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253你也知道了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73字
  • 2022-04-05 19:53:58

“··知道找不到你,就直接找到我这店里了,还带着朋友同学什么的过来坐坐,要是没时间过来,一天一个电话打给我,就问你的情况··”年灵看着幸运那笑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扭头看向戈安、道仁他们,发现他们也一样,有些茫然和呆滞,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

“上一回幸运这么笑是什么时候?”卜粟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呃··好像还是训练营的时候”宫策忍不住挠了挠脸颊。

“对,姬汤还在的时候”道仁点点头。

嗯?忽然安静下来的空气惊醒了幸运,抿了一下嘴唇,扭头看向戈安“老戈,那什么,小爷能回家过年吗?去年就没回家过年,我爸我妈都想我了”

卧槽!你这转折太闪人腰了,这个时候说这个合适··还真合适。

戈安扫了一圈同样牙疼的道仁他们,挠挠头为难道“你们得去安全屋一个月,保证安全”

“不用,还有不到一个星期过年了,小爷现在就想回家过年,再说了,那可是农村,你觉得谍间能知道?”幸运满不在乎的一摆手。

“也行,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带你去一个地方”戈安知道幸运的脾气,自己说再多没用,示意卜粟他们帮助一下幸运。

“不是,你这没必要,告诉你们啊,快过年了啊,救命啊!绑帅哥了啊!”幸运不知道为什么,心底莫名有些慌。

“别嚎了,带你去高人呢”戈安有些无奈,只能实话实说,要不然指不定这孙子还要说什么呢。

“嗨,你早说啊,搞得这么吓人,去哪干啥?”幸运一听是去高人那,轻松了。

“大哥,您这病不开方子了?还有大和尚和真人那,快过年了,你不去看看?”卜粟有些无奈了,这货怎么一听到碧儿就慌了呢?

一行人开着车从繁华都市开出,视野里的天地逐渐辽阔,距离帝都不远已是另一个景象,自然生长的树木花花草草就是比人工的要壮丽许多。

房间里的檀香在阳光照射下袅袅盘旋,几盆绿植自然生长,杂乱的书桌放着许多正在翻阅的书籍,左右两边摆放着两排书架,上面的的书籍满满当当,隐约间有不够的趋势。

幸运伸着手放在桌上,任由高人摸着脉书写着药方“好了,这是药方,每天··”

高人叮嘱幸运怎么用药,一边收拾问诊的东西“回来,这就要跑?”

幸运往外蹿的脚步迈不出去了,捏着药方干笑“嘿嘿,还有啥事?”

高人瞥了一眼幸运“你是一个没责任感的人吗?”

“··不是”幸运愣了一下。

“你喜欢那个女孩吗?”

“··”幸运沉默了,就知道不光是给自己看病。

“你也知道了?”幸运一脸郁闷的坐了下来。

“什么意思?”高人一愣。

“都是这副帅气的外貌,没想到居然挡不住女人的矜持,小爷··”幸运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样子。

“这话我可直接录音发给碧儿姑娘了啊”高人简直无语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人家是你说的那种情况吗?你这话要是让碧儿听见了,心就伤透了,你想干嘛啊”

“··”幸运干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在担心还是害怕?”高人笑着摇头。

“我只是有些不知所措,我没钱,农村来的,学历,您知道,那些影视学院也好,帝国重点本科也罢,一个都不能说,能用的只能是那个执行卧底任务时的大专学历,你说我能给她什么?”幸运安静下来,低着头望着腾起的尘土,在阳光的照射下散乱。

“你觉得碧儿是贪图你什么?”高人从暖水壶里倒水泡茶,很专心的注视着自己的事情。

“是啊,就因为她不贪图什么,我才更还觉得愧疚,遇到她才知道自己做得远远不够,或者说想要给她更多”幸运摸了一下鼻子。

“那是你觉得,不要认为自己想的就是别人想要的”高人没有嘲笑幸运,而是笑着摆手。

“再退一步说,碧儿只是对你有好感,你们还没走到结婚那一步呢,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点,想多了”高人倒了一杯茶推到幸运面前。

幸运看着茶水的热气在飞腾,内心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您觉得我们在一起,会有多少人觉得不般配吗?多少人说这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丑人··”

“你在乎吗?”高人果断打断了幸运未说完的话,眼神灼灼的看着幸运。

“呵~!”幸运轻蔑的冷笑一声。

“你担心碧儿受不了这些议论?然后最后你们没有一个好的未来?”高人一针见血道。

“可是碧儿能承受得住这种流言蜚语?我不想她的心灵接受这种折磨,或者说她本可以不用”幸运倔强的笑着,抬头瞅着高人,眼神中的那抹情绪令人无言。

“你觉得上一次碧儿在那种情况下依然想见你,大家都以为时间会让碧儿走出来,然后逐渐忘掉你,可是结果所有人都看到了,那这一次,你依然选择逃避吗?”高人不想再和幸运说什么废话,直奔主题“难道你想看到以后有人说碧儿倒追一个农村来的小子,结果人家没看上她,还是碧儿甩了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

“那个受伤的我宁愿是自己!”幸运语气坚决,眼神果决的看着高人。

“那你还在这干什么?”高人笑着喝茶。

幸运又犹豫了,因为太在乎一个人,所以才更多的犹豫不决。

“有些事你躲不掉,有些人注定会在一起,缘聚缘散,缘起缘灭,不是你想要什么就是什么样的”高人起身,不想再理会幸运,打开房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高人就这么站在台阶上望着远处的山景。

“回头有事就说是你出的馊点子”幸运一脸蛮横的走出房间,从高人身边经过的时候还不忘明确责任。

“嘿?你这神兽的外号还真没叫错”高人气乐了,望着幸运打电话的背影注视了许久,久久无语,最后高人叹了一口气“未能行到水穷处,难解坐看云起时,有些事注定要走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