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爱不会消失,只会换个方式继续存在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2301字
  • 2021-09-05 18:21:14

南倾雪抬头仰望天空,看着那尚且碧蓝且优美的蓝天,会心一笑,时间尚早,他能不去吃一碗热腾腾的拉面吗?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

他赫然站在大街上,不做任何掩饰的突然身影消失,不过街上的人并没有什么意外,因为不论这个世界上有多么奇异的事情,只要它和南倾雪粘边儿的话就会变得特别正常,所以说突然消失什么的也可以理解的,对吧?

而此时此刻,一位浑身伤痕累累且长相并不普通的少女跪坐在月球上,而她的面前,正站着一位身着白红色轻甲,手持焰色长剑的男人,不,鬼神。

“感谢吾的君主吧,吾炽焰之约翰接收到的命令只是让你感受到吾主赐予你的绝望,而并非让你在这个世界彻底湮灭为灰。”

崩坏意志跪在地上喘着粗气,她看着自己已经被烧得血肉模糊的双手,心中满是恐惧,就连她的双瞳也不受约束的开始了颤抖。

她是文化的对立面,是人类科技的对立面,人类的科技越是发达,那她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但是奈何现在的人类还是有些不争气,在加上约翰的能力实在是bug,哪怕是不可触碰的物体也可以在倾刻间燃烧殆尽,最通俗的理解就是灵魂也可以被燃烧。

约翰最后看了一眼浑身已经因为恐惧而浑身抽搐的崩坏意志之后,嘴里一边轻骂着废物,一边浑身都被火焰包裹,然后就在空中消失不见。

在这件事情不过几分钟之后,世界各地的崩坏兽都有了大幅度削弱,崩坏意志可以等,等到南倾雪彻底消亡。

可是她绝对低估了南倾雪想要杀一个人的决心,栽赃,嫁祸,一切手段在战争上都是武器,言论永远都是最犀利的利剑,再加上后者现在绝对的声望,以至于南倾雪只要说一句话,全身心的人民对抗崩坏的意志就将达到绝对的高潮。

“怖拉修。”

南倾雪先是回到了一趟鬼域,传唤了一下第七鬼神·吞噬之怖拉修。

“在。”

“随便创造一个看上去有很多人的岛屿,然后毁灭它,希望你可以将这件事情做的很好。”

南倾雪的意思就是说创造出一个这个岛屿上都是老弱病残的岛,并且让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岛屿,然后再接着煽动人们的同情心,他再接着说一句这都是崩坏意志干的之后,他就可以狠赚一波声望,然后再名正言顺的灭掉崩坏意志。

这样做可能会很卑鄙,也会让知情的人感觉他非常可恶,但是这永远都是因为人们只会在意被欺负的一方,而去忽视那位“欺负”他人的人。

虽然不会说有人觉得崩坏意志可怜,但是南倾雪可耻这一点肯定会被其他人知道的,但是这一点要屹立于有人知道这背后都是由他操纵的才可以,你不说,他不说,谁知道呢?

怖拉修心领神会的低下了头,然后他的脚下就变成沼泽,随后,他就慢慢的陷了下去。

“我准许你去借助其他鬼神的力量。”

南倾雪实际上就是看上了怖拉修的破坏力,卡赞确实是更强,但是这个家伙是否有范围大到可以毁灭一个岛屿的技能还真说不定。

而怖拉修仅凭自身肉体的优势就可以达到上面的程度,所以,这个任务就自然而然的交给了怖拉修。

南倾雪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之后,他就回到了那一间让他怀念的面馆,虽然离开没有多久,但是南倾雪总感觉他特别思念这一家面馆。

可能是因为这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空间吧。

“老板,老样子。”

说完后,南倾雪就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了,随后,一名熟悉的店员向他走来。

“请问,老样子是什么?”

南倾雪听着好像有点儿印象的声音默默的抬起头,然后,就看到那一张精致的俏脸上写满了疑惑的符华。

“好久不见,猪骨拉面。”

“好久不见,猪骨拉面一份。”

南倾雪点了一下头之后,符华也去忙她的去了。

没过多久,符华就端着两碗拉面走了过来,一语不发的坐在了南倾雪的对面,将手中的一碗拉面递给了后者。

南倾雪看着全程不说一句话的符华,心中满是无奈,这还得他来挑起话题,但是二人之间有什么可说的?游戏的抽卡吗?

“能和我讲讲你的过去吗?”

南倾雪虽然不认为符华会告诉他5万年前的事情,但是他心中还是有一丝小小的期待的

但是他很明显忘记了两点,一,符华的好感度到300了,二,符华因为是用羽渡尘过度,导致她根本不记得5万年前发生的事

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已经活了5万年了,5万年的时光,让我忘却了许多事情,但是我唯独记着你,南倾雪,你和5万年前的你真的是一模一样。”

“老太婆...”

符华青筋起来了一根。

“5万年前,你我就相识了,你始终陪伴着我,知道你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你依旧给我倒上了一杯热茶...在那时,我就已经爱上了你。”

“我不是谁的附属品,更不是其他人的身影,我就是南倾雪,和五万年前的那个人不一样。”

符华感觉稍微有些愧疚,青筋收了下去。

“你也知道我现在与初代的不同吧?我并不是你所热恋的那个人,请你认清这个事实。”

“可是...”

5万年的时光都没有磨灭的感情,又怎么会被三言两语消灭呢?南倾雪知道人类的情感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所以他又补充到。

“你应该抛弃过去,去心安理得的忘掉5万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和你的使命,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根据神州的记载,你只能是一位古老的神仙,赤鸢仙人

我们交个朋友吧,这样的话,你就能够看清楚我并不是你所想要寻找的那个人。”

符华眼中的南倾雪和5万年前的他重合在了一起,眼神,声音,和那无比诱人的气质,连三观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符华听了南倾雪的话之后,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却又消散了。

“是吗?”

符华确实是该忘掉5万年前的那位南倾雪了,不过现在的位,她绝对不会松手了。

过往终究是过往,抛弃掉昨天的记忆,人的脚步终究会变得轻盈,一直铭记着那些个已经无法挽回的过往,只会让身上的枷锁变得越来越重。

“你说的没错,你的确和五万年前的他一模一样,但是你始终都不是他,所以请允许我重新发言,我爱你,南倾雪。”

(符华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只是因为符华对南倾雪有感情基础,再加上南倾雪就是符华喜欢的类型,说人话就是符华不喜欢5万年前的南倾雪了,反倒是对现在的南倾雪性趣深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