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回国

与此同时,微博也有话题攀升起来。这个夏天,明星机场偶遇什么啊、爱豆状态生图、造型、演员入戏之类的热搜明显少了很多。

权威的奥运赛事也发布了两人共举国旗的视频,还配着可爱的文字。

@奥运赛事:#徐文茵赵飞奥运闭幕式#、#徐文茵赵飞共举国旗#看着徐文茵和赵飞共举国旗出现,谁能不热泪盈眶呢?

视频里:徐文茵和赵飞身高差不太多,身后跟着大约20多人的运动员方阵,整个队伍都是红色的运动服,看起来和红旗非常搭。

尤其两位举旗手,严肃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视频看的人心情愉悦,

说起来毕竟是两人第一次参加闭幕式,徐文茵和赵飞自然是严阵以待。

两人在候场的时候就紧张的不能行。徐文茵本来拿起手机想跟徐宛知说些什么,但是见一旁的赵飞连手机都不拿,“内卷”起来了,徐文茵也乖乖的把手机放下。

见徐文茵这么严肃,赵飞笑了起来:“我太紧张了,不好意思,把你也带紧张了。”

“没关系没关系。”

“我队友特喜欢您,赵神,您待会儿给我签个名吧。”

“当然可以。”

赵飞腼腆的笑了笑,稍微有些局促。虽然皮肤有些黑,但是不妨碍他帅的惊人,尤其是在田径比赛的时候,他百米比赛那会儿辛阿琪还特意拉了徐文茵一起看。

怎么说呢,挺有料的。

自从田径比赛一别,辛阿琪的新晋男神就是赵飞,在得知徐文茵要和赵飞一起举国旗时,软磨硬泡的要赵飞的联系方式。

徐文茵赶紧摆摆头,要把自己脑子里那些废料全部抖出去。赵飞大神,百米比赛破了世界纪录,还是她的直系学长,年纪轻轻就拿了世界冠军。

虽然人有些黑,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身材是真的好,怪不得辛阿琪那么“狂热”。

眼下他很温和的跟她讲话,没有一点傲气存在,让人感觉这就是世界的参差。

在赵神松口给签名之后,徐文茵不免就想起来辛阿琪的过分要求了。

/

上午徐文茵做美甲时,辛阿琪和赵洛希两人已经收拾完行李在观看赵飞的决赛视频。

不看不知道,徐文茵只看看盯了一眼,就立刻“生无可恋”了。

辛阿琪可怜巴巴的拉着徐文茵的手,泫然若泣道:“茵茵宝贝,飞飞哥哥简直就是我的人间妄想,我好想拿下他。你懂吗?你帮你的琪琪要一下他的微信,我俩成了以后你徐文茵就是我俩的红娘,结婚让你当伴娘的那种。”

赵洛希虽然对这种类型的硬汉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见辛阿琪这样认真,还是忍着笑帮辛阿琪。

“就是就是茵茵,帮帮你的宝儿琪琪儿。”

眼见徐文茵的美甲都要被辛阿琪晃掉,徐文茵被迫屈服。

好在徐文茵答应后不久,辛阿琪就跟着大部队离开了。

眼下徐文茵也不好意思开口要赵飞的联系方式,但是目光一直盯着赵飞看,本来就紧张的赵飞更加紧张了,他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问道。

“徐…徐文茵,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

为了姐妹的幸福,徐文茵咬咬牙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赵神,我有个不情之请…”

/

运动员大部队已经订了上午的机票回国了,现在只留下了小部分运动员来参加闭幕式。尤其不巧的是,徐文茵熟悉的人全部都在上午乘飞机离开了。

好在各大平台的记者们还没有走,郑冕也在,徐文茵这才安心。

徐文茵和赵飞还接受了“国家体育”的采访,才完整的走完了闭幕式的流程。

留下的人也不多,主要是后勤和前线记者,三十多人赶下午的包机回去。

可惜,到了飞机上徐文茵才发现,运动员都是有自己的座位,跟记者离的挺远的。

徐文茵环顾了一圈也没见到郑冕,发了微信才知道他还有要拍摄的东西,晚上才能回去。

郑冕的微信头像下面就是她小姨的,徐文茵点开红点。

徐宛知有问徐文茵要不要和她们一起在日本逛逛,买些东西再回去,但徐文茵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她的提议,她宁愿回国自己呆着。

见徐文茵坚持,徐宛知自然也想给小姑娘一点个人时间,就答应了。

等徐文茵踏上回国的班机,心里莫名有种失落感。

七月初到八月初,在东京呆了有一个月多,突然离开,有些微微的不适应,但是隔壁的动静多少让她脱离了低沉的情绪。

“他凭什么一句话不说就拉黑我的联系方式?”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啊…”

“明明他离开之前我俩还是好好的,他上午走,我下午走,就半天的时间而已,能发生什么事?”

大概就是运动员的风流债,徐文茵被迫听了大半天也没听懂其中的关系,但是显然隔壁的姐姐难过的时候是梨花带雨的。

徐文茵无奈,掏出了耳机开始听英语听力,虽然她已经凭借体育特长考进了北大体育系,但是开学还要备考四级,眼下她只能用英语听力来缓解尴尬。

可能不是学习英语那块料,徐文茵听了不到六分钟就睡着了。

等她再醒过来,机舱里已经广播准备降落了。

/

落地之后,徐文茵看着被家人接走的同伴,心里的失落感再次加深。

再次看到了那个梨花带雨的运动员姐姐,此时她还是跟同机舱的美女姐姐在说话_

“陶桃你说,李涛是不是有别人了所以才拉黑我的?”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俩又不是不在一个队里训练,他这样拉黑我,过几天不是还要见面吗?”

她们又说了些什么徐文茵没有听清,两人边走边说,很难不让周围的人听道_

虽然徐文茵不太清楚她们口中的李涛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李涛,但是很显然,这个陶桃应该是击剑队的冠军陶桃。

徐文茵不再想那些,打开手机给妈妈徐韵致和小姨徐宛知发了微信_

由于徐韵致和徐宛知姐妹俩都在东京,徐文茵只能打车回家。在微信里问过徐韵致女士,钥匙放在体操机构里面,她的助理拿着。徐文茵拦了一辆出租,报了目的地。

“麻烦师傅_海淀区清河湾云知大厦Lingering-charm体操中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