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双第一

“知道了知道了。”

杨邦媛笑得合不拢嘴。

“这次做的不错。”

向来挑剔的苏姿雪这次也带着笑意。

“差不多能冲进前八。”

杨邦媛边看着场上的比赛,边跟几人说道。

“我觉得也是。”

苏姿雪在一旁自然搭话。

“就是陈述有点可惜。”

“是啊,本来年纪有些大了。身体条件什么的有些限制了。”

杨邦媛很可惜的摇摇头,体操队能出来的人实在太少了。

“回去还是要多练练那些十几岁的,要往冠军方向那儿培养。”

虽然苏姿雪已经要退休了,但还是很关心国家队的未来。

“这次找的那几个都是好苗子,可以先让她们练团体。”

杨邦媛本来也就有这个想法,但是还是有些不太敢做决定。

“那我回去得打申请,跟督导申请让尤喜乐和唐不言她们练团体。”

尤喜乐和唐不言是才进入国家队不久的小孩子。

年纪也不大,平时都是很能吃苦训练的。

这一轮也就选进来七八个那个年龄段的,等奥运过后的全民运动会上还会再挑一点。

到目前,国家队运动员里资历深的有邓艾、陈述几人,都是即将退役的。

还有资历浅,目前正处于黄金时期的就是徐文茵、周心妍、辛阿琪等等。

国内女性体操运动员是特别吃青春饭的,几乎是二十多岁就退役的有大把人在。

能坚持到二十三四的人退役也不多,年龄断层太大了。

再加上训练水平不一样,和自身的天赋什么的加持,个人和团体都比较难选。

杨邦媛一想到这儿就想叹气,本来这烂摊子也是柯曼窈留下来的。

反而她还有怨言了。

“怎么,现在教练还不能安排队员的训练和资格调动了?”

苏姿雪从几年前基本上就属于半隐退状态,所以这事也就更加明目张胆了。

杨邦媛叹了口气,如果依靠苏指导,那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去年就有督导这个职位了,基本上谁练什么都是督导决定的。”

杨邦媛提起来这事还觉得非常膈应,明明作为总教练,却连安排队员训练个人或者团体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她在国际上名声有了,但到了国家队还是得受气。

“还有这种事?那我可得找老葛聊聊。督导叫什么来着?”

苏姿雪脾气向来不好,遇到这事儿更是忍让不来,当场就要给老领导打电话。

葛嵘是他们队的上级的上级领导,跟苏指导关系向来不错。

见苏指导这下真的生气了,杨邦媛这才知道她是真不知情的。

也不再带有试探的意味,反而是更加真诚的解释起来。

“苏姐,你不知道。葛局今年就被调到了别的部门,新上任局长的是原来文化办的彭主任。”

也不知是彭主任的大名镇住了苏姿雪,还是老熟人葛嵘的离职让她过于震撼。

苏姿雪反而沉默起来,嘴角紧紧抿着。

杨邦媛见状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再次解释道。

“我跟彭主任反应过督导的事,但彭主任那里说让服从安排。”

“也就是多了个督导,没什么大事。”

见杨邦媛已经忍住情绪反而过来安慰自己,苏姿雪也冷静了下来。

“我跟彭主任也是老朋友了,等回国了我去跟她喝喝茶。”

两人不再说这些,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在了场上。

此时场上辛阿琪的比赛也让两人没心情观看。

良久,苏姿雪才回了句。

“我会考虑组织的调令的。”

似是想到了什么,又说道。

“邦媛。这两年,辛苦你了。”

本来之前因为督导的事,杨邦媛已经焦头烂额了好几个月。

再加上来奥运,那几个孩子都被督导管理着,有几天夜里她都睡不着。

生怕那个叶督导胡乱给那几个好苗子安排任务,万一再出个什么意外…

每次一想到这里她都不敢继续往下想。

甚至还因为这个事,多少有些迁怒苏指导。

这会儿听了苏姿雪认真郑重的话,心里反而舒服了许多。

“我只是做了我的本职,您言重了。”

苏姿雪看向已经准备下场的辛阿琪,不再说那些。

转移了话题道。

“辛阿琪也是好苗子,等陈述退役了,就让周心妍填这个位置吧。”

苏姿雪看向已经冲下台到徐文茵旁边的人。

后者还递了毛巾过去。

“周心妍不合适。”

杨邦媛解释道。

“我也挺喜欢心妍那丫头的,但她一直是练个人的。”

“突然给她变更了工作,她肯定会不满的。”

杨邦媛微微叹了口气,她也没办法。

“目前人事调动还是得跟叶督导报告,而且心妍也快退役了。”

“心妍是有粉丝基础的,把她从个人调到团体。肯定会引起一些动荡的。”

听到杨邦媛这样说,苏姿雪也有些意外。

但也能理解。

“我想岔了。”

“原以为她年纪小一些,可以跟辛阿琪她们一起玩。”

“主要是心妍这丫头,心思太多了。在个人上就多少有些限制。”

她顿了顿才又接着说。

“我还是想让阿琪多带带她,也不是说阿琪水平比她高。主要是阿琪这丫头心态好。”

“嗐。”

苏姿雪遂也不再说什么。

两人不再说话,只专心看场上的比赛。

偶尔也跟几步远的辛阿琪几人说些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却也没人注意到,她们身后正低头喝水的陈述,眼睛里尽是怨毒和气愤。

在有人经过的时候,飞快的转换了情绪,改为了面无表情。

/

因为蓝馨宁是最后一组参与比赛,因此在她比赛完下场就开始公布得分了。

因为两人谈话的时间没怎么关注比赛,杨邦媛跟苏姿雪还以为徐文茵只能进前八。

结果在裁判宣读完蓝馨宁两人的得分之后,徐文茵以绝对的分数优势拿到了高低杠预赛第一。

陈述因为手滑,被扣了分,也无缘于预赛前八。

这是两人早就意料之中的,反而没多惋惜。

而两人也同时期待的辛阿琪无缘预赛前八,反而是蓝馨宁作为一匹黑马,以16.5的好成绩直接夺得预赛第三。

见蓝馨宁笑着过来,杨邦媛也笑容满面的看着她。

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

“可以,表现不错。决赛可要加油。”

苏姿雪则是赞叹不已。

“没想到杨队让你们全力以赴,还真的拿了好成绩。”

而后看向笑得同样开心的辛阿琪,打趣道。

“阿琪这次表现也不错了。”

辛阿琪自然是顺杆子爬的极快,立马就抖了起来。

“那可不是,我这次可是是出了苏指导大抛环!”

她抖了一个机灵,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不曾想陈述非但没有表情,反而直接走了。

在背过几人离开后,她眼睛里充满怨恨。

手指尖将手心掐的泛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