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采访

杨邦媛笑过之后还是提了一句陈述。

“陈述个人单项没表现好,但是团体赛的时候很出彩。”说着还看向苏姿雪,笑着对她说:“如果不是年纪的限制,陈述应该走不低…”

轻声喃喃道:“可惜了。”

“没有什么可不可惜。是她自己作的。”

苏姿雪全然不顾几个年纪小的还在一边,直接就冷了脸色。

她向来是看不惯那种自以为是的家伙,陈述偏偏就自视甚高到了极点。

“待会儿央视记者还回来采访咱们,徐文茵和蓝馨宁你们两个稍微等等。”

“邦媛你也等着,咱们一起接受采访。”

苏姿雪接到了总队的消息,又跟几人说了,得到了几人答应这才去想陈述的事情。

想起陈述作的那些事情,苏姿雪都觉得这次团体赛成绩不好或许是她拉了后腿。

陈述走的很快,也没听到几人在后面提到她。

不过就算她听到,也不会关心这些。

想起陈述做的傻事,苏姿雪就气不打一出来。

当年的陈述可是比邓艾实力都要强,甚至在那几个名气很大的体操运动员都比不过她的实力。

可惜啊,乱花渐欲迷人眼。人一旦红了起来,就开始忘了初心忘了自我。

全锦赛崭露头角,全运会风头无人能及,当年的运动员年龄断层太大,导致陈述被捧的太高了。

什么所谓的“体操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自由体操无冕之王”,“高低杠女王”,“年纪最小的世界冠军”诸如此类的“无良媒体”乱捧,导致还未曾见过太多世面的陈述以为自己真的是体操界的一姐了。

甚至从那里开始,就不再专注于训练,而且开始接商务代言,不停的拍广告,不停的邀约让她一年几乎赚的盆满钵满。

随着名气逐渐增加,粉丝过了百万,而她似乎也忘记了自己本来的身份,队里的训练几乎没来过,甚至连奥运都不准备参加了。

苏姿雪和当时的教练可劲儿的劝她,陈述甚至觉得她们阻碍了她的成名之路,发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来误导公众,让当时的教练直接被网暴。

好景不长,她不记得自己的本来的身份,但是网友都记得。

网友本来捧她也是因为她是体操界的扛把子,可是由于自己作掉了去奥运的机会,导致后悔莫及。

当时与她同期的章萌,在奥运上拿到了世界冠军,同时在高低杠上获得了单项冠军。

当时的国乒、举重、游泳、击剑等多个领域都拿到了世界冠军,全民跟着狂欢。而那个甚至连奥运也没参加的陈述直接被网友遗忘了。

热度掉了,粉丝一夜蒸发,代言全部流失,陈述才明白自己失去了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也回到国家队开始训练,可以单项的预备人选已经开始训练了,个人的位置上由邓艾、周心妍等同龄人把持住,无奈只有退出和转练团体的机会。

陈述决然的选择了团体赛,那个她本来最看不上眼的、在镜头里甚至连每个人脸都记不住的团体体操,她成了其中一员。

随着邓艾和周心妍逐渐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在国际比赛上崭露头角,跟队员关系向来不和的陈述也悄无声息的被退回了省队。

在一年多的沉淀之后,再次进入了国家队。

可是年纪也已经限制了她的发挥,虽然跟辛阿琪几人训练也看不出陈述的年龄比较大,但一些动作她根本做不来。

每次想到这里,苏姿雪都觉得有因必有果,因果是循环往复的。

看着正自拍的徐文茵几人,苏姿雪还是提了一嘴。

但是又怕几人年纪小听不懂自己的话,才选择跟杨邦媛说。

“邦媛,你知道陈述之前的事情吧?”

杨邦媛看着她点了点头,虽然国家队的教练已经换了四五个,但是对目前队里队员的基本情况她也是了解的。

“那就好。陈述的事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你应该注意点,毕竟她也是成名过的。只是接受不了诱惑,加上年纪太小就误入了歧途,导致一代新人根本没有起来的资格。”

“我跟你说这些,你应该也能分析出来。但是徐文茵她们,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杨邦媛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

等到央视记者过来时,几人已经等了半个小时。

穿着浅褐色风衣,带着墨镜的人弗一出现就笑意盈盈的开始道歉。

“我来晚了。今天下午击剑那里夺冠了,在那边拜访了。”

陶莺莺笑容满面的看向众人时,众人也在打量她。

徐文茵早就从郑冕那里知道今天下午他有事情,不能来采访了,也没觉得有多失落,但心里还是有不舒服的。

看着飒爽的酷姐姐出现,不由得觉得央视真会选人,心里的不愉快也就消散了。

“本来是打算做个集采的,但是时间还可以,不如我们做单采吧。”

陶莺莺将机器放好,跟苏姿雪商量起来。

“记者同志觉得怎样比较合适,我们就听安排就行。”

“那我就直接单采啦,从苏前辈开始吧。”

不知是徐文茵的错觉还是怎样,她总觉得这个记者姐姐看了她好几眼。

陶莺莺几乎是从头到尾笑着发问,但问出来的话也特别有话题。

等到采访徐文茵的时候,因为采访的苏指导和杨队的话题都比较容易说出,徐文茵也笑着准备。

“徐文茵,你觉得这次拿到双第一是偶然吗?”

陶莺莺问出这句话之后,徐文茵先是愣了一下,才回答道。

“不能说是偶然吧,我觉得都是努力的结果。这肯定跟我日夜不分的训练是离不开的,还有教练和指导的细心教导。”

不知为什么,徐文茵总觉得陶莺莺这会儿的笑容有些许的假。

如果她知道假笑的模样,大概就知道陶莺莺这会儿的表情有多僵硬。

“那么,你的队友都没有进前八,你是怎么想的?”

徐文茵再次被记者的话整蒙了,她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她。

“不是没有进入前八。这次预赛大家表现都挺好,可能竞争比较激烈,我可能就是在前面比赛占了优势。馨宁更是在这次比赛中拿到了第三的好名次,我觉得等决赛的话成绩应该会更好。”

“而且我的队友像阿琪,洛希这些都是非常非常努力的人,我相信她们一定会有很好成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