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269都特么闪开!有人来砸场子!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3166字
  • 2022-04-22 20:04:30

小镇别的不多,就是饭馆多,各种饭馆、特色美食、酒楼等等,他们去的地方是苏糖找的,这里很多明星都喜欢来,这里的味道还是可以的。

“你们谁啊!”幸运他们三个一走进包厢,苏糖当时就炸了,一脸惊恐的望着幸运他们三个“赶紧出去!要不然我可报警了啊!”

碧儿一愣,一脸惊诧的看向幸运和卜粟,想问苏糖怎么了,可是一看到幸运和卜粟的脸,立刻明白了。

笑呵呵的走到苏糖身边“我,碧儿”

“我管你··谁?碧儿?!”苏糖茫然了,继而立刻变色道“你说的是谁,我不认识”苏糖居然一瞬间冷静下来,手里的手机滑向了某个电话。

“我化妆了,这是幸运和卜粟”碧儿阻止苏糖的动作,把脸上的易容擦了一点。

“我去!”苏糖当时就懵逼了,在三个人的脸上来回梭视,指着三人说不出话来。

“保密啊”碧儿又把易容按了回去。

“不是,你们这是?”苏糖有些惊疑不定,有个猜测,但是不敢肯定。

“你知道的太多了!”碧儿故作恶狠狠的吓唬苏糖,奶凶奶凶的。

“且~”苏糖看到碧儿这样,摇头笑了,恢复了正常“就你这样的”

“你们这样做没危险吧?”苏糖认真的看着卜粟和幸运,也不知道谁是谁。

“你知道?”卜粟面无表情的看着苏糖。

苏糖点点头“你不是卜粟吗,你在密战局工作,那天我和大哥去密战局见过你”

“哦”卜粟和幸运对视了一眼。

“哎,不对啊!”苏糖忽然反应过来,质问碧儿“你不是说幸运在投资公司上班吗!”

“呵呵,卜粟也在那家公司上班”碧儿笑嘻嘻的摸了一下鼻子。

苏糖捂着额头无语了“别,千万别再说了,我知道的太多了!”

“已经晚了”碧儿笑吟吟的一挑眉。

“呃~”苏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半天才冒出一句“碧儿,你学坏了”

天还没亮可是大车小车的已经一辆辆的停在了大广场上,一个劲的往车里塞人,这是今天的临时演员和配角,这个时候准备进组了。

至于主角们则是专人专车,等到睡醒了才会去剧组,他们这些临时演员别看没几场戏,但是就得起这么早。

哦,还有专人专门准备的早餐,他们临时演员和配角,一配二配和主角差不多,但是剩下的,能有伙食组给包子豆浆之类的,那就是很有良心很尊重人了。

早晨五点到六点,不时的有车过来拉人,各色车辆一溜烟过来再开走,不明所以的人看过来,还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刚过完年,正好是各个剧组集中开工的时候,临时演员的需求量供不应求,就算是幸运他们三个第一次当临时演员的的也需要赶场,比特么明星都忙,稀里糊涂的一天最少赶十几个剧组。

古装片,乱世烽火,幸运他们三个衣衫褴褛,拄着打狗棒蹒跚没有希望的走着,一大群男女老少求一个活路,然后就是出镜不到三秒钟,一队乱军赶过来,四处叫喊着乱窜逃命。

幸运和卜粟直接就被一刀刀了,满身血刺呼啦的倒下了,痛苦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你说这合理吗?”卜粟实在没忍住“乱世吃不上饭了,还有力气跑?就算是挣扎求生,那也不对啊,你看过哪个乱世有胖子逃荒的”

“拉倒吧,乱世的时候,这些乱军绝对不会胡乱杀人,特别是有男人的时候,他们都会被抓走,然后当成炮灰,参加一场大战,活下来的就成了兵。那种动不动就在电视剧里杀逃荒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杀人冒充斩获,就算是逃窜的败军都不会杀人,为什么?他没那个时间,反而会留下这些人,因为这是阻挡追军的手段”幸运躺在土墙边上,脑袋在土墙后,镜头里是看不到的。

导演看了半天,就觉得那不对,一瞅幸运和卜粟躺的位置,当时就怒了,刚要摔手里的对讲,想了一下,没舍得,捡起一边的剧本就砸在了桌上“停!”然后就冲场记怒吼道“那特么是谁的人!表情不到位!怎么给他讲的戏,还有,他们是逃荒的,谁特么给他穿的靴子!”

“导演您别生气,这不是刚过完年吗,这群演不够使的了,他们这是刚从别的剧组赶场过来的,服装组没来的及挨个去检查,我这就去说”副导演赶紧捡起剧本递给导演。

“休息五分钟!”导演怒气冲冲的一通训斥,副导演说对就行了?

副导演挨完骂直奔幸运和卜粟而来“你们俩赶紧把靴子脱了,服装呢?死哪去了!赶紧找草鞋,给他们换上!”

