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神舟平板儿有啥不好?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2034字
  • 2021-09-22 10:29:37

一个月过后,有许多人接受不了这普通的训练方法而陆陆续续离开了黑月,剩下的人则是开始了第二轮考验,不,应该是测验

所有人手中都拿着一颗一样大小的能量球,并且要凭借自己的领悟力去吸收这颗能量球,虽然说这就和逼着和尚去护发一样不想道理,但是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南倾雪对此就是如此的自信

没有人会让他的后花园里全是即将凋零的花朵

为此,其他人也深感认同

然后因为这场测试,几乎直接刷掉了1/3的人,但是南倾雪依旧为此感觉到不满足,所以他又进行了能力对比,两人一组,胜者进败者出

剩下的人,南倾雪可以直言不讳的讲,他们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无论是心性与能力都可以论的上是最好的一批

所以,面对这样的人才,南倾雪的神棍人格突然之间就被激发了,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并不是思考如何培养这些人才,而是去想想应该如何控制这些人的思维,让这些人在保持清醒的同时又对他有着绝对的忠诚,他毕竟不是什么慈善家,也不是什么有良心的人,他不可能白费力气去培养完人才然后让这些人去别人的手底下,或者自己搞了一个组织来对付他

不过专业的事就要让专业的人来做,南倾雪没有经验,但是好在他手底下有一个有经验的人,那就是卡莲,这个丫头可真就是神棍本棍,他也不过是想让鬼神这一名词在这个世界站足脚跟,卡莲直接是想要让鬼神这个名词成为连刚出生的小婴儿都知道的词语

不过...该忙活的都忙活完了,大家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无论是坚持下来的学员,还是一直监督着现场的南倾雪以及一直陪伴着他的大家

所以~

南倾雪赤裸着上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泳裤,躺在沙滩上享受着阳光浴

“哎呀~这马路牙子岛名字是挺怪的,但是这地方是真不错呀”

南倾雪说这个同时还喝了一口手中的椰汁,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岛上除了和他一起跟过来的女武神以外,这个岛上没有任何人

因为他自己创办了一个组织,再加上以他实力的威慑力,周边各国都十分忌惮他的动作,但是作为弱国,还是要知道力小而不自威的道理,所以他们再不会影响人民群众生活的状态下都有在按时的交税,也就是保护费

南倾雪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单单就是杵在那里都把那些小国的领导人吓得语气都有些颤抖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他现在只想要享受沙滩带给他的氛围,别无其他想法

“倾雪,你在这里呀?你看看这身怎么样?”

南倾雪越有兴趣的看了一眼前来的某位白毛小矮子,浪花式的设计遮掩了后者身材的平庸,反而更加突出了穿着泳装的人那一份可爱的味道,稚嫩的容貌与渴望得到夸奖的眼神宛如一颗明珠一般摆在了南倾雪的面前

如果说这位男人哪怕是面对着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无法放松警惕的话,那么他可能会厌恶他这样的自己,不,一定会

“很可爱哦~可爱的我都想要紧紧抱住你不松手了”

南倾雪眼中柔情似水般的看着德丽莎,这很行,也很刑

德丽莎一时间没有防住南倾雪给她带来的糖衣炮弹,慌乱的拿起了手中的游泳圈带着娇羞的情感砸在罪魁祸首的脑袋上

南倾雪也是不自觉的笑了出来,一直以来他都太过于注重推进剧情了,导致他疏忽了他一开始的目的

咸鱼:“可不呗,我都不知道要写什么了”

其他人也换好了泳衣朝着南倾雪走了过来

芽衣神色有些紧张的望着南倾雪,而南倾雪则是非常油腻的回了一句

“能让我猜一猜,这是谁家的新婚妻子吗?”

芽衣落荒而逃,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男人居然会如此的大胆,而且这么让人害羞的话不要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呀,而且妻子什么的...

【真没用】

这是芽衣的律者人格有些不争气的看着这位占据着身体主导权的女人感到了绝望,下意识说出来的

布洛妮娅因为不知道如何穿搭,所以就是一件死库水再接着穿了一件水手服的上衣就过来了,但是理性终究是抵不过热恋中的少女那永无止境的羞耻感,所以布洛妮娅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躲到了水海里

‘这不是老版的泳装吗?’

南倾雪看出了不对劲

接着琪亚娜又穿着一套普普通通的蓝色泳衣用了一级超级头锤撞在了南倾雪的腹部

“琪亚...娜,虽然我也不想说,但是剧情需要,我还是要说一句,这么沉重的打击我上一次受到还是上一次,这宛如,我熟悉无比的帝王级崩坏兽...”

说完,南倾雪非常配合的全身脱力,但是传来的两道声音又让他魂回体内

“姬子少校,这并不合适,我感觉我并不适合这样的衣服,这太大胆了”

“听姐姐的准没错”

姬子穿着一套黑色比基尼与一件白色衬衫大大咧咧的一把勾住了符华的肩膀,而符华则是有一些为难的想要往回跑去,但是奈何崩坏能这东西已经消失了,她的身体现在就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用魔力吗?南倾雪确实是教过她们,但是谁能保证这东西在不习惯的情况下会产生意外呢?而且也没有必要现在使用魔力

南倾雪毫不忌讳的盯着崩坏三的特殊产物,死库水版的符华,那强烈的反差萌让南倾雪春心荡漾,但是奈何那坦坦荡荡的胸脯实在是让人感觉有些惋惜

符华也好像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双手与手臂死死的护住了她的前胸

南倾雪对于这样的突发状况也是一时之间对付不过来,只能以他自我认为是安慰的勉强说了一句

“平点儿,方便运动...”

南倾雪给他自己下了一部死棋,所以说这并不会让其他人对他有些别的改观,但是符华肯定会郁闷许久,而能够安慰并且也必须前往安慰的自然也只有他南倾雪本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