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兴奋起来了

杨邦媛:“说不定茵茵在别的地方训练了。”

徐宛知:“中午咱们跟她呆了多久,哪有时间训练,总得给人喘息的时间吧。”

蓝馨宁:“阿、阿姨…徐、徐文茵中午是来训练过的,我和她一起的。”

杨邦媛:“怪我,没问馨宁就先问了文茵。徐姐,孩子又不是没有训练,只不过咱们没看到而已。”

徐宛知拍了徐韵致一下,“又不是茵茵没有训练,你中午浪费她那么久的时间,怎么不去说说你自己啊!再说了,茵茵她又不是没有训练,只不过是没在你眼皮子底下训练而已,这也要发火?你更年期综合征犯了啊。”

徐韵致还想说些什么,几人全部挡在她面前,几乎看不见徐文茵的身影。见状,徐韵致不再说那些话,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改为平心静气的说教。

“看看你们一个个把她护成什么样子了。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能说了吗?我这样说,还不是担心她不训练影响成绩,虽然我说话那样确实不好听,但你们品品,是不是那个理?不理解我也就算了,你们一个个的还都护着她,给她脸了。”

说罢又对着徐文茵来了一句。

“真是个讨债鬼,上辈子欠了你的!”

郑冕向徐文茵看去,见她眉头紧皱,额头上隐隐有薄汗沁出。想来也不是因为紧张,他又看向身边的徐韵致,应该是阿姨的原因。思及此,郑冕心道:这种被家长打骂到大的孩子,也就是原生家庭有问题的,大部分都会因为心理原因误入歧途,甚至有些人会有轻生的念头。

他也有些担心徐文茵的状态,比如眼下。但是如果他胡乱帮忙很可能就会造成更糟糕的情况。保守起见,还是回BJ了就约约那个著名的心理专家,总不能让徐文茵因为一次又一次的这些责骂堆积成心理疾病吧?

那边郑冕还在寻思那个心理医生的微博账号是多少,这边徐文茵的脑海里在不断出现一个声音。

“真是个讨债鬼,上辈子欠了你的!”

“真是个讨债鬼,上辈子欠了你的!”

“真是个讨债鬼———”

“上辈子欠了你的———”

“欠了你的———”

徐韵致尖酸刻薄的话不断在她耳边响起重复、环绕;响起重复、环绕;响起重复、再环绕…一遍又一遍的在徐文茵脑海里循环往复的出现,折磨的她快要疯掉。

好在,郑冕的声音宛如天神般降临,犹如她的救赎。

“茵茵,比赛快开始了。”

“去准备准备吧。”

郑冕的声音有特色,在徐文茵这里还是很有辨识度的。也可能是主持人的职业习惯,他平日里说话也会不自觉的带有播音腔。之前有段时间徐文茵特沉迷有声小说,还特意让郑冕给她录了好多丹妹文的音频,现在还放在徐文茵的微信收藏里。

大概也是因为,郑冕是徐文茵接触的男性中,是唯一一个自由自在、不受束缚的人,所以徐文茵对郑冕既心存幻想,又希冀向往。

也因此,几乎是在郑冕说话的一瞬间,困扰她的那些声音统统消失不见。

徐文茵耳根子得以清净,无比感激的看向郑冕。而后急冲冲的去更衣室,蓝馨宁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

/

跟上午的跳马一样,高低杠决赛是有八个人竞技,分为四组。这次徐文茵被分在第三组,对手是她很熟悉的菲尔诺娃。

菲尔诺娃年纪跟杨队差不多,当年也是跟杨队、柯曼窈她们一起竞技过的。那可真是神仙打架的年代,可惜俄洛斯队不知怎么的,竟然没有能扛起大梁的年轻人。反正是菲尔诺娃从未消失在比赛场上,一直到陈述她们快要退役,还在跟她们的下一代徐文茵等同台竞技。

菲尔的高低杠水平可以说是睥睨群雄的存在,但是随着身体状态大不如前,慢慢下滑了很多。饶是如此,也仍然能够在奥运上夺得前八的好成绩。

按菲尔的话说,不是她的能力太强了。

而是现在的年轻人那种拼尽全力的精神太少了,以至于她这个“老年人”至今还能在奥运上叱咤风云。

但是毫无疑问,像徐文茵这种别人口中的“佼佼者”,年纪和状态都是非常合适,甚至对于体操运动员而言,可以说是最完美的时期。

因此菲尔再跟徐文茵对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听说徐文茵发生了太多事,很可能会影响接下来比赛,那么对于菲尔来说无异是个重磅来袭的好消息。

蓝馨宁抽的是第一组,搭档比赛的人也是比较熟悉的铃木千奈。

铃木千奈,是日本竞技体操运动员中最最最擅长高低杠的选手,可以说是最被看好的高低杠金牌预备选手。由于个人全能的时候,铃木千奈无缘决赛,徐文茵没有和她同台竞技的机会。

也因此,在铃木千奈上场的时候,徐文茵几乎是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动作看。

低杠屈身而上,并腿腾跃低杠抓高杠成悬垂……

铃木千奈的动作看起来行云流水,徐文茵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的破绽。她的并腿小翻两次没有做到位,如果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可能视觉上铃木千奈发挥的并腿小翻并腿小翻悬垂环绕三百六很稳定,但实际上她的动作完成的不是很好。

单拎出来,其实每个人的能力都不可小觑,但实际上,能走到这一步的,场上哪个人的本身不是一个传奇?

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悄然无息而去,徐文茵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她虽然不清楚周心妍为什么那么针对自己,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必须要拿出自己最好的水平应赛。不仅仅是超越自己,更是要证明给所有人看,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全部是花架子。

想通了这些,徐文茵反而更热衷于观看场上的竞技,那是一种能燃起人热血的舞台。

于她,体操已经不仅仅是对徐韵致女士的一种屈服,如今更多的是,她的一种寄托。而这,也是在她无意识中的一种转变。

铃木千奈的得分果然不出她所料,跟她预想的差不多,最终得分是16.116分。对于第一个竞技的人来说,这个得分已经是相对够好的了,尤其是对比上午的跳马。

但徐文茵明显感觉到,场上的人兴奋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