“富哥,没有了,开戏的剧组太多,草鞋早就没有了”服装赶紧跑过来解释。

“那就找个替代的啊,你没看见导演气不顺”副导演也着急啊,还有好几组镜头没拍呢。

“副导,这有个主意,你听听?”幸运看副导演急的打转,忍不住出声。

“你说”副导演随口应了一声,四处寻找可以替代的办法。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把鞋脱了”幸运和卜粟说着话就把靴子脱了,然后捧了几把土撒上去,脚使劲在地上蹭了蹭,副导演一看,嘿,这不就是逃荒的吗?

“你还别说,你这么处理既符合逻辑,还省钱啊”副导演看着竖在自己眼前的脚丫子,忍不住竖了个拇指。

卧槽!幸运和卜粟看了一眼彼此,这副导演要给俩人招黑啊!

“别介!”卜粟赶紧拦了一句“副导,这就是应急的,你不能真让临时演员光着脚在这地上跑吧?先不说天热天冷,要真是在这地上跑,剧组是省了靴子的钱,可是要是那脚要是不小心扎脚,可就不是靴子钱的事了”

“对啊,电视剧里的角色死了,你不能真杀个人啊”幸运特别讲道理的让副导演醒醒。

啧啧,副导演有些遗憾的砸吧嘴,这钱可惜了了。

战争片,幸运和卜粟又换了服装,扛AK,一身华丽的时装,顶着在那个时候都够枪毙的发型,这回是落草的。

一枪就被撂倒的反派角色,欺负好说话的正面人物,看人家队伍里有漂亮的女孩纸,这个时候被一枪放倒,来了个英雄救美,然后特别没逻辑的看着女孩纸,男的那一口倍流利的口音“嘞好靓啊”

“想泡姐姐?那得看你本事了”女的这说的是那个年代的话?就特么离大谱了!

“你们家老爷子要是看到这一幕,估计能气的跳起来揍人”幸运一嘴的鲜血冷笑“那个年代里,五湖四海的青年都是为了一个理想汇聚到一起,那个理想是崇高的!!是一般人理解不了的,也是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那道光!”

“小爷特么想弄死这波人!”卜粟牙咬的咯咯响“老爷子他们打战的时候就没穿过不带补丁的衣服!整天都费尽心思琢磨着队伍上的弹药粮食,都吃不上饭了,还特么有心思和女的这么说话?”

“小爷都想让这些老爷子们爬起来,半夜去找他们聊聊天!”幸运比卜粟就文明多了,特别希望这些老爷子半夜去和这些人讲打仗的故事。

再一抬头,男女主角,配角、导演、摄影、道具、场记脸黑的怒视俩人。

“你见过死人说话吗!!”导演气的直摔剧本。

大街上的过场戏,幸运和卜粟这回是小伙计,一人一个围裙扎在腰里,身上搭着毛巾,这回倒是有台词了,不用再在那忍不住说话。

一人一句在那高声吆喝“包子!大肉包!香喷喷的大肉包!”

“冰糖葫芦~,甜丝丝的冰糖葫芦~”那声音那叫一个悠扬,那叫一个地道。

“啧~,呵!这够味啊,哎,这是谁的人?哪来的?这感觉立刻就有了”导演要的那种年代感立刻扑面而来,立马扭头询问副导演。

“这是戏剧学院的,以前没演过戏,他们老师让他们先从临时演员开始,熟悉一下剧组”副导演看到导演高兴,赶紧上前邀功。

“是吗?”导演一脸惊喜的看着副导演。

“没错,我看过他们的学生证,也在网上查过”副导演留了一手,没有说这是龙涛交代过的。

“不错,你干的不错”导演满意的点点头“没想到还能让你捡到便宜”扭头想再看看表演,这才叫演戏。

“嘿!干什么呢!”导演这再一看当时就炸了,连停都没喊就吼了一声。

幸运和卜粟干什么呢?卜粟扛着冰糖葫芦走到幸运的面前,掏出一张钱递给幸运,然后,幸运熟练的把包子用荷叶一包递给卜粟,然后卜粟就往嘴里塞,那感觉简直了,连摄影都沉迷其中了,这哪是演戏,还用演吗?这不就是那个年代吃饭的小商贩吗··咦~,哪里不太对啊,卧槽!这特么是演戏啊!谁让你真吃的!还有,你特么这不是抢戏吗!你们演的这么好,让人家主角怎么办!

尼玛!

日了狗了!男女主脚现在就是这个想法,打死他们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俩临时演员给抢戏了!

暴躁的男女主演当时脸都绿了!操起一边的道具就招呼“都特么闪开!有人来砸场子!”

道具更是在一边想哭,卧槽!那特么是我们的啊··

三人没用两天的功夫,就在横字影视城熟了,和这里的各色人等关系亲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