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169曾经有一只猴子,就因为偷了一只桃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84字
  • 2022-01-10 20:03:29

“···我们办案的程序就是这么个情况,这边,这边就是审讯室”小金领着俩人边走边介绍。

“我可太冤了啊,不是,你们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我不是小偷啊,我就是摘几个苹果吃··”

小金刚领着幸运和卜粟进审讯室,就听见一位大叔大爷在那哭天喊地的,赖在地上很委屈的样子。

“咋了?”小金赶紧询问一句,这也太难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六扇门出问题了。

大爷的哭声立止,坐在地上抬头望着进来的幸运三人,眼珠一转,直接哭着从地上窜了过来,要抱小金的腿“没天理了啊,我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会偷人家东西,我只不过是摘了几个苹果而已,凭什么就抓··嗯?”

大爷一把抱了个空,泪眼一停,就看见幸运和卜粟乐呵呵的绕过他,走到审讯桌那。

小金有些郁闷,什么情况,被人薅着脖领子?不开心的揉了揉被幸运抓住的脖子。

正在审讯的那俩捕快可看清楚了,愣愣的看着幸运和卜粟走过来,就在刚才,大爷一有动作的时候,幸运已经伸手,抓住小金的脖领子往后撤了一把,恰好躲过了大爷深情的拥抱。

幸运要拿起桌子上的记录本,捕快下意识的一把摁住了“你谁呀?”然后探头瞪着小金“哎,小金,这谁呀,你这没违反条例吧?”

“没有没有,这是咱们新来的”小金赶紧小跑两步,走到捕快面前耳语道“密战局下来熟悉咱们六扇门办案流程的,局长确认过了”

“··哦”这位捕快有些好奇的上下扫了一下幸运和卜粟,一脸歉意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误会了”

“没事”幸运不生气,人家这是正常的反应“他这是怎么了?这么大年纪了,一直喊自己冤?还这么狼狈”

“嗨,其实没啥大事,就是这位大爷不服气处罚,在这一直闹”捕快也有些郁闷,一夜未睡的疲倦显露。

“怎么处罚的?”幸运扫了一眼地上的大爷,这么大年纪了,别没事找事。

“也不太重,就是要被拘留一个月而已”捕快有些不耐烦了,显然内心的困倦让他没了多少精力。

“什么玩意?!”幸运有些懵逼,有些好奇的望着捕快“不是,他不是说就摘了几个苹果吗?咋还处罚这么重?他偷的苹果是金的吗?”

“不是”

“稀有品种?”

“不是”

“那怎么拘留一个月?这确实有些严重了吧?”幸运就很纳闷了。

“就是,你看看人家看得多明白,不就摘了几个苹果,至于被关一个月吗?!”大爷看有人替自己锄头,当时就站起来了,嗯,来劲了。

“至于吗?!”大爷一脸豪横的质问捕快。

捕快也不生气,望着幸运,想了想说道“昨晚上,他直接骑着三轮车去人家苹果园,把人家看院子的十几只狗迷晕,然后去摘了几个苹果,也不多吧,还不到一百斤”

大半夜,没有灯光,没有梯子,直接爬树上去摘苹果··,你别说一大爷了,就是小年轻,大白天的也很危险啊!

“卧槽!大爷,好身手啊”幸运直接愣住了“你等我捋一下啊,这给狗下药,属于投毒,关键是骑着车去人家苹果园,你这是进货去吗?”

“对啊,我就是去进货的,我又没说不给钱,凭什么说我是偷人家苹果”大爷梗着脖子在那质问。

“···”幸运诧异的望了一眼大爷,懂法啊这是,扭头一脸疑惑的望着捕快。

“··”捕快郁闷的点点头“从昨晚开始他就一直这么说,可人家监控里看的很清楚,而且他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以前人家苹果园的主人看在一个村的,摘的也不多,没和他计较,谁知道他这次直接骑着车去拉,还把人家狗给下了药了”

卧槽!幸运已经不想说啥了,大爷还是你大爷啊。

“他不知道这属于犯法的事?”幸运一脑袋黑线的看着大爷,这是欺负人家好说话啊。

“我们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偷东西是犯法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可是没法说,他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也不一定听啊”捕快别提多难受了,你还不敢碰人家。

再看看大爷,一脸豪横的仰着头,都不想理会捕快的样,又重复了一遍“哼,不就是偷几个苹果吗?至于关我一个月?!”

幸运忽然觉得不是味了,这是坏人变老了,还是人老就变?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你这么干颇有些仗势欺人了啊。

幸运白了一眼老人,平静的说道“曾经有一只猴子,就因为偷了一只桃,被压在山下关了五百年”

大爷当时就黑脸了,张张嘴,说的好有道理···

卧槽!旁边的几位捕快哭笑不得,惊为天人“人才啊”

卜粟就很淡定了,一直站在一边乐呵呵的看戏。

捕快看着大爷哑口无言乐了,还没等招呼外面的人带走,就看见一个人从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有些焦急的问道“还没结束吗?有那么麻烦吗?大爷,不是我说你,被抓住了就认了啊,不就一个月吗,有吃有喝的··”

“滚!”大爷一把推开这人,擦了擦脸,被外面的捕快带走了。

这人赶紧点头哈腰的走了进来“各位好,老几位都还好吧?”

幸运和卜粟已经彻底懵逼了,尼玛!这是什么情况?刚才那么说人老头,大爷的态度更是不讲理,现在又带着手铐进来了?!

小金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小声和幸运、卜粟解释道“小偷,都和咱们熟悉了,也是昨晚抓的”

哦,幸运和卜粟明白了,这是个老油子,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嗯?不对啊,这要是个老贼的话,不应该这么轻易就被抓吧?

“他是怎么被抓的?”幸运本能的问了一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小金差点没憋住笑“昨晚上入室盗窃,因为怕自己走路有声音,再吵醒了卧室的房主,就把鞋给脱了,也不知道他那脚多久没洗了,结果直接把人家房主给熏醒了,哈哈哈·”

幸运和卜粟砸吧砸吧嘴,这要是别人给自己说,自己都怀疑这是在骗人,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