这个笑容。

“是茵茵啊,”郑焕森打开防盗门,陆英从厨房里出来,也笑着打招呼。

“茵茵,还没吃饭吧?我刚做好饭,来家里吃点吧。”

徐文茵连连拒绝,“不了不了,我朋友喊我出去玩。下次一定要来吃的。”说着把她手边的东西递了出去,“郑叔叔,陆阿姨,这个郑冕哥哥托我给你们带的东西,在东京买的纪念品呢,我昨天同学聚会回来的比较晚,忘记给你们了。这不,今天我就拿来了。”

说着,徐文茵把牛皮纸袋递给了门口的郑焕森。后者正笑着的脸色瞬间僵硬起来,冷哼了一声,“谁稀罕他带的什么东西,还跑日本去带东西,给他们增加GDP吗?”

“不学无术,丢人现眼。人都不回来,还带什么东西回来,真是够够的。”

徐文茵被郑叔叔的话整的很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陆英用围裙擦了擦手上的水,越过郑焕森,接下了徐文茵手里的东西,“谢谢你啊茵茵。”

还没等徐文茵说什么,郑焕森就开始冷嘲热讽,“呵,这个不孝子孙,家里给他安排的好好的路他不去走,偏偏要特立独行,我倒要看看他能混出来一个什么鬼名堂,还有啊,他的东西反正不允许出现在我的家里面,待会儿我就全部给他扔出去。”

徐文茵尴尬的立在门口,也不敢说什么,“叔叔阿姨,我朋友在楼下等我,我先走啦。叔叔阿姨回见哈~~”

徐文茵很礼貌的带上了门,等电梯的时候还能听到郑叔叔不满的斥责声。

/

屋里,陆英还没来得及再邀请徐文茵留下来吃完饭,就被关着的门阻挡了,此时的郑焕森已经走到了餐桌那里。

陆英看着发脾气的郑焕森,不满道:“天天的就你会说话了是吧,你有能耐你去进央视啊,人家冕冕自己的路,他自己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你个老古董。”

郑焕森:“央视怎么了?他不想着为国家做贡献,去研究一些医药方面的东西,去传承中西医,去救死扶伤,搞什么新闻?我哪里古董了?他自己的路怎么走,他能走好自己的路吗,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给他安排的路多好啊,他偏偏不乐意。”

陆英拿着徐文茵送过来的牛皮纸袋,打开看了看。里面装的是一条项链,她一直很喜欢的牌子,价格也不便宜。

陆英瞬间眼眶红红的,“儿子大了,都知道给我买礼物了。”说着,又用手摸了摸项链,“这个价格也不便宜,听小弟说,冕冕几个月之前才贷款买了车,哪有闲钱给我们带礼物啊。”

郑焕森毫不在意的嗤道,“他哪里没钱了,从小到大那么多的压岁钱够他花了,买车也要贷款?看看这过的什么生活,哼,就该让他出去碰碰壁。”

陆英把郑冕给郑焕森的礼物打开了,是日本产的电子血压计和止痛贴。

“瞧瞧,儿子知道你最近肩膀痛,还有你也该注意注意自己的血压了,作为医生还不注意这些。虽然儿子没有明说,但这礼物哪个不是对你的关心?”

她不提也罢,提了之后郑焕森本来就不好的脸色瞬间更加不满,气鼓鼓的说道,“你看他这是关心我吗!电子血压计,止痛贴,国内没有吗?我们中医的东西难道比国外的差劲吗,别说他还是从日本带回来的,他从哪里买回来的我都不稀罕。”

郑焕森:“我倒要看看他能混出个什么名堂来,还特意来讽刺挖苦我。”

陆英见难以说服丈夫,又想起来儿子的脾气,两人简直是像了个十成十。

她索性也不管了,将自己的礼物妥善装了起来放好。

“吃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