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美丽的误会

徐文茵刚发过红包,就接到了郑冕发过来的信息。

【郑冕】:下楼。

徐文茵回了好的表情包,紧接着又给林瀚发了表示歉意的信息。

给林瀚发完信息,又怕大家不舒服,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倒了杯酒,当作是赔礼。

虽说是八月份,晚上已经不太热了,几天前刚下过雨,闷热一扫而过,这几天的空气也变得格外清新。

徐文茵到楼下时,一眼就看到了酒店门口的郑冕,站在他那辆灰色的BJ奔驰e300旁边,黑色的衣服要融进黑夜里,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明灭的烟灰随着一缕白烟轻轻掉落地上,消失殆尽。

徐文茵认得那辆车,郑冕提车那天还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当时她就感觉灰色和郑冕的气质很搭,果不其然,他站在那里,介于男人与男生之间,却也很有魅力。

见徐文茵过来,还没抽到一半的烟就被他掐灭。

徐文茵走近,她明明是不喜欢烟味儿的人,但走近郑冕身边,雪松味道的烟味儿扑面而来,她心道,这样的烟味儿其实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

徐文茵站定在郑冕面前,笑着问道:“哥哥等很久了吗?”

郑冕淡定的拂去手上的烟灰,拿起徐文茵挂在肩膀上的包包,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也不算很久,拒绝了两个搭讪的,一个发广告洗车的而已。”

徐文茵飞快的钻进了车里,不顾他说的是冷笑话还是调侃。等她坐好,郑冕才关了车门,向驾驶座那里慢悠悠的走去。

不顾后面催促的喇叭声。

“饿不饿?”郑冕发动了车子,将四周的车窗玻璃轻轻放了下来,问她话的时候仍专心注视着前方和倒车镜,刚刚催促他们的车子已经超越他们,飞快的冲向前方。

“我吃过晚饭了,”徐文茵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应道。

“那我直接送你回去。”郑冕虽然没吃晚餐,但他应酬的时候稍微吃了点东西,这会儿也不是很饿。

郑冕开车挺稳当,车里有股淡淡的雪松香,徐文茵知道那是郑冕身上带的烟味儿,随着车子的起步,微微的夜风吹进车里,也将徐文茵身上的酒味吹到郑冕那里。

“不是说没喝酒?”郑冕抽空向副驾望了一眼,不急不慢的问道。

路边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四处都是霓虹灯,尤其是在首都这座城市,灯火几乎算的上是彻夜长明。

徐文茵也无意看周围的风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道:“可能是刚沾上的味道,真没喝。”

又在脑子里复盘了郑冕的话,才想起来他说要送自己回去,开口问道:“只是送我回去吗?你不回家啊。”

“我回租的房子那里。”

徐文茵自然是知道郑冕不回家的原因,也没有劝他。

车里只剩下两人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手机一直在振动,徐文茵打开看了。【三个臭皮匠、】里赵洛希正问她有没有遇到帅哥,据说名世鹤庭里的服务员颜值都高的出奇。

徐文茵有些哑然失笑,回了她没有遇到。还说自己跟郑冕在酒店遇到,他要送她回家。又回完别的信息后,徐文茵把杨队发过来的公众号文章上的“小红点”清除之后,才把手机放下。

大概是脸上的笑意太过明显,郑冕忍不住问道:“看到什么了?那么开心。”

“跟赵洛希她们在聊天。”徐文茵怕郑冕不知道赵洛希是谁,解释了一下,“就是和我一起参加跳马比赛的。”

郑冕不再多言。

/

到了御景华府,郑冕开进了小区,将车停在了楼下。

徐文茵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郑冕将扣在她身上的安全带解开,轻声喊了徐文茵几声。

去比赛的时候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好胜心强的她几乎是没有睡超过四个小时的觉,可能是回家的感觉,被BJ的气息环绕着她,徐文茵难得睡着。

徐文茵睁开眼睛,脑子刚睡醒有些发懵,想揉揉眼睛,突然想起来去酒店之前涂了睫毛膏,抬起来的手又放了下来。

郑冕将包递给她,温声道:“到楼下了。”

“前几天你分享给我的文章已经录了,等晚上发给你。”说罢,徐文茵刚刚睡醒,头发有些凌乱,郑冕温厚的手掌擦过她的耳边,用手指将她“不听话乱跑出来”的头发别到耳后,还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等郑冕拍完她的脑袋之后,又想起了什么,高大的身影就覆了上来。

见郑冕覆身过来,徐文茵脸色腾得红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干脆闭了眼睛。

郑冕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她耳边穿过,顺带敲了敲她的脑袋。“怎么闭上眼睛了?”

美丽的误会…

徐文茵睁开眼,对上郑冕充满笑意的目光,不满的嘟了嘟嘴,又被郑冕手上拿的袋子吸引了目光。

“这是什么?”徐文茵强把自己羞赧感压了下去,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郑冕停顿了一下,说:“给我爸妈买的礼物,你带给他们吧。”

“哥哥不回去了?”

他点点头:“恩。”

他还是放不下那段过往,徐文茵很清楚。正是因为很清楚,才不能去劝什么,她接过东西和自己的包,说着不相干的:“我最近休假哎,哥哥。”

话题转移的很快,但是两人显然没有在意这些。

他笑:“有空了可以来台里找我,哥哥转成实习主播了。”

“茵茵。”郑冕声音小了起来,重复了一遍,“转成实习主播了,茵茵大概率以后能在新闻联播上见到我了,我在努力了。”后面一句话轻不可闻,徐文茵没听到他后面一句在说什么。

并不妨碍她笑着看向他,声音软糯的说道:“那恭喜哥哥啦,发工资了请我吃饭!”

心里暖暖的郑冕,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好。”

“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

郑冕看向车里的时钟,已经十一点多了。

徐文茵下车,“那哥哥路上小心。”

郑冕应是。

徐文茵走了几步,回头看郑冕的车还在那里,他在车里,明灭的烟火升了起来。

见她频频回头看,郑冕哑然失笑,发动了车子。徐文茵上台阶时往后又看了一眼,那个车位已经空空荡荡。徐文茵转身向电梯那里走去,刷了卡,直达二十二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