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鹌鹑一样

郑冕来的时候就看到徐文茵和一对情侣正聊的开心,而那对情侣他也认识。

国乒队的郭攀,艺术体操小公主王梦。跟他年纪差不多大,年纪轻轻就是世界冠军,很令人羡慕。他前几天还采访过国乒队的人,因此对郭攀还是比较熟悉的。

两人点点头相互示意。

徐文茵跟王梦聊的正嗨。撇去周心妍这个羁绊不说,她发现自己跟王梦还是挺有共同语言的,比如现在,两人就聊的十分投机。在郭攀时不时的被二人忽略时,徐文茵突然听到了郑冕叫她的声音。转身一看,郑冕果然带着关东煮和平面站在桌子那边。

“给你买的饭,还热着。”

郑冕拉开徐文茵旁边的椅子,坐在她旁边。徐文茵兴致冲冲的打开关东煮的盒子,特别诱人:萝卜、笋、土豆、海带、蒟蒻(ju ruo)/魔芋丝、鱼丸、竹轮还有小福袋,满满一大碗,旁边的王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家伙!茵茵你男朋友也太懂了吧,这关东煮看着就好好吃!”

“不是…”男朋友。

“不是我男朋友,是我哥!”

两人几乎是同时否认,郑冕还没说完,徐文茵叭叭叭的说出了两人没关系。

被急于撇清关系的徐文茵这样说,郑冕:就挺突然的。心里略微带一丝微不可察的酸意。

“哥哥???茵茵你也太幸福了吧,我没有哥哥就算了,男朋友还特别直男!你哥哥看起来就gay里gay气的,太酷了吧!”

被cue到的郑冕:这话怎么也不像是在夸我吧?

被cue到的郭攀:怎么还搞拉踩那一套呢?

“冕哥!都是我爱吃的!这谁不冕哥你说一句yyds啊。”

“你说什么样的女孩子才配的上你呢!简直没有好吧。”

“给我投食的冕哥也太帅了!”

徐文茵正夸着,旁边的王梦插了一句。

“错了错了。男孩子配得上也可以!”

那边郑冕跟郭攀面面相对,两人几乎是无奈对视,怎么两个女孩子没喝酒还这么醉呢。

徐文茵这会儿心情已经变得很好,不要钱的彩虹屁开始吹吹吹起来了,旁边的王梦甚至磕起了自家男朋友和郑冕的cp。一个帅哥在面前很养眼,两个帅哥一起就更加养眼了。

作为资深丹妹玩家,王梦简直无处不磕。作为男朋友的郭攀已经习以为常了,此刻看到她的眼神就充满了无奈和笑意。

徐文茵直呼吃到狗粮了,在吵闹中开始干饭。

/

吃罢午饭,跟王梦两人分开,徐文茵跟郑冕一起去了比赛场。

“决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行。”

“那个诬陷的事有结果了吗?”

“还在调查中,只能说是有线索了,别的还不清楚。但是我大概已经知道是谁了。”

“谁?”

“如果没意外的话,就是微博话题跟我关联度最高的——周心妍。本来不确定是她的。但是今天王梦跟我说了很多,周心妍一直在说一些我和她莫须有的事情,我觉得她可能是…”

徐文茵顿了顿,觉得那个词来形容周心妍不太好,但她没找到别的形容词,只能委婉的说道。

“或许是不舒服吧,因为没能来奥运。但是把那种莫须有的罪名按在我身上就有些过分了。郑冕哥,其实我也拿不定主意,怎么说她也是我的队友,总感觉她应该不是那种人。”

郑冕沉默了几秒,像是在思考着这件事,良久,薄唇轻启,低声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等高低杠比赛完吧。不要因为这些事,影响了心情。”

见郑冕沉默了许久,才说出这样一句话,徐文茵直接笑出了声,怎么跟她小姨她们说的一样。

“笑什么?”

郑冕不解,他明明是在认真的劝告小姑娘,怎么整的他是在开玩笑一样。

“你和我小姨说的简直一字不差。”

就在两人正说着话,话题中心的人物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徐宛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走起了运动风,整个人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甚至旁边的徐韵致也换了身得体的裙子,徐文茵看到后者,脸色丝毫不变。

“怎么还换衣服了?”

徐文茵看向朝着两人有来的徐宛知,问道。

“什么话!”

徐宛知作势要抽过去,“新买的卫衣,穿过来给你显摆显摆,但是没想到东京这也太热了,还好体育馆有空调,不然得把我热死。不过还没问你,那身衣服好看吗!”

“版型挺好看的,怎么不搭黑裤子?”

“是吧!我就说!楚安冬这个瞎话连篇的,骗我说牛仔裤好看,那个牛仔裤搭起来还不如我那个西装裤好看呢。”

徐宛知和徐文茵旁若无人的聊着天,这些话题统统是徐韵致插不进去的。她面色如常的看着两人亲密的背影,毫不在意般的跟在后面。

“阿姨,那件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见徐韵致一人孤零零的,郑冕便主动询问道。他也清楚徐文茵的脾气,只要有徐宛知在的地方,徐文茵可以完全忽略自己亲妈。

想起两人的关系,郑冕只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也没立场说什么,只能在这种情况下,跟徐阿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热搜那个查出来了,她小姨说先不告诉粒粒,等粒粒高低杠比赛完了再说吧。”

“对了冕冕,你有女朋友了?”

粒粒是徐文茵的小名,据说是她爸爸起的,郑冕小时候还是见过他们一家人的,后来薛叔叔搬走了,他们再没联系。

“没有。”

本来沉浸在回忆中,一听到女朋友瞬间就清醒了。郑冕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两人尴尬的结束了这个奇怪的话题。

/

到了高低杠比赛的场地,杨邦媛和蓝馨宁已经在那里呆着了。

见几人过来,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紧接着就把目光投给徐文茵,一如既往的问道:“刚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中午也没训练?”

杨邦媛还没问完,身后的徐韵致可就炸了。

“徐文茵!你中午没训练?跳马决赛那么早就结束了,你中午压根儿就没去训练?你不知道自己下午还有比赛吗,你真以为自己是天才啊!”

徐韵致越说越生气,甚至指着徐文茵的鼻子,能看出来指尖气的发抖。

徐文茵则像个鹌鹑一样,缩在徐宛知的旁边,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又袭来了。

没人注意到她的异常,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劝着徐韵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