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29扣子崩了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220字
  • 2021-08-31 09:45:15

“先生,这事可能不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这人冷笑着一挥手,示意手下想要动手。

“卧槽!小爷的第一次凭什么你说了算!”幸运气笑了“雷吼,动手!”

在场的所有人集体脑花沸腾了!现在的男孩子自我保护意识这么强吗?这个年龄怎么就对女孩没兴趣?什么时候男人对这种事情这么有抗性了?难道是我们来错了地方?还是我们太垃圾了?

雷吼直接一脚踹开纠缠自己的女子,然后迅速靠近幸运的身前,卜粟也麻溜的心有余悸的抱团,一抹额头的冷汗,小爷差点就节操不保。

一看要动武,这人反而克制了,伸手拦住了跃跃欲试的安保,一脸惊奇的看着幸运“你还是个雏鸟?!”指着卜粟“他也是?”

“咋了!”幸运理直气壮。

“那能理解了”这人挥手示意安保退下“可是我们必须规矩就是如此,你看?”

“那是你们的事!”幸运义正言辞的很有理“我们是来玩的,能玩就让我们进,不让玩,你赶紧送我们回去!”

“那你等我一下”这人头疼了,这事没遇见过啊,他们这群人不定就有什么关系,自己要是得罪了人那就没有好下场,赶紧去打电话请示。

不到五分钟,这人走了回来,一脸谄媚的笑着“那什么,那麻烦您过一下安检门,这总可以吧”

“那没问题”幸运也不为难这人“去哪?”

“里面,您跟我来”这人伸手引导。

幸运刚要进去,忽然站住了“等一下,雷吼,你就别进去了”

这人愣住了,这又咋了?

幸运轻蔑的扫视了一圈,对懵逼的雷吼道“小爷不信任他们,你去周围自己找个地方,如果小爷四个小时没给你电话,那就是出现问题了,你就赶紧去给小爷家里电话,让家里能动用军队的关系就用,不能用就直接让卜粟家里花钱悬赏,一个亿的赏金!记住喽,每过四个小时一个电话,要是没有就联系家里!”

雷吼瞬间明白了幸运的用意,这是让自己去做自己的事,而且很有自由度,点头,不给这人说话的机会,直接离开。

这人张了张嘴,无语的看着幸运,这货太特么不按常理出牌了!

终于被幸运折腾怕了,酒店迅速的安排这批菠菜客入住,也不再敢盘道了,这要是再盘道,估计这生意也不用做了。

关闭房门,幸运和卜粟往沙发上一坐,瞅着彼此气乐了,这酒店房间还不错,标准的豪华酒店套房,但为什么会气乐,那是因为酒店的房间内全是针孔!床头、浴室、电视、灯、通风口··等等,也许在普通人眼里看不出来,但是在幸运卜粟的眼里,简直就是摆明面上了。

“怎么样?”卜粟有些麻爪,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不知道如何在菠菜场不知情的情况下行动。

“明天先去外面逛逛,来一次猴国,怎么也得看看这里的风景啊”幸运随手开始扒猴国的特色水果。

“不先去菠菜场?”卜粟愣了一下。

“对哦,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幸运顿了一下,似乎才被提醒想起来。

卜粟抬手就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我特么提这事干嘛,这不是自己找事吗,赶紧道“我看··”

“睡觉,明天先去玩一把再说”幸运抱着水果就回自己的房间。

卜粟抬手在空气里直抽自己嘴巴子。

第二天,幸运和卜粟直奔菠菜场,大同小异了,电视剧电影里都有,模式是固定的,简单来说就是不能让菠菜客察觉到时间的变化,不能让他们有离开的心思,所以说,这里简直就是要啥有啥,吃喝拉撒全部服务到位。

这里的混乱也有秩序,只要你不在这里闹事,那么菠菜场不会出面,所以自然就有了可操作空间。

幸运和卜粟勾肩搭背的打着鸡血般的亢奋,菠菜场内没有窗户,通风却是良好,灯光璀璨到犹如不夜城,高大宽阔的内部犹如广场,丝毫不让你觉得是在建筑内。

“旁边桌的第二个位置,那个棕色长发的外国男”卜粟拿筹码的时候侧身和幸运小声说了一声,眼睛盯着荷官。

幸运也看着荷官,吃着手里的菠菜场工的免费水果,眼神却没离开过荷官的身上“苹果机那边的那个女的,外貌是本地人,但是不像是菠菜客,一直在盯着筹码兑换。”

“嗯,咱们后边的第四个桌子,那个金发的外国女子笑的有点假了”卜粟冲荷官微笑,扔出了筹码。

“看着荷官了吗?她的眼神不在菠菜客的身上”幸运故意把水果挤出水分,不小心的滴到筹码上,荷官依旧面无表情,这是注意力不集中的表现,而不是她专业。因为幸运推给她的小费,她是在幸运手里的筹码已经到了面前才冲幸运笑,虽然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差,但荷官对于小费的注意力不可能让她出现时间差。

卜粟和幸运随手点上一根烟,烟雾缭绕间,幸运面露一丝微猥琐的微笑,看着荷官继续道“苹果机的侧面,你忽视了角落”

卜粟手里的烟不自觉的搓了一下,后动了一下脖子,咯咯响的时候,余光瞄了一眼,嘴角微翘“有意思了,这风格像是蛇国的忍者啊?”

“是啊,这么一所菠菜场,居然有蛇国的忍者”幸运笑着冲荷官摇头“他们总是自以为是,你说蛇国笨吧,他们还有严密的风格,你说他们聪明吧,总是干出出乎意料的动作,就像是现在,没人会发觉异常,但是出现在这个场所,你说有问题吗?”

“看来这个菠菜场不只是有线索那么简单啊”卜粟舔了一下嘴唇,看着荷官也很银荡的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宫策的线索在这里出现,这里又有了不该出现的人,呵呵”

荷官感觉到了不对,幸运和卜粟的笑容和注意力实在是让人难以忽视,因为一直在窃窃私语,但却一直看着荷官,而且笑容逐渐有了猥琐的意思。

荷官拉回了自己的注意力,冲幸运和卜粟礼貌的一笑,然后很自然熟练的把牌发给两人。

幸运忽然抬手捂眼,却笑的很色狼的盯着荷官的胸前“哇哦~扣子崩了”

荷官下意识的缩手护在胸前,以为自己的胸口太过于汹涌澎湃,一个恍惚间,幸运和卜粟互看了一眼,没错,手里的牌看得一清二楚,不约而同的把筹码堆到了上面。

荷官的脸都绿了!异常愤怒的盯着幸运!

旁边的人很无语,这特么哪来的?你是正经来玩牌的吗?你信不信我们报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