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222世间的光明是要有人珍惜的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59字
  • 2022-03-02 19:50:24

幸运小心翼翼加可怜兮兮道“我也不想啊,可家里有人生病了,急需要钱,这电诈来钱快,我只能干这个啊,我能等,但是病人不能等啊,人家医院不给钱就不给··”

“把你账号给我,我给你打钱”木子沁打断了幸运的话。

“啊?”幸运有些牙疼,不是,木子沁呐,咱可长点心吧!电诈说啥就信呐?!

幸运现在很想木子沁能把电话挂了,幸运现在就想自己的这次套路能失败。

可肇锶都憋了半天了,直接把账号就放在了幸运面前,谄媚的笑看着幸运。

“不是,你这会不嫌弃小爷说肇锶的家里人有病啊!”幸运蛋疼的很,这还有比自己更财迷的?

“你就算是说我家里人都快死绝了,我也不生气,毕竟这都是晃人眼的钱啊”肇锶一点也不客气。

幸运咽了口口水,尼玛!服气了。

“不是,要不,你再想想”幸运突然对着电话里的木子沁说道,这一刻的幸运决定随时结束这次的任务!小小的电诈恐怕还拦不住战忽局的特工!就为了这个为了陌生人愿意上当的木子沁。

“不用,救人要紧”木子沁不容幸运说完,直白的说道“就算是你骗了我,我多演几部戏就有了”

幸运望着肇锶,苦恼的挠了几下脑袋,望着窗外长呼一口气,眉头紧皱。

幸运在选择,纠结的很,是大局?还是自己再来一回?算了,还有机会补偿木子沁,可是龙国的普通人承受不了啊,搞不好就是一个家破人亡啊。

既然一定要电诈一个当做投名状,那还不如就是木子沁,事后还有宫策他们帮助,换一个人?为什么事后的补偿这种好事要留给他们?能让战忽局事后补偿的只会比他们现在损失的好处大,那就留给这个给自己好印象的木子沁吧。

那天,骗了了好几十万···

肇锶的眼睛都直了!这是要疯了啊!就这脑回路,玩电诈太屈才了!自己已经把幸运的脑回路往高了看,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脑回路简直了!

这证明什么,证明自己把幸运绑到这里来,这一步走对了啊,自己太有眼光了!嗯,自己就是伟大的伯乐啊!

还不知道自己从阎王殿里捡回一条命的肇锶差点没笑疯了,这一出手就是几十万啊!虽说这是电诈公司,分分钟百万上下,但是那是打电话的人汇集才有的,而不是像幸运这样,一个人一单就是几十万啊!还是幸运说的对啊,要电诈就得找有钱人,他们普通人也就是个几千几万的,有钱人一单就是几十万起步!

肇锶笑到没气的拍着幸运的肩膀,竖起大拇指“不错,不愧是我请回来的,这是我最英明的决定”

幸运冷笑的望着肇锶,对,请我过来是你最英明的决定,那你做好了接受的准备了吗?你等着吧。

幸运收起了笔记本,一点也不见外的找个包装上“归小爷啊”掂着手里的电话乐呵呵的望着肇锶。

肇锶伸手想要拿回笔记本和电话,可想起这玩意在自己手里好像也没用,可在幸运手里分分钟就是钱,略带些心疼的试探道“那什么,笔记本留给你了,不值钱,但是那电话能不能回头给你分成的时候把钱扣给我?”

幸运脸色一变,现在的幸运没心情和肇锶转圈了,一收笑脸冷冷道“连个电话都不舍的送,那还留在这干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扭头就走。

“不是,你等会”肇锶心疼的望着手机,一咬牙“行,反正没手机你也不方便,老子出血送你了”

尼玛!幸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货到底财迷到啥份上?竟然还有比自己更财迷的?!

“还没说呢,小爷留下的话干什么?”幸运好奇的望着肇锶,他也不知道电诈的玩法。

“当然是总顾问啊!”肇锶一副不容置疑的笑道。

“干啥的?”幸运没懂这是做什么的。

“就是什么事都会问你,你给出主意出点子”肇锶一想到幸运的脑回路,那叫一个酸爽,一半是赚钱的喜悦,一半是无法理解的走向。

“那不干,啥事都干太累”幸运当时就不乐意了,闲的啊,给你这打工。

“不用,只有需要你的时候请教你,其他的时候你自己活动”肇锶解释总顾问的用途“各部门有专人负责,编剧、打电话的等等,咱们人很多的,这样吧,过两天我把人都集合一下,你认识一下”

“行吧”幸运砸吧砸吧嘴,这么好?幸运现在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也是龙国的卧底?这都不用自己提,这货自己就自首了,都不用自己去想办法了。

“还有事吗?小爷去转转看看?”幸运还有事没说完呢,想要离开肇锶一会了。

“你有事?”肇锶一楞,不知道幸运要去干吗,看到幸运的精神上的疲惫恍然,哦,这是第一次电诈,心理上还需要适应缓冲一下,笑呵呵的绕过桌子,拍拍幸运的肩膀“没多大点事,就是一点钱而已”

幸运一怔,乐呵呵的晃悠了一下手机,走了。

“等晚上再回这啊,我带你去住的地方”肇锶招呼了一声,带着笑意坐回去,搓搓手笑道“让我看看这钱到账了吗··”

幸运四处溜达了一圈,一个人走上了楼顶,确定了肇锶没跟上,这才拿出手机“卜粟,电话确定了吗?”

“确定了”卜粟一愣,他没想到幸运这时候会打这个电话,有点危险啊。

“是不是叫木子沁?一个女演员?”幸运抿了一下嘴唇,有些迫不及待。

“对,你?”卜粟顿住了,有些奇怪,幸运怎么会过问这事?

“哦,她劝我浪子回头呢,还说要给我安排工作,有她在我就不会有事”幸运僵硬的笑着掩盖语气里的感动情绪。

“呵呵,那你的意思是?”卜粟也有些动情了,因为放在卜粟自己的身上也一样,他们战忽局的人不怕碰上善良的人,也不怕碰上帮助他们的人,就怕他们这种善良并且愿意无常帮助他们的人!

毕竟世间的光明是要有人珍惜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