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压迫感

在徐文茵的强烈抗议下,两人终于结束了那些调侃。好在两人还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三人才继续吃下这顿饭。

虽说三人不再讨论这件事。在座位上,徐文茵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想起这个热搜。

/

等到三人一起回了酒店,趁着辛阿琪和赵洛希去隔壁房间找蓝馨宁的空闲,徐文茵才打开微信。

她和郑冕的聊天还停留在高低杠上场之前。

郑冕哥:茵茵,我下午有些事情不能给你解说了,祝你高低杠马到成功!加油!

XWY:没事!去忙吧。

甚至连高低杠项目预赛排名还不错,徐文茵都没有再发给郑冕。两人只差了五岁,但是好像郑冕总把自己当作小孩子看。

徐文茵本来是想要发热搜给郑冕的,但是又怕郑冕不知道这事,显得自己很掉份。

在纠结了好久之后,徐文茵还是没有把热搜这事发出去。

前后翻着看看,其实没多少人给她发信息,基本上都是国家队的群,或者是家人群。

还有很多初中同学发来的祝福,基本上都是已读不回。

徐文茵虽然已经很忽略徐韵致的消息,但“25”条新信息提醒实在是让她心力交瘁。

点开徐韵致女士的微信,一条一条的看过去,简直要让她窒息。一直往上翻,才发现徐韵致女士最早发的那一条,是她还没受到网络上的人骂。

徐韵致女士:徐文茵你长出息了是吧?你知道人家怎么说你的吗徐文茵,说你这副德行像杨明月那个女人哎,你多给我丢人!我养你这么大你像她?

徐韵致女士:被骂上热搜了?说什么我滥用职权。徐文茵你能不能长点心啊,你还去看人家比赛,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

徐韵致女士:徐文茵你怎么老是要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就这你还好意思天天跟我对着干?老妈是你监护人,你什么事不得我来替你办好?还说你抑郁了,我看你就是闲的了。赶紧给我去训练,连个冠军都拿不到?

徐韵致女士:我回BJ了,大师说你七八月里有一劫,给你求了点东西,已经放你房间了。

徐韵致女士:你又跟你小姨说什么了,你姥爷现在都不让我给你打电话,我就想问问你,我是不给你吃还是不给你穿了?我虐待你一点了吗?

徐韵致女士:徐文茵你怎么还不回我?把我删了吗?最近热搜怎么这么多?你竟然向杨明月的方向发展吗?徐文茵,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进娱乐圈,我就死给你看!

徐韵致女士:徐文茵,翅膀硬了是吧,我的消息你现在是一条都不回复了啊,可真行啊你,跟你那爹简直是一个样,那你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妈妈吧。

徐韵致女士:今天跟你小姨一起去公安局了,本来这种事需要本人来办理的,但是考虑到你是未成年,又是公众人物,我作为监护人帮你填了材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文茵你看到赶紧回我。

徐韵致女士:跳马预赛第一?我听你小姨说你又上热搜了,你又不是娱乐明星,怎么老上热搜?这种热搜没必要。

徐韵致女士:高低杠预赛也第一?你要早有这劲头,个人全能第一还能是邓艾?就你那转体两周半就直接把她淘汰出局了。什么时候练得两周半?

徐韵致女士:徐文茵,你妈妈养你这么大,你现在连微信都不回我了是吗?

最后一条看完,这些天刻意忽视的感觉又压了上来。

徐文茵只感觉自己这会儿很是胸闷,她对徐韵致女士真的真的只有敬和怕。就看完她发给自己的微信,都能让她压抑的要命。

徐韵致女士提了两次的那个杨明月阿姨是薛长庚续娶的老婆,给薛长庚生了两个儿子,同时也是娱乐圈那个年代很火的美人,最近还出演了一部大女主戏。

徐文茵不明白徐韵致女士为什么又开始提到她,明明家里已经好久没提到杨阿姨了,上次提到杨阿姨还是在她生薛皓轩的时候。

提起杨明月阿姨,徐文茵甚至有那么一瞬希望自己能成为她的女儿,而不是徐韵致女士时不时的辱骂和责怪对象。

至少偶尔去爸爸家里,能看到杨阿姨跟两个弟弟关系都不错。而她跟徐韵致女士的关系简直像是领导和属下。

一想到这儿,本来想回徐韵致消息的她瞬间就偃旗息鼓。但是又不能不回,已经三四天没有回徐女士信息,如果再不回,搞不好徐韵致就直接买票来东京了。

只要是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徐文茵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打字开始回信息。

XWY:妈妈,我最近太忙了。

XWY:这几天要准备个人单项的比赛,没有及时回复你。对不起。

XWY:我也不想上热搜的,主要是这个比赛是直播性质的,而且是全球联播的,外网也有这样的。很多。

XWY:我最近一直在训练,那些热搜影响不了我,没关系的。听说撤热搜还要花钱的,反正我也不会听那些网友说什么。对不起妈妈。

XWY:我下次会注意的。

等了好久,见徐韵致还没有回信息,徐文茵这才去洗漱。

到晚上十一点多,徐韵致才回信息。

徐韵致女士:嗯。今天跟你小姨去公安局看了,基本上已经锁定那几个人,那些人都是东莞的。徐文茵,你什么时候跟东莞的人结过仇?

徐文茵仔细想了下,她除了全锦赛去过东莞之外,跟东莞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XWY:没有啊妈妈,我根本不认识东莞的啊。

想了一圈自己的朋友圈,还是没有东莞的,索性就放弃了。徐韵致女士最后放狠话让她注意安全,两人的聊天终结。

/

东京•神奈川酒店

喻平安和郑冕在酒店房间里面面相觑。

两人是大学室友,当时在宿舍关系向来不错,又同时进了央视实习,后来喻平安成了驻日记者,郑冕是新闻联播主播。

时隔两年,两人在东京再次相见。

本来在奥运上还是能见到的,不过喻平安非要邀请郑冕到酒店聚一下,而且是在郑冕在看徐文茵高低杠比赛的时候。

本来打算来了就对着喻平安一顿暴打,但是面前那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还是让郑冕有些错愕。

“你…你怎么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