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277谁特么再敢说女子不如男?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1992字
  • 2022-05-02 19:48:23

“你准备怎么处理?”卜粟嘴里塞着零食,十分八卦的想知道幸运准备怎么给盛乡挖坑。

“呸!咱们是正面人物”幸运一脸正气的驳斥卜粟“有困难找捕快叔叔,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犯法的事咱们坚决不能干”

卜粟当时就懵逼了,卧槽!说得就跟你是个好人似的,你神兽的外号怎么来的自己了解一下。

幸运在卜粟的注视下掏出手机,直接打给了六扇门小金“喂,昨天就告诉你们盛乡这个人有问题,你们怎么还没给抓起来?你们办事这么拖沓的吗?小心投诉你啊!”

“???”小金。

小金看着幸运来电就有不好的预感,昨天晚上突然告诉自己说发现了一个逃犯,心态就有些不太稳定了,还没等自己查到什么有用的资料,没想到今天就开始质问,差点就想把电话给砸了,让你手贱的接电话!

“不是,我这不正忙活着比对吗,要知道十几年前,可没有什么监控什么的,只有照片不好·”小金解释道。

“你笨啊,直接拿基因比对不就好了,就算是十几年长变样了,这基因总变不了吧”幸运恨铁不成钢“等等,不对啊,基因你们早就拿到了,你还··是不是有结果了?”

“是,可以确认是逃犯,十几年前居然想抢六扇门的武器”小金也没遮掩“我们现在联系他作案的地方,他们整理一下案卷,然后把证据什么的发过来,我们六扇门要按照程序走”

“那你就看着一个逃犯活的这么享受?”幸运想了想,理直气壮的指责道。

“··你实话告诉我,这个盛乡是不是得罪你了”小金立刻就感觉到不对了,这也太心急了吧?

“你这是污蔑!”幸运当时就生气了“你就说他是不是逃犯!”

“··那倒是”小金立刻就明白了“那你等着,我们先抓人,确认是逃犯了,后边的卷宗之类的再说”

“那就行了,小爷亲自帮你盯着,防止他跑了”幸运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卜粟一脸蛋疼的看着幸运操作,这特么都学会借刀杀人了?!卜粟暗叹一声,尼玛,神兽都玩上兵法了,加上那只能用玄学解释的隐藏属性,还给不给人留活路了。

卜粟和幸运就这么跟着,看着盛乡在影视城晃着,卜粟那关爱绝症晚期的表情看着,有人给盛乡买了一杯奶茶“想喝什么就喝点什么吧”有人给盛乡送了一份零嘴“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有人递了一颗烟“想抽就抽吧”

幸运听着听着就愣住了,忽然就觉得这气氛不对了,左右看看周围热闹的人群“你给小爷打住!怎么感觉有点冷呢?你这话说的就跟咱们俩是无常似的”

“卧槽!”卜粟当时脸就黑了,惊恐的瞪着幸运“停!你别说话了!你不知道你这张嘴的威力?!你这么一说,小爷估计这孙子活不了几天了!”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我们还是俩童男呢!”两人同时闭嘴了,整个人都特么不好了!他们怕再说下去,别人不知道会不会害怕,他们俩先吓尿了。

天黑得很早,才下午五点钟,差不多就黑了,两边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看着盛乡返回了住宿的酒店,望着天边那抹红光,黑夜即将降临。

幸运和卜粟准备离开,三辆车停在了酒店的大门前,刚才还散落在街边安静的女孩们马上中毒了一样,活生生的丧尸围城有木有!

“谁特么再敢说女子不如男?就用这个烀他的脸!”幸运有些蛋疼的看着柔弱提不动一瓶水的女孩,扛着各种重达十几斤的各种招牌就发动了步兵技能,跟游戏里扛着盾牌的重甲战士一样冲了上去。

“卧槽!神经病都没这么快发作好吗”卜粟一脑袋黑线望着癫狂的女孩们,拥挤着往前凑,凑到那个压根或许根本就不想看你一眼,不在乎你什么样的明星。

“这是谁呀?”幸运指着招牌上的名字。

“不认识,没见过”卜粟茫然的摇头。

中间的商务车没有开门,先下车的是前车和后车,各自下来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眼戴墨镜的大汉,四个人把中间的车围成了一个圈,阻止女孩们靠近。

这个时候前车副驾驶下来一个女子,警惕的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耳麦里问了一句“有情况吗?”

“没有”四个大汉盯着自己的视界范围没有晃动脑袋,只是轻声在耳麦里回答。

望着这名女子,幸运和卜粟一愣,看着彼此“年灵在这里了?”

“戈安说过,年灵有一个身份是安保公司的,估计是有明星请的”卜粟想起来年灵某个身份。

“哦”幸运点点头,没有在意。

年灵警惕的看着周围,走到车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车玻璃,车门从里面打开,先下来是两名带着墨镜的男子,在他们站好之后,一名男子带着帽兜卫衣才从车上下来,戴着墨镜和口罩,看不清面部,一眼都不看周围丧失理智的女孩们,头都不回的往酒店里走。

首先跟上的是那两名同车的男子,前后车才来的男子没有立刻跟上,而是拦住了拥挤而上的人群,在他们进了酒店大门之后,这些人才跟上进入酒店。

“快看!姐姐好帅!”

“对对对,要哭了”

“太酷了,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幸运和卜粟瞬间得出了这个男子的基本数据,身高一米七六,体重最高六十公斤,身上喷了香水!尼玛,就没法说理,一个男人喷这么刺鼻香水?嗯?不对啊,这走路姿势怎么像是经过军事训练?!

幸运和卜粟望着彼此有些茫然,自己看错了?

俩人下意识的跟了上去,断后的年灵瞬间注意到了幸运和卜粟,看到幸运和卜粟的瞬间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挑了一下眉毛,顺势扫了一圈周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