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137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人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045字
  • 2021-12-12 19:01:35

“看见了”戈安看了一眼旁边的胡沁“胡沁说了,幸运应该是想到了自己家里,心里的负罪感和内疚让他很惭愧”

胡沁抢过戈安手里的通话“卜粟,我是胡沁,幸运是不是有决定了?”

“是”卜粟望了一眼幸运“小爷支持他的决定”

“我很早就注意到了,幸运为什么一直这么财迷”胡沁尽在掌握的说明自己的态度和想法“一个不爱自己家里人的战忽局特工,就不可能爱这个帝国,有能力就要改善自己的家庭生存状态,我支持”

卜粟乐了“那让戈安和幸运通话?”

“可以,这是必须让幸运和戈安互相沟通一下”胡沁把通话器还给戈安。

卜粟把手机递给了幸运。

“别说大道理,什么战略保密等等,小爷就想自私一下,任性一回”幸运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表明态度。

“好啊,而且这也不算是自私任性”戈安笑着赞同,反而像是在替幸运开脱一样“咱们战忽局保卫帝国不就是为了让咱们帝国的人民过的更好吗,你家不也是咱们要保护的一份子?哪里有错。咱们都是人,这些都是在合理的情感里,不要有心理负担。”

幸运忽然不会了,他没想到戈安或者说战忽局支持自己的决定。

“其实我们一直在等你自己说出来”胡沁连接了通话“在姬汤为了保护你牺牲之后,你一直生存在负罪感中,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但我们一直在等待你自己走出来,就像现在一样,你说出来自己的想法,我们才能和你沟通,否则还像你以前这么折腾自己,意义在哪里?只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不断的改变自己,让自己不再犯错才是对的那条路,相信姬汤在保护你的时候,也不希望你活在负罪感下”

“也就是说,你们一直都在这么看着小爷纠结难受,你们则喝着饮料看戏吃瓜?”幸运有些蛋疼。

“哈哈,这么说也没错”胡沁和戈安愣了一下,继而爆笑。

“你们这么做肯定会遭报应的!”幸运当时脸就黑了!

卜粟听到幸运这话愣住了,还以为戈安不赞同,立刻接过电话就开始表明态度。

“现在不需要他继续贫穷的生活了,他有农村的这个身份就可以了,而且小爷认为,他现在开始创造自己的财富,不仅有助于他的隐蔽,还有可能更好的让战忽局更全面更多渠道的筑起帝国防卫”卜粟在电话里劝说戈安“再有什么任务,也不再需要我们必须像幸运这样了,就像咱们这次体验都市生存的训练,我们的身份一样真实存在的,成长轨迹一样经得起别人的侦察”

戈安点点头“我同意,马上就报给福泽仁,看他什么想法,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幸运完全不用再保持这种穷困的生存状态,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用化妆吗,化妆术已经可以完全可以遮蔽人类的视觉了,人皮面具也越来越好了,你们用的不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对嘛,时代在进步,人类在发展,咱们也必须进步”卜粟发自内心的冲幸运笑了,树起了一个大拇指。。

戈安这没问题啊?忽然想起幸运刚才那句话,那还能不明白,卜粟乐了“戈安,神兽那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给你挖坑,而且目的很简单,就是去揍你的!小心吧,哈哈”

“再见”戈安牙疼的很,直接终止了通话。

幸运情绪波动有些大,身体出现了一丝颤栗,不用再煎熬,自己可以赚钱改善家庭的生存状态了,父母不用再辛苦劳作了···

想到这,努力赚钱的幸运握住了卜粟的手“咱们是兄弟不”

卜粟直接懵逼了“卧槽!你这话说的太特么社会了吧,你说这话,你是不是打算插兄弟两刀?!”

“呵呵”幸运干笑两声“兄弟们家里这么有钱,是不是支持一下兄弟创业?拜托了,感谢你八辈祖宗!”

卜粟脸都绿了,我谢谢你!

‘噔噔噔’一串脚步声在楼梯口响起,讨论立刻停止,卜粟赶紧把电话收了起来。

“你们在这呢?”经理探头望着幸运和卜粟,笑呵呵的招手“上来”

“什么事?”幸运有些茫然的望着经理。

“生气了?”经理掏出烟递给幸运和卜粟。

幸运和卜粟拒绝了“别啊,经理,我们这还工作呢,什么事您说”

“咱们这工作就这样,什么样的人都能见着,别和他们一般见识”经理挺善良的,是来安慰幸运。

“嗨,这事啊,没事”幸运笑着摆手。

“经理,你放心,真没事,犯不上和他生气,说难听点,真要是惹怒了我们倆,估计他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卜粟有些故意道。

“打赢了去六扇门,打输了去医院?”经理看了一眼幸运和卜粟,还以为是小年轻的轻狂。

“不是,没那个意思”卜粟乐了。

“经理,我们就是跑累了,跑这歇一会”幸运直接转换了话题。

“真没事啊?”经理还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我们马上就回去”幸运让经理放心。

“没事歇什么歇,赶紧上班去”经理当时就不客气了。

“嘿,经理,你要这么说,马上就有事了啊”幸运说着话,和卜粟重新回到就餐区。

才刚一露面,刚才点啤酒那桌眼睛一亮,一招手“服务员!不是你,我们要刚才那位”这桌认准了幸运了,直接制止了旁边要走过去的服务员,指着幸运非他不行“对,就是你,刚才说喝多了都吐那个”

嘿,你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啊,幸运直接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干嘛?”

“干吗?问你点事!”其中一人故意为难幸运,语气很不友好的问道。

“啥事,您说”幸运保持职业微笑。

“这啤酒多少钱一瓶”这人手里拿着没开封筷子敲着水杯,语气故意豪横问道。

幸运听见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啊,又瞧了瞧这几位,尼玛!这是拿小爷逗闷子呢!明白了,这桌没啥恶意,就是看幸运说话好玩,找乐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