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30离开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40字
  • 2021-08-28 19:21:30

“多谢啊”幸运和卜粟歪歪扭扭的起身,把手里的筹码当做红利,扔给菠菜客们,还有愤怒的荷官。

“我们哥俩去下洗手间,你们继续”俩人端着盘子先去兑换现金道自己的账户,然后才去洗手间。

幸运和卜粟一起在一名老外的注视下走进厕所的隔间,幸运油腻的一捏手指“要不要一起来啊?”

老外浑身一哆嗦,裤子就湿了,直接就没尿完提着裤子就跑了。

尼玛!卜粟一脑袋黑线的看着幸运“自打和你认识了,小爷的节操就特么碎一地!”

“甭废话!”幸运直接伸手把卜粟推到了隔间内,‘嘣’的一声关上了隔间门。

这里的隔间很大,有点更衣室的意思,更或许是菠菜场为某些人的特殊服务。

幸运踩着马桶掀开了上面的天花板,从里面掏出一个背包,递给等待的卜粟。

卜粟直接找到里面的电子设备,开始整理调试。

幸运则开始化妆和换衣服,卸下已经伪装过的面孔,再次换上一张陌生的面孔。

还没等幸运换好衣服,卜粟把一个耳机和设备递给幸运“你来和雷吼调试”然后自己开始先化妆。

幸运穿上衣服,没有时间整理,直接开始和雷吼的频率对调“下雨天下雨天,我是巧克力。听到请回答”然后相隔三十秒呼叫一次。

一直等到耳机里传来“巧克力巧克力,我是下雨天”

幸运和卜粟对视一眼笑了。

“你们怎么样了?”雷吼询问两人的准备。

“可以出发”幸运和卜粟互相点头,示意可以行动。

“好,可以离开了”雷吼看着眼前的监控开始了。

幸运和卜粟弯腰直接撕掉鞋面,抬脚揭下鞋底的纹路,马上鞋子就变了样式还有纹底,扔到背后的背包。

“你先走”幸运看了一眼无人的卫生间,直接把卜粟推出。

卜粟犹豫了一下“好,烤肉摊见”

“走,有人到卫生间了”雷吼看着电脑上的分屏镜头,有人正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方向”卜粟低头和进卫生间的人擦肩而过,顺手把旁边的菠菜客帽子带走,戴在了自己头上,幸运则留在了隔间内继续等待。

“监视的那几个人正在交接,你和幸运有一分钟的时间差”雷吼看着监控几个人正打着手势和眼神交换,长时间的集中精力,会让人更容易疲惫。

幸运和卜粟离开这里会让菠菜场察觉,换装会让菠菜场莫名其妙出现的监视者摸不清,在一个就是自己也再加上一层伪装,这就是幸运和卜粟一定要换装的原因,也是一种未雨绸缪的防卫手段。

在有人再次进入的时候,幸运也和卜粟前后脚的离开了卫生间。

幸运身体紧趋着前面一对情侣的身体,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到最小,不让监控拍到自己的脸,在情侣转弯化换方向的时候,提前一步跨到了几个围着牌桌脸红嚎叫着开牌的人身后,低头静静的等待着,就像是正在看着牌桌开牌一样。

在有人开心有人愤怒有人气的离开的时候,不慌不忙的再次跟上骂骂咧咧往休息区走的菠菜客,顺手在牌桌上摸走了一盒不知道谁的雪茄。

幸运跟着往休息区走的同时扫了一眼现在的菠菜场,确认好大概的路线,掏出一根雪茄叼在了嘴上,然后在遮挡自己的菠菜客去休息区的时候恰好走到苹果机前,靠在苹果机上遮挡自己,伸手捂着打火机点烟,借此挡住自己的脸部。

冲一个好奇看着自己点燃雪茄的外国人示意,外国人一脸愉悦的打了个手势,很开心的接过幸运递过去的雪茄,掏出打火机的时候不小心掉落,幸运弯腰捡起“不好意思”

“没关系”外国人莞尔一笑,惬意的点燃雪茄。

幸运借此机会看了一眼手表,礼貌的告别。

贴着几个端着盘子,嬉笑着上班的兔女郎继续前进,顺利的走到了筹码兑换处,几个兔女郎掏出小费的筹码,开心的交给换碼员,相互说的自己今天的收入。

幸运顺势端起一个盘子上的香槟,站在监控死角喝着酒等待着。

顺利的跟着一群菠菜客躲开了最后的门口监控,看着门外的景象,完全和里面是两个世界,这里才是猴国的现状,尘土飞扬的老道路加破旧的城市外貌。

幸运走到正在那等待烤肉的卜粟那,冲老板友好的笑了下“烤好了吗?”

“还得再等一会,你想吃啥,再让老板烤点?”卜粟咬着手里的烤串吃的很香,头也不回的盯着烤肉。

“烤鸡和烤鱼一定要的”幸运都流口水了。

“呃~”卜粟很愉悦的接受了建议。

菠菜场的楼顶,雷吼关闭电脑收进包内,背在自己的身后,把钳在监控线上的线收好,把挖出来的监控线塞回,恢复成原貌,这才利索的从楼顶用绳索快速降落,顺手收回速降的装备,从无人的角落里走出来,汇入人群。

烤好肉的幸运和卜粟满嘴流油,伸手招呼一辆等待的出租车。

“先生去哪?”出租车司机当地人样貌,皮肤有些黝黑,带着猴国味道的问了一句。

卜粟没有说话,直接把一串烤鸡翅塞了过去“有饮料吗?”

“先生,什么意思”出租车司机回头看着后面的两人。

卜粟看了一眼司机“不吃给我”

“怎么看出来的”司机眉头拧着,接过去烤鸡翅塞嘴里,顺手指了一下储物箱“那里有喝的”

“你车里开了空调”卜粟笑着指指吹风口,很得意的指点。

司机很懊恼,因为他马上就明白了,当地人的出租车在停车等客人的时候是不开空调的,而自己则为了脸上的妆容不被汗水摧毁,只能看空凋。

幸运则一个劲的往自己嘴里塞吃的,丝毫不理会两人。

“你给我留点!”卜粟急眼了,自己当老师的时候,幸运已经把自己口水在烤鸡上流下了印记。

“这是钥匙和地址,雷吼在这里等你们”出租车司机把一个纸袋递给两人“还需要我们做什么,直接让雷吼告诉我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