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底气

此刻的奥运场上。

“徐文茵小姐,你被人举报使用违禁品,在您比赛之后,我们有权对您进行尿检,并且会保留对您的申诉,如果您对调查结果表示不满意,可以随时提出质疑。”

眼前金发碧眼的中年裁判奥黛尔徐文茵认得,是国际运动员检验中心的检验员。曾经检验出百分之百的非法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被称为“验检违禁魔女”。

而国内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微博,已经将这事讨论的热火朝天。

@崽崽:奥黛尔是国际检验中心的吧……每次出镜基本上都是有人被查出来使用兴奋剂…不是吧徐文茵…我等你夺冠呢awsl…

@是个甜妹回复@崽崽:阿这…应该是假的吧?应该是假的吧?应该是假的吧![/祈求][/祈求][/祈求][/祈求]

@李正宇就是这般拽样回复@是个甜妹:一个暑假看徐文茵上多少次热搜了???我家李正宇都没她热度高……这姐是住在热搜上了吗?

@星辰没有title纹:徐文茵!徐文茵!徐文茵!你给我清醒点啊啊啊啊啊!不用xfj你也能拿到金牌的,女人!

@拖延症晚期回复@星辰没有title纹:这姐简直想红想疯了,xfj是大忌大忌啊!真是服了。这种人也配为国争光吗?球球让她退了换别人来吧。

@我崽是你能骂的?回复@拖延症晚期:你行你上??徐文茵个人全能获得亚军,跳马、高低杠双预赛第一。更不用说自由体操晋级前八,这种履历还被黑?麻烦黑之前过过脑子emmmmm…

……

网站平台上骂的热火朝天,看台上的诸位也不平静。

不少观众都是因为徐文茵预赛双第一而特意飞来东京看她,基本上很多都是对体操很是热爱的人,此刻看到奥黛尔的出现,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无语。

甚至很多人开始起身,想听到谈话无果后开始喊话国家队,而距离他们最近的蓝馨宁,被吵得实在是无法忍受,默默的挪了地方,但视线不离徐文茵那里。

而处于舆论焦点的徐文茵,此刻已经冷静了下来,一般遇到这种事,都是对比赛之后获得金牌的选手,或者是银铜牌的选手,在有人提出对结果的不满时,进行的一项检验。

此时奥黛尔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

杨邦媛还在跟奥黛尔身后的工作人员据理力争,徐文茵心里瞬间踏实了许多。但想到那个在背后偷偷搞小动作的人,恨不得现在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杨队,我没有服用违禁品,也不怕被检查。”

徐文茵打岔拦住了还在大声斥责工作人员的杨邦媛,后者轻飘飘的扫过来视线,瞪了她一眼。

“你们这种赛前提醒的方式是违规的!作为奥组会的名誉教练,我将保留对你们滥用职权,扰乱我方运动员军心这种可耻的行为的上诉权。”

“奥黛尔,你无权在赛前对我的队员进行警告,我认为你这种行为构成了对我队员的精神威胁,我有权对你提出调查。”

“我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威胁!”

“蓝可儿!我将保留对你非法使用权利的上诉!请你!现在!立刻!带队离开!”

见几人没有动静,杨邦媛也明白此刻不仅仅是徐文茵有没有使用兴奋剂的事情,已经上升到了对国家的挑衅。

而她,决不允许这件事情的发声。

杨邦媛使用了奥组会的权利,甚至叫来了裁判员,并且采用紧急方案,直接紧急呼叫了苏姿雪和来这里代表国家队的最高领导。

眼见比赛时间一分分的推进,比赛已经迫在眉睫,见对战的国家由原先的观望和幸灾乐祸,到此刻的焦急。而杨邦媛几乎是寸步不让,不少国家已经发出了抗议。

甚至也有奥黛尔同国家的教练过来破口大骂,双方正僵持着,奥组会派来了代表,张口就来询问奥黛尔的调查令。但是由于没有调查令,检验组的几人面面相觑。

见状,杨邦媛几乎是冷冰冰的注视着几人。

“没有调查令就来恐吓我的队员?我作为奥组会工作人员,申请对检验组的工作失职进行处罚,亲爱的弗兰奇先生,请您亲自汇报这件事情。否则,我们会采用特别手段。”

果然,奥组会派来的的弗兰奇被杨邦媛说的话镇住了。与其说是被杨邦媛镇住,不如说是被她背后强大的支持镇住。也因此,弗兰奇几乎是非常和善的同意了杨邦媛的上诉。

烦人的检验组很快被主办方姗姗来迟派来的工作人员带走,苏姿雪和领导也已经赶了过来。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在领导和裁判组的共同商议下,最终决定将徐文茵的比赛顺序由第一组换到了最后一组。

虽然这对徐文茵来说是个好消息,但被调换顺序之后,领导和苏姿雪单独找了个地方开始了解这件事情的全过程。

杨邦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讲完了事情的经过,苏姿雪看向徐文茵。

“你服用违禁品?我们体操运动员哪有服用那个的?无稽之谈!”

领导显然很尊重苏姿雪,笑眯眯看向三人。面容和善的询问徐文茵,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徐文茵?小徐,你放心,我只要不是原则上出现问题,我们将永远站在你的身后。”

在被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检验组逼问的时候没有哭,在被杨邦媛挺身而出站在她身前时没有哭,在奥组会将人带走的时候没有哭…可领导的一句话就让她破防了,眼泪决堤般的往下掉,无声无息的红了眼眶。

领导拍拍徐文茵的肩膀,对着杨邦媛两人道。徐文茵肩膀一耸一耸的哭泣,无声的落泪。

“小杨,我和苏指导去奥组会那里等候调查结果,你在这里看着小徐。”而后微笑着看着徐文茵,“比赛加油。我们不接受任何诽谤,拿出你的实力去反抗。”

在苏指导和领导走后,徐文茵慢慢停住了抽泣。

“好了。徐文茵,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站起来。他们敢这样做就要付出代价,我们不再是从前的我们了,在他们日复一日的打压中,我们已经长成了任何人都不能随意欺辱的存在。”

“从前那些招数不再适合了,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实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