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272对啊,我想说啥来着?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138字
  • 2022-04-26 20:03:40

南方的天气潮湿,横字影视城也不例外,氤氲的水汽笼罩在这个古怪的地方,为什么说古怪?他繁华,人口密度不逊色于大都市,却又冷清,除了游客,白天的时候,人群大都聚集在各个建筑群内,很少看见有人在街道上行走。

这里的餐馆比任何一个地方的密度都高,其他的商业却很寂寥,对比明显,这就是这个地方古怪的地方。

而这里吸引游客地方就是各个王朝的建筑群了,站在高处极目远眺,穿城而过的河水不止一条,各色园子的池塘后花更是各具特色,既然是影视城,那建筑就都不高,古代木质外观的各色建筑淹没在绿树花丛中,仿佛这些建筑才是点缀。

初春的暖阳下开始绽放的花朵,霏霏细雨中古代的油纸伞下,是一位位俊男美女在聚光灯下,别有一番趣味。

是的,再美这也是影视城,是拍戏的地方,剧组不会因为有雨就暂停拍摄,也不会因为这是初春,温度还没上去就不拍夏日光膀子的戏。

“尼玛!临时演员呢!跑哪去了!”副导演跳着脚的骂街,冲着群头就是一脚“说好的活这会给老子跑了,我上哪去找人!”

“副导,这特么才几月份,你让人光着膀子,是个人都想跑!”群头急眼了。

“副导演呢!特约演员呢!还没到位?”导演坐在监视器前拿着对讲着急了。

“来来了,马上!”副导演也顾不上和群头较劲,指着群头的鼻子发狠“以后这个人别想再在老子这有活!赶紧找个人顶上,涨到一千!我去拖延一下时间,你赶紧”说着掉头就跑去找导演,尽量给群头多拖延一下时间。

“那边的临时演员不要动!特么都给老子站好位,一会该特么不接戏了!”

“剧务!赶紧清场了!”副导演骂骂咧咧的走了。

“都听见了!急活,副导演给钱了,这钱我一分不抽”群头站在临时演员休息的地方大喊大叫的吆喝着。

临时演员低头,当做没听见,尼玛!有命拿没命花啊,这温度冻死人啊!

“卧槽!我再加五百!我出!”群头真急眼了,有了差评,太影响生意了!

“看出来了吗?这里面的钱就凭一张嘴啊”幸运和卜粟悄悄的旁观着,剧组里的钱真是说不清楚啊。

“两千!这个活两千!”群头看着副导演要吃人的眼神,一咬牙跺脚。

还是没有人,群头急了,扫了一圈,一眼看到一位体态壮硕的大哥,眼里一喜,小跑着就过去了“兄弟··”

幸运和卜粟对视了一眼,悄无声息的靠了过去。

这位大哥听到群头的话,沉默了一会“哥,我要是垮了,家里更急了”

“兄弟,哥这也是··你放心,以后只要是我手里有活,就一定保证你能拿钱!”群头只能下血本了。

大哥动心了,眼神闪烁了几下,点点头“行!”

群头大喜,赶紧拉着凑数的大哥去给副导演见面。

因为是夏天的戏,还特么是落水的戏,得光着膀子,这位大哥也是十分剽悍,好生威武,副导演笑呵呵的拍了拍大哥。

大哥沉默的开始脱上衣,不过当他一脱衣服,副导演差点没昏过去“卧槽!”

但见这位大哥上身居然有纹身!?有就有吧,可他居然不按常理出牌,他后背上居然纹的是精忠报国!

尼玛!我这个戏还没到那个年代呢!

“副导演,特约演员呢?”导演等不及了,这都多长时间了。

副导演一咬牙一跺脚,尼玛!就这么上吧!让摄影师找个角度,再让后期处理一下,估计大概也许就过了呢?

嗯,这个镜头播出来了,据说到现在也没人注意到···

“停!”

导演拿着对讲“过了,下一场准备,十分钟主演到位”

“场工打扫现场”

“临时演员可以离开了”

这位大哥浑身哆嗦着自己走了过来,周围全是人,却没有一个伸手帮着披上一件衣服的!

幸运和卜粟冷笑一声,摇着头抱着大衣走了过来,卜粟给他裹上大衣,幸运把保温杯里的热姜茶用纸杯倒了一杯,递给这位,大哥浑身哆嗦着冲俩人做了一笑的表情“嘶~,嘚嘚·谢···~谢·”

“缺钱?”幸运望着这位大哥。

大哥没多说,点点头。

“行!算你小子今天帮我一个大忙了”群头这时候才跑过来,掏出从后勤要来的热水递给这位。

喝了一杯热姜茶,又抱着热水的这位大哥哆嗦着缓了过来,眼巴巴的盯着群头,也不说话。

卜粟一愣,这眼神咋这么熟悉呢?一撇眼幸运,卧槽!这特么财迷都是一样的吗!

群头从兜里掏出一叠金钱,塞到这位手里“给,两千五,知道你家里情况,也不容易”

这位大哥讪笑着接过来“谢谢哥”

“别客气了,还有一场戏就收工了,你也别呆着了,赶紧回去吧,暖和暖和”群头也担心真的出事,让这位大哥今天先回去“那什么,要不,你们俩?”

群头看着身边的幸运和卜粟,知道这俩是影视学院的学生,也不差这一点钱,又看着热心的上前,就想让幸运和卜粟一起陪着回去,也好有个照顾。

“那这钱?”幸运一挑眉,搓着手指。

“··”群头有些蛋疼,掏出钱包抽出三张“这是你们俩今天的钱”看着大哥,群头又抽出来五张“算了,我先垫上你们今天的钱,赶紧回去吧”

“得咧,群头,我们俩保证把大哥安全的送回去”幸运和卜粟拿着钱簇拥着大哥往回走。

车上,大哥穿好了衣服,依旧抱着幸运倒的姜茶,把自己包裹在大衣里,望着幸运和卜粟自嘲的一笑“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都不习惯有感动这玩意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好意思。

“卧槽!我们俩可是男的啊!”卜粟当时就蹦了起来。

“我告诉你啊!我们俩是正常人啊,都喜欢女的,你别给小爷来什么无以为报以身相许那套,你··你这算是别恩将仇报!”幸运当时就有下车的冲动!抄起保温壶就想给大哥来一下。

卧槽!我特么说什么了?大哥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表达错误了。

目瞪口呆的望着幸运和卜粟,不是,我说啥了?你们这一下整的情绪都不连贯了,对啊,我想说啥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