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安慰

从体操馆回酒店其实很近,差不多过两个街道加上一个小公园。

就这么近的距离,徐文茵硬是走了一个小时。

其实在她走到公园那里就忍不住了,眼泪不值钱得往下掉。她擦了又擦眼泪,还是觉得自己太过幼稚了,不够成熟。

至少她这次在面对这么大的恶意时,没有任何办法让自己变得无视那些人的评论。

甚至看到网友铺天盖地的恶意之后,就难过的什么也做不了。

/

徐文茵回到酒店没多久,就见到了匆匆赶来的郑冕。

“茵茵,你没事吧?”

郑冕看着在路上已经哭得眼眶红红的小丫头,就格外心疼。他跟徐文茵两家关系还不错,他也知道徐文茵的母亲虽然强势,但只是对女儿这样。所以才会在看到热搜后从篮球馆那里赶回酒店。

“我…”

见到郑冕过来,并且还特别关心和紧张她,徐文茵心里绷紧的那根弦骤然一松,整个人扑进郑冕的怀里大哭。

“唔根本不是那要个…(我根本不是那样的)…”

徐文茵断断续续的抽泣,郑冕轻轻拍着她,“我知道。茵茵,我们先给徐阿姨打个电话,这件事情毕竟也牵扯到她,先回房间。”

等到两人到徐文茵住的房间,徐文茵也差不多冷静了下来。

不好意思的离开了郑冕的怀里,小声道:“对不起郑冕哥哥,我太难过了才这样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嗐,”毕竟是郑冕从小看到大的妹妹,他也没想太多,见到徐文茵轻声解释也没当回事:“你跟我客气什么,但是茵茵,我们首先要把你这事解决一下。你是怎么想的?”

徐文茵其实也不知道她自己是怎么想的,只觉得这会儿脑子很乱很乱,什么事情都想不到。

“我不知道…郑冕哥哥,大家都在骂我,甚至让我退赛。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妈妈她真的不是那种人,我也不是…”

徐文茵已经有些许暴躁的开始乱挥着手,甚至开始报复式的捶向自己。

郑冕见她一回忆到这里就要崩溃,情急之下抓住了她一再伤害自己的双手。

“茵茵!”郑冕加重了声音,而后又恢复以往的温和:“茵茵,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阿姨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那些造谣的人是能接受法律的制裁的,我们还是先跟阿姨交流一下。”

在郑冕温热的手掌包围下,徐文茵似乎也有了力量。她冷静了下来,却还是语带哽咽得回应道:

“好。”

徐文茵拿出手机,能明显的看出她手在发抖,但还是在郑冕的注视下按了那个号码。

电话那边很久很久没有人接,徐文茵跟徐韵致女士打不通电话,只好给远在BJ的小姨徐宛知打了电话,只听那边“嗯”地一声振动。

“茵茵?”

徐宛知致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徐文茵“嗯”了一声。

“小姨…”

听到徐宛知的声音,徐文茵就忍不住落了眼泪,她受了委屈也只敢在徐宛知面前哭,换成是徐韵致她肯定不敢的。

“茵茵,我知道你的事了,你别着急。我跟你小姨夫已经在你外婆家商量这事,而且联系你妈妈了。”

“我们会报警的,你在东京呢就什么也不要想,好好训练,还有个人单项比赛呢,争取拿个金牌回来堵住那些人的嘴。身正不怕影子斜,脚正不怕鞋歪。我们没有做过的事,谁也不能污蔑我们,乖乖,你好好的哈。”

远在BJ的徐宛知此刻心疼坏了,她自小疼到大的徐文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那当妈的竟然还想着打电话过去骂她。

还好那个糊涂姐姐被她们老爸给骂了一顿,这也是徐文茵打电话给徐韵致没接的原因,还在山里的徐韵致正在被老父亲徐振先电话批评中。

徐文茵不知道这些,但听到徐宛知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还是忍不住落了眼泪。

“小姨,我知道啦,谢谢你还有小姨夫和外公…”

“你这丫头,”徐宛知嗔到,“我们都是一家人,什么谢不谢的,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到时候你等着结果出来就行,乖乖啊,在东京要好好吃饭,好好训练,前几天我去法国出差了,回来又是核酸又是隔离的,硬是把庆祝你获奖这事给拖到了今天,回来小姨请你吃大餐!”

“好,那我可就等着小姨的大餐啦。”

徐文茵又跟徐宛知说了许多其他的事,虽然徐宛知确实是在努力转移徐文茵的注意力,也确实有效果,至少在挂完电话之后,徐文茵没有再难过了。

郑冕跟徐文茵是一同听得徐宛知的电话,见她已经从情绪里走了出来,郑冕忍不住打趣道:“小丫头,白瞎哥哥这么疼你,还是跟你小姨亲。”

“哥哥跟小姨不一样的。”

徐文茵撒娇道:“哥哥吃小姨的醋做什么,哥哥永远是茵茵最最最喜欢的哥哥了。”

“好了,不逗你了。茵茵,既然宛姨已经准备报警了,你就好好准备训练,等你个人单项那天,我去给你解说。”

郑冕的许诺让徐文茵霎时开心了起来,不负刚刚的阴霾心情。

“哇塞,能被郑大主持解说比赛,我也太幸福了吧。”

徐文茵并不知道她个人全能也是郑冕解说的,郑冕反而笑了笑没有说。

他之所以这么帮徐文茵,不仅是因为她是他看大的妹妹。因为徐文茵在郑冕无助的时候帮过他,所以他才会这么心疼徐文茵。

/

等到郑冕走后,徐文茵收拾好了心情准备训练。

在到楼下一楼训练室的时候,徐文茵碰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天色朦朦胧胧地黑了下来,已经过了七点。

徐文茵跟辛阿琪她们一起吃过饭后才预约着一起来训练,因为团体赛成绩不好,国家队女子团体体操没有获得名次,几人心情都不怎么好。

辛阿琪跟徐文茵一起下来训练,也知道了徐文茵的家人的解决办法,两人正在说着走向更衣室。

却被面前面容娇好却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姑娘拦住了去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