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暴风雨来临之前

/

酒店

几乎是在蓝馨宁刚走没多久,陈述就睁开了眼睛。相较于几天前,她比赛之前状态的精神饱满,陈述这会儿虽然睡眼惺忪,但也能看的出眼底的憔悴。

面前的邓艾睡得正香,因为她本身就是浅睡眠,所以看见还在休息的邓艾,轻声喊她:

“邓艾?…邓艾?”

见邓艾正睡得踏实,叫她几声都没有反应,陈述这才放心。一边拿起放在身边的手机,按了那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起,那头明显是没有休息,特意在等着她的电话。

果然,对面几乎是在接通的一瞬间,就笃定的说了一句话。

“陈述,我就知道你会打过来的。”

/

事情还要从陈述无缘高低杠预赛前八那天说起。

刚刚结束要比赛,陈述几乎是很不耐烦的离开了比赛场地。

几乎是在她刚踏出体操馆,周心妍就来了电话。

本来因为她心情不是很爽,陈述无视了周心妍的电话。但是突然想起周心妍因为身体原因根本没来奥运,陈述心里诡异的平衡了。再电话又一次响起,她鬼使神差的接通了。

“陈述。”对面传来周心妍熟悉的声音,陈述只静静的听着,也没有回应。等周心妍唤了好几声她的名字,陈述这才不急不慢的回应她。

“怎么了?”

周心妍并没有因为陈述的态度感到不爽,已经出院的她住在自己租的房子里,下意识忽略了那边陈述不经心的态度。

“这个成绩,你很不服吧?”

不可否认的是,周心妍说的这话确实引起了陈述的共鸣。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根本不相信周心妍给她打了那么多电话,就只是为了那一丝丝的“同情”?显然不是。因为周心妍接下来的话让她过于震撼,甚至大气不敢出一下。

“我知道你很不服。陈述,我们是一类人,我很了解你。”

“哦?是吗?”

陈述并没有接话,对她的话也是保持着适当的回应,她很好奇周心妍会讲些什么。

其实,周心妍跟她一点都不像。

别人不了解周心妍,但跟她同期的陈述可是过分了解她,甚至超过了解她自己。别看周心妍以所谓的“体操小仙女”营业那么久,可实际上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当年跟她们同期进国家队的女生,那个叫什么冯煦煦的女生,如果放到现在,肯定已经拿过国内外的大满贯了。可惜,不知道周心妍使了什么手段,直接把一个冠军种子给逼走了。

当时冯煦煦甚至哭着喊着说是周心妍陷害她,可最终的结果却是鉴定为冯煦煦“精神错乱”,被移交到精神疗养院。

陈述看到所有人都在说是冯煦煦做错的时候,周心妍脸上那一抹诡异的笑之后,就知道周心妍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没想到周心妍主动联系她,倒是让她意外多于好奇。

“我知道你很不服。但是陈述,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不应该这个成绩呢?我想你应该也能知道,徐文茵之前也掉过杠吧?”

“跟她有什么关系?”

陈述甚至都不想再听周心妍胡说八道了,这会儿周心妍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她想尽快结束这段谈话。

“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没事我要回酒店了。”

周心妍气急,但看到面前的资料还是压住内心的烦躁。好看的脸上写满了算计,面对不礼貌的陈述反而更加盛气凌人。

“如果我告诉你,徐文茵能获得预赛第一是有原因的呢?如果你知道徐文茵的妈妈去大恩寺就是为了帮助她夺得预赛第一,你还会觉得你掉杠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吗?陈述,你再仔细回想一下,比赛前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动作。你再看看跟她同屋的辛阿琪,是不是连预赛前八也没能进?你真以为她是凭实力进入预赛第一的啊!”

不可否认,周心妍的话确实引起了陈述的回忆,虽然陈述是无神论者,但她仔细回想了一遍徐文茵在比赛前的动作,怎么想都觉得诡异。

“你如果不信,可以去看看直播回放。徐文茵在比赛前甚至走路都在比划着什么,而且嘴里一直念念有词。高低杠比赛之前,能看到徐文茵去拥抱辛阿琪的时候,手指在辛阿琪头上敲了几下。陈述,你不信可以自己去查,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想不起来吗?”

周心妍清纯娇美的脸庞上紧紧皱着眉头,甚至因为激动,脸上泛起丝丝红晕。

陈述仔细回想了一下,突然灵光乍现!她想起来了…

“徐文茵…在我上场前特意跟我击了掌,还在跟我击掌后立刻就握成拳头跟我肩膀击了一下。”

周心妍那边显然十分满意,轻笑一声。

“这不就是了?陈述,我根本没有生病,是徐文茵的妈妈找了关系把我送进来的。她拿了我的名额,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听到这里,陈述反而又不确定了。她总感觉周心妍有些奇怪,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周心妍又说道。

“如果不是她,你高低杠肯定能进预赛前八的。陈述,你真的就甘心吗?”周心妍真的是抓住了陈述的心,她几乎是循循善诱:“如果不是她,可能你高低杠就有机会拿金牌了啊。陈述,你可是马上就要退役的人,再没有成绩,你以后退役了该怎么办?别担心,我们只是让坏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而已…”

周心妍说的那些话让陈述毛骨悚然,她难以置信周心妍竟然能有那么过分的计划,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挂了电话。

良久,周心妍的微信消息才弹出来。

周心妍:陈述,我等你的电话。

/

再说餐厅吃饭吃的正香、毫不知情的三人,丝毫不知道有一场大阴谋正在向她们逼近。

吃罢饭,三人一起去了体操馆候场。

杨邦媛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苏指导由于身体原因,上午无法到场,昨天晚上在微信群里已经跟大家解释过了,顺便还预祝三人取得好成绩。

其实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战术性指导了,拼的就是心态。

杨邦媛很相信徐文茵和赵洛希,就是有些许担忧蓝馨宁。虽然蓝馨宁这次很幸运的挤进了预赛前八,但是她向来成绩发挥不稳定。

就跟考试的定律一样,四五次次考试失败肯定在接下来的一次考试发挥超常,而后在接下来的考试中又是四五次发挥失常。虽然蓝馨宁上次高低杠预赛发挥的不错,但杨邦媛实在是担心她今天的比赛。

见三人一起过来,还是忍不住看向蓝馨宁。

“小蓝,我正要找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