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127咱们就做点好人好事

  • 有种感觉叫心动
  • 菩提祥生
  • 2140字
  • 2021-12-06 19:45:39

“呃··幸运,咱们走?”卜粟忽然都忘了自己来这里干啥?

幸运一脸蛋疼的望着这些小屁孩,还能怎么办“打个商量?你们能等我们处理这一批吗?”

“呜哇哇哇哇···”小屁孩直接用哭声回答了幸运,根本就不给你商量的机会,那真是听取‘哇’声一片啊。

幸运和卜粟都没来不及反抗,扛着习题集就抱头鼠窜,为什么?就在这群小屁孩哇声一起,周围所有的大小商贩,还是路过的行人,等待接孩子的家长们,那锐利的眼神,蠢蠢欲动的肢体动作,还有那摧城拔寨的决心,幸运和卜粟要不是跑得快,估计已经被扭送六扇门了!

“咋办”卜粟都快要哭了,这习题集不光是不能卖了,还特么赔了啊,这习题集不要钱的吗?!

“这还不好办,换个学校一样”幸运眉头一挑,这边不行,不还有其他学校嘛。

对啊,卜粟立刻眉开眼笑,只要是生意没赔就行“那等什么,赶紧··”‘铃铃铃’来电铃声阻止了卜粟。

卜粟掏出加密电话,一脸茫然的看了一眼幸运“戈安的电话”

嗯?幸运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别接·”

“啊?晚了”卜粟愣住了,电话已经接通了,拿着手里的电话不知道该咋办了,一脸犹豫道“要不挂了?”

幸运一捂脸,你特么没长脑子吧,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卜粟“你挂了电话戈安能放心吗?肯定以为咱们出问题了”

“你敢挂电话?!老子让校长收拾你”戈安的吼声直接从电话里传来。

“呃·”卜粟瞅着电话很蛋疼,这时候要是还没反应过来这电话有问题,那自己就该给自己安排好墓地了。

“干嘛,这个时候不回家吃饭,你媳妇是不爱你了吗?”卜粟特别客气的问候戈安。

戈安那叫一个牙疼,这群货和幸运在一起就没学个好!

一脑袋黑线的望着监控里的俩人“不许去学校门口贩卖习题集,现在提倡不要给小学生增加课业压力”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幸运和卜粟一脸懵逼,这几个意思?很茫然啊··

“不是,他们干嘛和咱们过不去?咱们这也没有违反生存规定啊?”卜粟有些无奈,确实是在划定的范围内啊,怎么突然就盯上了?

幸运想了想,怎么突然就出手干预俩人了?这生存手段没有违规啊?有两个可能,一是这买卖涉及到了正在执行的某秘密任务,可能吗?幸运疑惑的回想了一下,又瞅了瞅这个小学,没问题啊。

那就是剩下这个可能,自己和卜粟是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日常,而不是让他们来创业的···想通了的幸运斜眼看着卜粟,那幸运是提醒卜粟的人吗,看着卜粟也在努力的思索,沉吟了一秒“戈安很有可能看你不顺眼”

“幸运,你能好好说话吗?”卜粟的脸当时就黑了,就算是戈安看自己不顺眼,也不可能在训练事情上和自己过不去,他们又不是心里没数的幸运,嗯?想到这,卜粟好像有点头绪了,既然戈安心里有数的人,那就说明一定有合理的逻辑。

“哦,明白了”卜粟回想了一遍,突然明白了,继而一脸黑线的望着幸运“这是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啊,你个财迷光想着发财了,咱们不是来创业的,眼瞅着咱们这就衣食丰足了,那还能体验个锤子的生存心态!”

想明白这点的卜粟立刻忧愁了,这特么就是逼着他们经历生活的磨难喽···造孽啊,自己到底是抢了几个小孩的棒棒糖!!

“走吧,人家都能活得下来,为什么咱们不可以?”幸运倒是没什么纠结,自己本来就是来自农村,这没啥好抱怨的“这不比咱们军事训练的时候被投送到贝利核辐射区域生存好多了,最起码没有生命危险啊”

“那咱们这些习题集怎么办?”卜粟也知道,既然这样了,那就只能顺势而为了,看着编织袋里的习题集无奈。

“简单,既然这钱收不回来了,那咱们就做点好人好事”幸运眉毛一挑笑了,把编织袋背了起来。

“啥好人好事?”卜粟跟上幸运的脚步,背着编织袋。

“捐给山区啊,那里的小朋友肯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幸运为自己的决定点个赞,自己就是这么善良。

我特么!卜粟目瞪狗呆的望着幸运,人家山区的小孩怎么得罪你了?!千里之外也要给人家送习题集?卜粟都能想象到那个画面,一群九年义务制的小学生抱着额外的习题集哭笑不得。

“幸运,你饿了吧”从捐赠点出来,卜粟摸着肚子,看看已经亮起霓虹灯的都市,开始给幸运提醒。

“不饿啊,一想起咱们今天不光没挣钱,还赔了习题集的钱,小爷就什么都吃不下了”幸运一脸悲愤的抿着嘴,捂着自己的心口“小爷的心啊,真的好痛哦~,怎么会是这样紫吼~”

卜粟整个人都特么不好了,好好的你学什么台省人说话?!一跺脚“你特么是不是想这样紫就可以让人家不想吃了吼~,人家的身体还是需要补充食物这样紫的”

“好了啦,先回奶茶店那边了啦··呕~”幸运看着卜粟一脸好气的样子,那叫一个牙疼,自己没忍住要吐,摇摇头,挥手走了。

卜粟的得意的挑了挑眉,小爷跟你在一块,早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了。

从学校附近又移到了地下通道附近,仿佛永远都不会断流的人群从里面延伸出来,幸运和卜粟路过他们摆摊的地方,已经有人占领了这里,一位老太太做的手工手套鞋垫之类的手工艺制品,一位打扮污垢的年轻乞丐,一位卖唱的流浪歌手。

巧了不是,这时走过来一位行人站在老太太那买东西,看着不到十块钱的鞋垫呀之类的,讨价还价的为了一两块钱,走的时候,乞丐笑着脸对着行人说好听的话,顺手把找的零钱给了年轻乞丐,在流浪歌手那听了一首歌,走了···

幸运看着老太太望向乞丐的眼神,不自觉的无言···

幸运和卜粟望着彼此,他们忘不了那个老太太的眼神,那种触动人心底的百般滋味,无法用言语描写,若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就凭这个眼神,最次也得是个老戏骨的评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