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成绩

“我始终为我的身份而感到自豪,杨队,这一战,我为自己而战,我为祖国而战。”

见徐文茵重振旗鼓,杨邦媛欣慰的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的心态才对,检查的结果需要十二个小时才能出啦,最能造假了。你夺得金牌,我和你的后盾,不会给他们那样做的机会。”

徐文茵调整好心态,就跟杨邦媛一起去了等候的长椅那里。

蓝馨宁和比赛完的赵洛希就坐在那里。

因为不善言辞,见两人过来,蓝馨宁只是点点头。她知道这种情况还是不开口比较好,秉持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理念,沉默的将视线挪开。

/

因为决赛是只有八个人的比赛,此时已经进行到倒数第二组,赵洛希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不是很高。

其他人刚刚也或多或少有些受影响,这次决赛的发挥基本都没有预赛好。

在这个馆内,她才是受影响最大的那个人。一想到这儿徐文茵反而不担心了,索性开始专心看别人比赛。因为不论她最后跳成什么样,也都无憾。而不管是为了给那些拼黑她的人看,还是为了祖国的荣誉而战,这一次,她都要全力以赴。

徐文茵的对手看起来年纪很小,但是显然爆发力非常强。她和徐文茵之前没有从来对战过,是个未知的对手,看着她在场上自信的模样,想来应该是顶替欧拉•西塞尔的美国运动员。

在最后一跳屈体转体时,她也选择了跟徐文茵同样的两周半。

很可惜,因为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在转到第一周半的时候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甚至连两周都没能转出,直接落了地。

由于落地不稳,还差点出界。画虎不成反类犬,这就有些弄巧成拙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今天大家的运气好像都很差,前面七位运动员的成绩都落在16分以下,而最高得分的贝尔也才15.934分。

徐文茵只要跳到16分,就是稳稳的冠军。但是显然大家都对徐文茵不抱有任何期待,尤其是在她前不久还经历了那么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贝尔预赛虽说输给了徐文茵,但是成绩排名还是比较靠前的,也因为自己实力放在那里,因此徐文茵那会儿状态很差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这次稳赢。

更何况,徐文茵出了这么大的事,心态肯定更受影响。至于他们,当然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毕竟…谁不想要一个唾手可得的冠军呢?

也因此,大家的心态都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竟然连预赛的成绩都没有达到。

因此,徐文茵开始上场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她身上。

有希望她同样受到影响的、有默默看好戏的、有真心希望她能不被影响取得好成绩的,也有一直在骂她的…

不论是什么样的心态,此时此刻都在关注着她。

徐文茵开始起跳。

助跑、起跳、第1腾空、推手、第2腾空和落地。

踺子后手翻转体180度接前直转体空翻540度、侧手翻转体90°接后空翻、接侧空翻转体270°、屈体转体两周半…

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徐文茵几乎是阐释了什么叫做“降维打击”。

行云流水的动作,甚至没有任何颤抖,每个动作完成的既标准又稳当。几乎场上所有人都已经记住了她的名字,显然,徐文茵的表现几乎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结束之后,徐文茵甚至一路小跑的奔向杨邦媛。后者早就准备了一面国旗,而徐文茵伴随着场内的欢呼声,身披国旗,在体操馆里跑了一圈。

“徐文茵!”

“徐文茵!”

“徐文茵!”

场上的欢呼声一声大过一声,徐文茵绕场一圈之后就停在了杨邦媛旁边。

两人庄重的将国旗收起,徐文茵笃定,这面国旗就是她胜利的根本原因。

毫无疑问的,徐文茵以16.736的高分拿下了跳马的冠军。

赵洛希在一众发挥不太好的运动员中,倒也有意外的惊喜。以15.886的成绩位居第三。

两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徐文茵站在领奖台上,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派大星不坏: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破防了,妹妹真的好努力,为什么这么惨啊…】

【@山河无恙:徐文茵!徐文茵!徐文茵!她真的值得!】

【@你微笑一个:看了徐文茵那么多次黑料,又看她一次又一次的站了起来,才想起她不过十六岁啊。一个奥运就经历了这么多,可她还是做到了!】

【@石锅跳跳虾好吃:据知情者爆料,徐文茵这次没做错任何事情!会被种花立保,毕竟现在种花不允许任何人低看。】

【@我是徐文茵颜粉:妹妹一战成名!徐文茵的时代到来了!】

【@向塞北送花:真的太不容易了,多少次黑热搜?一次又一次的冷嘲热讽,但妹妹都挺过来了!从此以后,她就是徐文茵,东京奥运会跳马冠军。】

【@种花家的兔子:每一个在凭借自己努力为我们国家获得荣誉的人,都值得我们去钦佩,我们去尊敬。因此就算她这个人品格上有什么问题,我也觉得这个人就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

郑冕来的时候,徐文茵已经恢复好心情了,见到他来,也没有很难过。

“茵茵,恭喜你。”

郑冕还是跟以前一样,拍了拍徐文茵的肩膀。“我会跟领导请示跟进你的调查,你放心。没关系的。”

两人正说着,杨邦媛接了一个电话,神色沉重。

许久,杨邦媛挂完电话就向徐文茵走过来,跟郑冕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现在苏指导和领导已经再跟那边协商了,我们直接检查然后直接出结果,不可能等十二小时。文茵啊,咱们这会儿就去外面做检查。”

“好,”徐文茵很干脆的跟着杨邦媛出去了,她相信她的后盾能给她清白,也希望幕后之人赶紧被查出来。

其实,她心里已经大致有了那个人的形象。

郑冕本来是要和徐文茵一起过去的,但是接到了徐宛知的电话,国内已经恢复常态,她和徐文茵的母亲徐韵致今天上午就到了东京,他不在那会儿就是帮助两人去酒店安顿了。

两人已经在场外等候的,郑冕却没有陪着徐文茵一起出去。

因为,他收到了一则短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