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168我好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啊··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37字
  • 2022-01-09 19:53:41

六扇门呢其实也还好吧,毕竟在这里上班的也都是普通人,幸运和卜粟一大早就被戈安带着送到了这里,局长一开始还贼开心的在门口等待着,以为是上面派下来的专家,能给自己解决好多案子的那种··

局长有些牙疼的看着幸运和卜粟,再看看连夜赶制出来的密战局‘社会部’几个字,这证件摸在手里都还是热的,你敢信吗?

跟着一起欢迎的捕快们也有些尴尬,这还真是密战局的,就是你这个什么社会部听着有些牙疼啊,这么社会气吗?

“行吧”局长也知道,这情况就说明自己不行也得行了,伸手一招“小金,正好你们也熟悉了,你先带着他们俩熟悉一下咱们六扇门”

小金面如死灰,卧槽!昨天我就给他们挖个小坑,结果您让我写了一夜的检查,这回直接落他俩手里,我今天还能好好的回去睡觉吗?我宁愿请假去陪女朋友逛街!

戈安没有时间和局长聊天,把幸运送到招呼一声就走了,局长也没闲功夫,把幸运和卜粟交给小金就急匆匆走了。

小金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带着幸运把六扇门的环境熟悉了一遍,最后带着俩人出了主楼,走到一旁藏在角落里的两座附属小楼“这个是重案组的,里面都是刑事案那些比较血腥的画面,另一座是石灰粉缉毒的办公室,他们一般不和我们一起办公,为的是保护他们身份不被人侦察到。哎,说起这个,我还挺好奇的,先说好啊,我就是纯属个人好奇心”小金忽然有些鬼祟加神秘的瞅了瞅周围,颇为兴奋的看着幸运和卜粟“那什么,你们密战局是不是经常跟电影电视剧里一样?豪车美女,出手就是大笔的钱,先说好啊,纯属个人好奇,你们要是不方便,或者泄密,那就当我没说,我懂保密条例”

卜粟一脸郁闷的掏出一百块钱,恨铁不成钢的鄙视小金,把钱递给幸运“你说你问什么不好,或者你再坚持一下,为什么非得一大早就问这个!”

小金愣了一下,接着脸都黑了“你们拿我打赌?”

“这叫合理推理,什么打赌,说的那么难听”幸运眉开眼笑的在太阳下仔细检查钱。

卜粟还以为小金听到这话会翻脸,没想到小金下一秒反而更来劲了,眼神放光的望着幸运“你们密战局是不是都有这本事?一个照面说几句话就知道这人的大概?”

幸运扭头看着卜粟,坏笑着一挑眉。

卜粟那叫一个蛋疼,再次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幸运“小金啊,你先别说话了,再说下去小爷的钱包就空了!”

“你还没说呢,是不是跟电影里演的一样?你们··”小金依旧不放弃,特别是看着幸运手里的两张钱,更感兴趣了。

“你不也说了吗,那是电影电视剧”幸运把钱一收,搂着小金走进小楼,直接转移小金的话题注意力“现在石灰粉缉毒组有人上班吗?”

“他们几乎不露面,而且他们老大脾气大,更没几个人··”小金马上找回自己是来干啥的。

一个小时后,三人才晃悠着走出来,站在楼下望着小楼。

“别看了,他们不会有人来的,一般也就是抓到人了才会押过来,或者说需要支援了,我们也就一般的人手支援,其他的还真办不了,毕竟这些石灰粉们太凶残··哎,你说是你们这些特工厉害,还是这些石灰粉厉害?”

幸运和卜粟那叫一个郁闷,一脸蛋疼的望着小金“你能把我们跟好人比吗?我们是为了帝国,他们是为了啥?太不尊重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金愣住了,赶紧道歉,自己这个对比确实不太好。

反正不管小金咋问,幸运和卜粟坚持不开口,小样,还想从我们嘴里探听密战局的事?你不也说了吗,我们是特工,能这么没有保密性?

“别有下回啊,还把我们跟石灰粉比,他们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卜粟身为特工的荣耀,还是多了一句嘴。

哪知道小金要顺杆爬,眼睛冒光的望着卜粟“那你们··”

‘叮叮叮’幸亏一个电话解决了卜粟,阻止了小金继续追问。

幸运面色平静的看了一眼卜粟,然后掏出手机,一看,乐了“呵呵,这孙子又来了”顺手打开了免提。

小金一愣,他看见卜粟一脸期待的看着幸运,颇为期待的样子。

“喂,有事说”幸运很没有礼貌。

“···”对面被怼了一句,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还听见清了下嗓子“我是xx分局的,我们接到情报,发现在某个包裹里发现了石灰粉,要调查处理,请您配合”

小金不由的一怔,这俩人还有这种包裹?!不过他们特工也不好说,毕竟电视剧电影里演的··不对啊,卧槽!我知道这种事,他们不会灭我的口吧?!电视剧电影里可都是这么演的!小金瞬间想的有点多··

看着瞬间提起戒备的小金,幸运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又问了一句“你是哪?”

肇锶瞅了一眼窗外的路牌“是xx分局禁毒大队的”

幸运冷笑,小样!骗到我头上了!“你不用找我了,你直接上五楼,右转第六个房间,直接找六扇门局长,包裹是他找人发的。”

小金懵逼了,卧槽!这特么什么情况?我好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啊··这下真要是完蛋了,小金感觉自己要尿了。

“走,我们去看看王道去”幸运根本不理会小金的想法,或者说懒得理会这货的脑洞。

“啊?哦··”小金一路上胡思乱想,带着幸运和卜粟模模糊糊的走到主楼“王道白天去上课了,下午放学才过来··”

另一边肇锶直接就跪了,手机直接掉地上了,尼玛!自己这算是作死吗?!屁滚尿流的赶紧联系“喂,你调查那个骗我钱的人查清楚了吗?”

“着什么急,我不得认真弄清楚”对面一点也不生气肇锶的急躁,越急躁越说明自己的重要“快了,几天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