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188你看小爷不把他馅给他打出来?!!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16字
  • 2022-01-26 20:01:29

“那可不,咱们又没说瞎话,他们确实是喝多了睡着了嘛”幸运一本正经的很。

正所谓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麻麦皮!

局长和杀毒一脸幽怨的望着幸运和卜粟,尼玛!我们要是敢这么写进行动报告,你信不信我们上级当时就敢脱下鞋来抽我!

其实他们有些庆幸和感觉不真实,这种任务的难度,一网打尽了这么多的石灰粉源头人物,放在以往那是很难完成的,所有的危险不是一个故事,或者是电影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简单完成的,那危险级别绝对是死里逃生,和阎王爷逗着玩!但从来没想过可以这么玩··

“指挥官,全部搜索完毕,整层全部睡觉了”耳麦里忽然传来的请示总算是让局长回过神来。

“所有人员全部带回六扇门,等候排查核实”局长按照计划进行。

“··这人有点多啊”耳麦里迟疑了一下。

“咱们这么大的规模不就为了应对现在这局面吗?”局长稳了一下,还是解释了一句“执行命令”

“是!”这回没有再说什么,服从命令执行。

终止耳麦里的通话,局长扭头看向幸运和卜粟他们四个,特别认真严肃和正经“一会你们打算怎么回去?是被我们蒙头和他们一样带回去,还是你们换上六扇门的衣服随队出去?我可告诉你们一句啊,现在外面不少人围观,还有不少的媒体已经到场了,你们要是就这么出去,搞不好就出大新闻了”

小金和夏侯那叫一个蛋疼啊,局长啊,你学坏了啊,你这是担心我们保密的太好,生怕那些石灰粉贩子认不出来我们?这才几天啊,你就变成这样了?真是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啊。

幸运和卜粟对视了一眼,看着局长那一脸的戏虐,这是属黄瓜的啊,典型的欠拍。

卜粟开始收拾东西,幸运乐呵呵的起身,走到局长面前“小金和夏侯本来就是你们的人,一会和你们一起回去,我们俩你就别管了,一会六扇门见”

“等一下”杀毒看着两人要走,赶紧拦住了“行动目前还保密,你们注意啊,还有,你们这么出去恐怕走不掉,要不我带你们出去?”

“好啊”幸运和卜粟没有反对,没理会局长,直接离开包厢。

幸运和卜粟被杀毒带到后门的位置,这里是个小巷,本来就没什么人走,基本就是员工通道和进出货物的地方,现在更没有人了,幸运和卜粟左右观察了一下,没人注意的时候消失在了小巷子的黑暗中。

等再次出现在热闹的街区里,是在吃瓜群众的身小巷子,幸运和卜粟全身衣服换了一遍,羽绒服反着穿,鞋子已经换成了背包里的运动鞋,帽子也从棒球帽变成了绒线帽,跟晚上回家的小青年没啥区别。

望着前面议论纷纷的吃瓜群众,幸运和卜粟很自然的就挤了上去,贼兴奋的还在那打听“咋了咋了?”

“哟,刚过来啊?告诉你啊,你是没见过那场面,那叫一个马踏联营火烧驴肉··”得嘞,老帝都了,那嘴把这事说的就跟说书似的,就差一块醒目和一碗茶了。

“你这说的,就跟你看见了似的?”幸运一脸不屑的表情激怒了这人。

“嘿,叫板不是”这人眼珠一瞪,手脚并用的在那激动上了“告诉你啊,爷还真看见了,告诉你啊,话说这次行动,是由一位侠肝义胆忠义无双的少年小英雄,单枪匹马孤身入敌阵,万人丛中轻取敌将首级,这人是谁呢,那真是赫赫有名的浪里小白龙,俊俏小郎君···”

幸运一下子来劲了,贼兴奋的看着他,这孩子不是一般人啊!你别看他瞎白话,但是看人真准!说的话一点都没错。

卜粟就看见幸运眼睛一亮,再听着这人说幸运的那些话,卜粟都想捂脸了,太不要脸了!一脸蛋疼的直接拉开了距离,还是离这货远一点吧,一会被揍的时候别崩自己一脸血。

卜粟仰头望着夜空,咦~今夜能看见星星,你信吗?

五分钟就下去了,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现在都流行当面听别人夸自己吗?卜粟无奈的一拉幸运“得了,这都几点了,他们再等急眼了”

幸运有些依依不舍的和这人招呼了一声“得嘞,有空再找您聊,你说的太对了,这人一定是人中龙凤··”

卜粟叹了一口气,自己这是抢了多少小孩的棒棒糖啊,这货到底是什么神兽啊?

幸运和卜粟离开人群,想要打车去六扇门。

可已经是半夜时分了,夜深人静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偶尔有车辆驶过。

别说哈,半夜里的大街上没有人,空空荡荡的看起来还挺赤戟,总而言之就是挺吓人的。

“这咋还没有出租车呢?”等了半天,卜粟也没看见有一辆出租车驶过。

“那小爷再回去和刚才那位聊聊,你别说哈,人家双商就是高,那话说的太好了,句句大实话”幸运一扭头想去找刚才那人。

这不要脸的本事到底咋来的?战忽局谁教的?你特么给小爷说,你看小爷不把他馅给他打出来?!!卜粟望着幸运那叫一个牙碜。

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在一边,卜粟当时就蹦起来了,太好了!赶紧拉着幸运往出租车那走。

一走近,卜粟有些蛋疼,尼玛!司机闲的吧你,不去趴活看什么热闹!

赶紧喊了一嗓子“出租车!出租车!拉人吗?”

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一个人正一脸纠结的望着唱歌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喊声赶紧回头看,嘴里还应着“这呢这呢,跑活”扭头才看见伸手打车的幸运和卜粟,纠结的情绪立刻消失了,眼前一亮,挤出来走了过来,很热情的打开车门“你们打车?”

“对,现在走吗?”卜粟现在就想赶紧走,回六扇门睡觉,这都几点了。

“走走,上车”司机直接钻进驾驶室,戴上了口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