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争论

“我也这么想。”

苏姿雪很赞同徐宛知的话,点点头应和道。

“韵姐,等文茵高低杠比赛完之后在做打算吧。”

杨邦媛和徐韵致曾经在队里呆过一段时间,因此两人也算是比较熟悉。此时,也加入了规劝徐韵致的大军之一。

徐韵致向来特立独行,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也因此,在周围的人一直在劝她时,还是固执己见。

“不是高低杠比赛完不完的问题,你们完全不用让徐文茵承担那些事的。有那种想法不如来点实际的,比如多给徐文茵批一点代言,或者让她有单独训练室。”

“至于旗手,我个人认为徐文茵完全不合适。”

“向来开闭幕式的旗手都是男同志,徐文茵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懂什么?别浪费资源。”

徐韵致看似在提条件,但话里话外都是在说徐文茵的不行。

“徐韵致。好了!”

身边的徐宛知就看不下去了,直接拦了她接下来更离谱的话,转身对着国家队的几位领导笑道。

“我说的等茵茵高低杠比赛之后,意思是至少有两个金牌在手,茵茵做旗手也名正言顺。至于我姐说的话,苏指导,杨队,刘局千万千万不要介意。我是茵茵的小姨,跟她关系向来不错,徐文茵的事情,你们直接和我商量就可以。我们这次来东京一方面也是处理茵茵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和杨队多交流交流。也因此,今天我的条件就是茵茵高低杠比赛如果获得冠军呢,希望杨队和苏指导能多多关照我家茵茵。”

“同时呢,我希望这次事情水落石出以后,你们能给出令我们满意的交代。至于什么样的交代,我希望是你们内部商讨过的,毕竟咱们儿都是土生土长的BJ人儿嘛,凡事留一线。”

徐宛知的话虽然比姐姐徐韵致的好听,但是显然国家队的三人还是有些不适。能听出她话里话外若有若无的威胁,但能领导国家队的也不是什么傻人,刘局反应很快的接上了徐宛知的话。

“我可是很欣赏小徐同志的,年纪小还能力强。下午的高低杠稳当夺奖,我相信文茵在回国之后也不差,在全运会上肯定能夺得更好的成绩。”

见领导这样说,徐宛知倒也乐得配合,几人达成了共识。

/

因为大使馆的参与,徐文茵不需要做任何检查。

再跟领导几人说完这事之后,由于距离高低杠比赛还有些时间,徐文茵直接带着两人去了酒店。

见两人来这里没有带行李,徐文茵很是好奇,也就脱口问了出来。

“小姨。你们来东京都没拿行李啊?”

“上午是小冕来接我们的,行李安顿在酒店了。”

徐宛知提起郑冕,才发现当时拿了工作证进入体操馆之后的郑冕不见了。

“哎,说起小冕,上午他说进去找你,结果一直到现在咱们也没见他出来啊,茵茵,你给你冕哥哥打个电话问一下。”

徐文茵应了下来。

拨通了郑冕的电话。

“喂?”

“喂。郑冕哥。”

“是茵茵啊,你跟徐阿姨她们在一起吗?”

“对。我妈妈和我小姨,我现在带她们去我的酒店,你出来了没?”

“我来找喻平安了。你们先回去吧,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嗯好。”

徐文茵刚挂完电话,徐宛知就问道。

“小冕没在?”

“不是。郑冕哥说他去找同事了,晚上请你们吃饭。”

徐韵致女士正在前面走着,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加入到两人的对话对话当中。

“徐文茵,你是不是完全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啊!”

“你就报了两个项目?”

是的,当时个人全能比赛失利之后,徐文茵没有听从徐韵致女士让她直接报个人单项的四个比赛,而是报了最擅长的跳马比赛,和在奥运场上掉过杠的高低杠比赛。

从报了名以后,徐文茵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但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快的她没有做任何准备。

“啊…是吧…”

“徐文茵!我怎么告诉你的?你就这么阳奉阴违是吗?仗着我不来东京就开始撒欢了,我如果不来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还不回我微信,养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我告诉你,你今天下午就申请参与剩余两个比赛。”

“我不…”想。

徐文茵还没来得及否定,就被徐宛知捏了捏手掌。

因为两人一直是拉着手走的,也因此在徐文茵说完“不”以后,徐宛知第一时间捏了捏她的手心。

“啊呀,茵茵已经够紧张了,你再让她参加两个项目,是想把她逼成什么样子啊?姐姐,你别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在茵茵身上,整的她每次都因为这些偷偷掉泪。”

“是我让她哭的吗?没出息。”

徐韵致完全不理会徐宛知的话,反而是抓住了不该抓的重点。

徐宛知也无奈的看向徐文茵,表示对徐韵致很无奈。

见徐宛知也不再接话,徐韵致反而更加不饶人,此时她黑色的眉毛微微挑起,瑞凤眼里满是凌厉_

“不要再给我说什么条件了,徐文茵。你给我报上自由体操和平衡木,这两个项目你完全可以再报上去的。”

不是徐文茵不想报,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把这些两个项目同时给准备好。

但是显然徐韵致根本不理解她,只想要让她夺冠,也因此,徐文茵几乎是忍无可忍了。

“为什么一直让我报报报!我是你的工具吗?我难道个人全能拿到亚军就是丢人吗!个人单项还要拿到四个冠军吗?我跟你一样,运气也不好,所以我就没有拿到四个冠军的命!别逼我了好吗!!”

显然徐文茵歇斯里底的吼声并没有激起徐韵致的心疼,反而让她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

“我在逼你?徐文茵,你看看你,你能达到今天的成就,不是我一步一步把你教育出来的?你非但不懂感恩,还说我是在逼你,小小年纪,怎么就那么多歪理!不懂感恩,不懂礼貌,我是你妈妈!你还对我大吼大叫,我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眼见母女两人在路上就要吵起来,徐宛知叹口气。

“怎么又开始了,好了。姐,你别在说了,茵茵也少说两句。我还是那句话,等茵茵高低杠比赛之后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