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293消失的一点也不突兀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429字
  • 2022-06-05 19:56:52

“这娱乐圈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像小爷这样的,影视院校不多的是”幸运随意的解释道,嘴里不停的塞着酒店送的零嘴。

“要不是知道上学的时候,你开着豪车卖水给人挖坑的事,我都信了,就那些把豪车给你开的那些朋友,他们也不会让你混到这份上吧”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这种事谁说的清楚”幸运擦擦手“不过今天一看你,你这变化挺大啊,越来越好看了”

“那是你们上学的时候没眼光,姐我打小就是美人胚子”木易蜜嘚瑟的凹了一个造型。

“你这话说的没良心了啊,是谁借了豪车带着你去剧组面试的”幸运当时就不乐意了。

“好好好,我说错话了还不行”说到这个,木易蜜难得没有反驳,端起饮料“来,姐感谢你一直以来的信任”

两人愉快的交谈着,那边卜粟也没闲着,已经把木易蜜这些年的资料查的差不多了。

木易蜜,女,演员,电影学院,现在正在拍摄一个穿越剧···

“你去哪?我送你”酒店门前,木易蜜坐在车上问幸运。

“拉倒吧,你看看你经纪人那张脸,她都快怕死了,就担心有人看见,快回去吧”幸运一点也不在乎旁边坐着的木易蜜经纪人,耷拉着那张想要吃了幸运的黑脸,这要是被狗仔拍到了咋办?!

木易蜜看都不看自己经纪人那张脸,笑呵呵的一摆手“好事,那证明姐红了”

“确定是他?”酒店对面的建筑阴影里,有人盯着出门的幸运和木易蜜。

“就是那个男的··你认识他?”电话里机械音忽然反应过来,这个人的语气不对。

“不,不认识,你说他是临时演员?你真的确认?”阴影里语气里明显不相信“旁边那人要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木易蜜吧?一个女明星会和一个临时演员一起吃饭?”

“哦,他们是电影学院的同学,可以确认”机械音松了一口气。

“告诉你啊,可别坑我”阴影里警惕心起来了。

“放心吧,就是让你跟着他而已,又不让你干啥”机械音知道这些人为了钱,可能会做点什么,但还没到杀人放火的份上。

“没有最好!”阴影里这人语气里明显带上了些许的不相信“不说了,他离开酒店了,一个人步行”

“好,有事随时联络”机械音终止了通话。

幸运看着木易蜜的保姆车离开,掏出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的吐了出来,眼前的烟雾缭绕间眯着眼,梭视了一圈周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建筑阴影里这人站的位置,轻笑一声,姜太公钓鱼。

抬腿沿着街边走,随手往自己的耳朵里塞上了耳麦。

“有事说,忙着呢”卜粟的声音响起,还能听见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杂音。

“定位小爷的位置,有鱼咬钩了”幸运笑呵呵的也不生气。

卜粟立刻顿住了,卧槽!这么简单的鱼饵你们都没看出来?你们这些鱼咋就沉不住气呢!脸色那叫一个古怪,你特么神兽属性又发作了!刚要吐槽的卜粟立刻闭嘴了,神兽属性发作的幸运惹不起啊···

“立刻”卜粟哪敢废话,赶紧打开幸运的定位,冲小金做了一个手势,小金立刻明白,带着卜粟离开。

黑暗中,月色姣姣之下,若隐若现的星星藏在云朵后,几人能看得清楚?什么上不了台面的牛鬼蛇神都特么冒出来了···

幸运带着身后的人在乱窜,猛然间消失,身后的人立刻紧张,快步小跑着上前查看,正在四处乱看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个亮点在旁边的视线死角处闪烁!

幸运正靠着墙抽烟“找小爷?”

跟踪的人心里一惊!坚决不能承认“不是,就是路过··卧槽!”话没说完,就忍不住想抽自己,这算是不打自招吗!

“呵呵”幸运冷笑,抬腿向自己走过来。

“不是,你等会!”跟踪的人背后的毛都炸了!赶紧阻止幸运的行动,他怕再等一会自己就没机会了“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

幸运一挑眉“这个时候你就问这个?”

“停!停!”跟踪的人赶紧站在了亮处“我,夏侯”

“怎么是你?”幸运愣了一下,一脸茫然的望着夏侯。

这个跟踪的人是夏侯!幸运立刻恍然,夏侯是推出来明面上的棋子。

“我还纳闷了,怎么是你?”夏侯摸不着头脑“我的任务刚有点眉目,结果就摊上了这么个事,还说这是什么投名状,结果一看发现是你”

“什么投名状?”

“哦,前几天黑市不是让咱们给一网打尽了吗,但是因为是你们俩··”夏侯刚要吐槽两句,忽然想起了那几个不长眼的,立刻从心的咽了回去“咱们自己人都没想到,保密工作做的又好,他们这些人到现在压根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特别是他们去接头的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自然就有些慌了,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你,你可是那晚从黑市上出现过的,而且还拿着公知的手机”

“还有吗?”幸运明白了,这是想要从自己身上搞清楚黑市上的情况啊。

现在幸运,还有手里的手机,在黑市莫名其妙覆灭之后,都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下,就显得弥足珍贵了,目前知道的只有幸运从黑市上出来了!

“大哥,都说了,这是投名状,你觉得我能知道多少?”夏侯无奈的苦笑“我倒是根据他们的动作有了一点推测,那就是你手里的这个公知手机似乎很重要,大概是联络所有公知的一个联络端,像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是唯一的,他们想要重新掌握,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东西为什么出现在你手里,是帽子给的?还是你是一个诱饵?”

“不,不对”幸运皱着眉头否定了夏侯的推测“这个东西没那么重要,这东西现在或许是唯一的,但是他们不会不保留备用的联络方式,一定是有什么他们必须要找小爷的理由,或者是这次见面接头有什么其他的重要事情”

“呃··有木有可能是因为钱?”夏侯忽然想起来“我听他们私下里发过牢骚,说上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中断了公知们的资金,这次是上面带着资金来的,结果忽然就消失的莫名其妙的,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数千人,拿的钱少的数万,多的几十万。而且啊,上次就是负责这笔钱的消失的莫名其妙的,这次又来了,上面的人真急眼了,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不论什么招都使出来了,就为了一探究竟”

幸运顿了一下,这里面咋还有小爷的事呢?肇锶进去了,可不就断掉了公知的资金来源,不对,这和小爷有什么关系,人家肇锶明明是‘自首’!

“不对”幸运还是不太信“钱这个事不该这么小题大做”

“对,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负责钱的人为什么会总是这么奇怪的消失”夏侯眉头拧着疙瘩。

卧槽!小爷怀疑你在针对小爷,但是小爷没有证据,幸运听的脸都黑了。

卜粟在的话就不觉得奇怪了,那是他们不知道招惹了谁,有这么个财迷在,消失的一点也不突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