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51不对哦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35字
  • 2021-09-20 19:34:30

“嗯··,其实你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撤出来”辛匴棣很严肃的对戈安出大了自己的分析建议“做这个选择是因为龙国如果保存实力,在接下里的鹰国不论做什么计划和动作,都会忌惮龙国的存在,因为咱们没有受到损失,鹰国、蛇国。牛国等帝国联盟,不论是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和执行什么严格计划,都会下意识的考虑到龙国的反应,他们就会减少或者放弃某些危险容易暴露的计划,所以不论是受损失的其他帝国,还是鹰国和他们盟友都会需要咱们,这样咱们就会占到有力的位置。”

“可以,安全是第一位的”戈安根本就没考虑,直接同意了辛匴棣的提议“雷吼,你们三个趁现在鹰国他们没注意,而且局面混乱的时候赶紧撤出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小爷不同意”幸运十分憋屈的直接推翻了戈安的计划。

所有人一愣,困惑的看着幸运怎么忽然转画风了?这孙子可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啊!

“你还有什么建议?”辛匴棣鄙视的笑声丝毫都不遮掩。

“现在这种局面咱们还是在暗处的,处于有利的一方,这种情况下直接就撤退不是我们战忽局的作风”幸运丝毫不在意四个人的态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别忘了,咱们还有一张牌没打出去啊”

“啊?咱们还有牌?”雷吼懵逼了,难道还有藏的暗手。

“哎!先说好啊,我肯定不会再给你们增派人手了,好家伙,就你们仨,幸运就直接弄没了一座菠菜场,这要是再多几个人,他敢给我把猴国翻天!”戈安义正言辞的直接说了底限,绝对不能让幸运手里再多人了!

“你这么一说,咋忽然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呢?”幸运一脸贼笑。

“还有事吗?没事赶紧撤出了,没事回来聊”戈安准备撤了。

“别别,说真的,还有一张牌,你们忘了”幸运赶紧制止戈安。

“哪张?”

“雷韧和宫策啊!”幸运理所当然的鄙视众人“你们咋还忘了自己的任务其中之一就是救出这俩货呢!你们还是不会是战友了”

“我特么!”集体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又特么让幸运这财迷给带沟里去了!救人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宫策和雷韧已经泪流满面了,恁咋才想起来涅,你个龟孙!

“你的计划是什么?”戈安忽然心惊胆战起来,这货的计划坑的不光是敌人啊~,有时候会无差别攻击!

“辛匴棣也说了,资料中伯恩已经把坑挖成了,现在就看咱们选择了”幸运邪笑着望着外面的鹰国别野“可战忽局的作风是谁让咱们做这种两害取其轻的选择,那么战忽局出手就是灭掉那个让咱们做选择的!!”

“哈哈,说的对”雷吼乐了“奇兵还没用呢,怎么就放弃了”

“那你们准备做什么”戈安开始思考火中取栗的可能。

“先让天罡小队分出人手去接应宫策和雷韧,资料中已经标明了这俩货的位置,不需要咱们去找了,直接让人去接回来就好,哎,从这是不是也看出伯恩手里的线索指向不是战忽局?否则他们不会就这么漏掉这俩货”幸运忽然想起来来这里的目的之一。

“嗯,可以下这个结论”辛匴棣同意了幸运的推论,目前的情况支持这个结论。

“逻辑上是没问题,但是不要忘了咱们这行的潜规则”戈安想了想,没有什么可以推翻的疑点。

“明白,凡所能见皆不是真相”幸运一眉高一眉低的邪笑。

“人接回来去哪?你要做什么用?”戈安没有没幸运再次转移思考方向。

卜粟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幸运,这财迷为了钱真是啥事都敢利用啊!居然为了电诈公司的钱,冒险要留下。

“直接去天罡队长那啊,先养好身体再说,这么几天了,估计丛林里不好受”幸运继续说自己的计划“你伯恩这么重视这里,辛匴棣也看了资料,伯恩已经把重兵调集到了这里,那么他的大本营是不是就没人了,让宫策和雷韧恢复战斗力之后,直接去掏他老窝!小爷还就不信了,他的老窝就没有点东西。”

“那你们呢?和你们没啥关系啊,你们直接回来都没问题”戈安纳闷了,这和你们不撤离留下有什么关系?

“我们必须留下啊,否则他们看不到龙国的消息,肯定会在老窝留一手的”幸运大义凛然的很“小爷觉着他们调来的这些黑色小组成员和联络方式就是很好的战果啊”

戈安一惊,是啊,如果能弄清楚这些人的情况,那不就控制了····不敢想了!戈安一想到掌握这个,鹰国还有秘密行动是自己不知道的吗!

卜粟一脸懵逼的惊为天人,财迷到这份上也是第一回见啊!

“不行!鹰国他们不是傻子,他们现在是全面的摸排,最后的阶段是只要有一点点的问题,他们就会立刻扣押!因为他们知道,留到最后,隐藏到最后的,藏的越深,那个人一定是大鱼!”辛匴棣很肯定这其中的危险!

“你很不对啊,哦~,小爷好像知道了点什么··”卜粟很疑惑的盯着幸运,忽然恍然明白过来的意味深长的笑了。

“什么情况?你又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了?”辛匴棣很茫然,不知道卜粟在说什么。

“某些人啊,在躲债哟~哈哈”卜粟幸灾乐祸的很开心。

“闭嘴!钱可以多分你一份”幸运十分果断的出价。

“不好使,嘿嘿,你看小爷是缺钱的人吗”卜粟一副你奈我何贱嗖嗖的贱笑。

“什么债,快说说!”辛匴棣和戈安太熟悉幸运的性格了,这孙子还会欠人债?不亚于鹰国认错道歉!

“欠一个女孩的,你说是什么债?”卜粟坏笑着直挑眉。

“哦~~,情债啊,说说,回来请你吃饭!地方你挑!”辛匴棣兴趣大增,摩拳擦掌的很激动“这孙子还有这种事?小爷必须报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