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五万年的轮回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2534字
  • 2021-08-29 21:13:58

南倾雪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晚上突然间做了一个梦...

南倾雪浑身破烂不堪的走出了一片树林,致命的伤势并不足以让他绝望,但是在他面前那巍峨耸立的高山使他心生敬畏也感到绝望

明明是他自己擅自要创立一个直属于鬼的国度,而他却又死在了反对他理念的鬼手里,他的一生中总是伴随着失败,父母因他重病传染而死亡,部落中的人视他为瘟神,年幼的他根本无法做到自给自足,最终他冻在死了某一天的夜晚

直到一天,他碰见了令他无比感兴趣的存在,鬼,是只存在于传说中,这是在5万年前人的固有思想,说来也是,谁会承认一个自己根本没有看到的东西呢?

南倾雪看到了,孱弱的他引不起任何鬼的兴趣,他亲眼看到了鬼因为单纯的欲望互相残杀,为了自己的理念与执着与更强大的鬼战斗,那一幅幅残忍且优雅的画面让他至今难以忘怀

“真的好完美呀~如果说我能创造一个这样的国度的话,创造一个只属于鬼的国度的话...”

南倾雪的欲望一直都被压抑着,因为他的求生欲不允许他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但是现在的他可以了,鬼能有多强的实力最根本的就取决于他有多强的欲望,而鬼神的君主不仅需要涛天的欲望,更是要拥有魄力承受住所有鬼的欲望

南倾雪只过了一年,他打败了在众多鬼中的所有强者

之后他收服了许多形形色色的鬼神,其中包括的就是八大远古鬼神,他们都是鬼神之祖,是鬼神的开创者,是鬼神之称初代拥有者

他又凭借自己的力量与在一年中累积的财宝创造出了这一把因为黑渊的刀,这上面不仅寄宿着他的力量,更是有着他那强烈无比的夙愿,黑渊,就是他理念的继承者

直到有一位与他的夙愿出于一致的人时,黑渊就会出现在那个鬼的手中

如果说要强行拔出的话那么那个人必定会化为行尸走肉或者说丑陋肮脏的肉块

这样就能看得出来鬼神官·吉格在把这把刀交给南倾雪时就是一场豪赌

南倾雪距离着自己的愿望越来越近,终于,在一年零几个月的时候他的夙愿即将完成,直属于鬼的国度即将出现,可是依旧有一些鬼渴望无拘无束的自由,渴望着就连睡觉都要睁着眼睛的日子

南倾雪将这些反抗的鬼斩于刀下,他没有想到那些鬼的怨念如此之强,哪怕要牺牲百世不得轮回之罚也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然后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在这个连鬼神都缺少的时代,自然没有什么鬼门之称,除了鬼神之外,最多的就是中国所记载的百鬼为主流

他双眼模糊的倒在了地上,他距离着自己的夙愿是那么的相近,如果说他能坐走一段路,向其他人求助的话,他的夙愿肯定会达成,那些渴望和平的鬼肯定会得到一个安稳的家,但是他却倒在了路上,他辜负了那些对他抱有期待的鬼......

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一个有些许稚嫩但是有透露出无比聪明的眼睛,南倾雪有些痛苦的站起身,那名冷淡的少女并没有阻拦,而是出门告诉了这间房子的主人

他看着身上被涂了草药的伤口,心存感激,这些人死了以后他肯定会好好待遇她们的

过了不久,三名少女脚步就有些快的走了过来,左边的那位黑色为主,刘海偏右边的一缕头发为蓝色,眼神冷淡地看着自己,但是俏脸却有一些微红

右边的少女与之前的少女长相一样,但是刘海的那一缕头发为红色,红色的眼睛中显得无比生机勃勃

中间的那名少女,白色为主红色为辅的旗袍,白红渐变的头发与红色的眼睛显得无比显眼,这名少女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沉稳且安静的气质

“感谢你们的出手相助,在下名叫南倾雪”

南倾雪礼貌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右边那位有些活泼的少女率先开口

“你好呀,我是丹朱,和我长得一样的那个叫苍玄,而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赤鸢仙人”

南倾雪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口说道

“感谢你们的帮助,在下现在就离开”

南倾雪说着就站起身,其他人虽说想要阻拦,但是又害怕有些不礼貌,毕竟无缘无故的,阻拦别人也是不对的,如果说这个人能够好好的走出门框的话说明伤只要不激烈运动也不会犯什么大毛病

南倾雪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大半视野,然后他就像头发向向上一缕,自己的面容就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剑眉星目,鼻梁高挑,嘴唇薄厚适中,五官比例完美

仙人虽然不为所动,但是他身边两个平凡的小姑娘哪儿见过这么诱人的男人?连山和这个男人比,都只能算个屁,这个家伙必须留住!

南倾雪刚刚要走出门框,就发现自己的衣服袖子被两双小手紧紧地拽住,而这两双小手的主人表情还有一些想要哭

“请问是怎么了吗?”

“我们不用你走...留下来陪我们!”

南倾雪顿时懵了个大逼,这啥意思?陪你们?女人哪有自己创立国度好?不陪!

“在下真的有急事,只要将这件急事办完,不管是天涯海角,在家自会前来报恩,还请两位放手吧”

南倾雪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其实对于他来说他说的以后真的是没过几天以后

可是在其他人那里这和下次一定有啥区别?

三人过了许久都僵持不下,南倾雪着急的都快要哭了出来,这些小丫头怎么这样呢?旁边的仙人都是管管啊?!这怎么还喝上茶了?

赤鸢仙人好像注意到了南倾雪的视现

“你要吗?”

南倾雪只想在心里大喊一句

'我要个大寄八!'

过了许久之后,南倾雪终于算是妥协了

一路上,丹朱与苍玄一直络络不绝的讲述着自己的职责,南倾雪一直细细的听着,可是他听的却是越来越生气

“你们至少需要一个目标,留下来上个世纪的技术的确非常正确,但是你们也需要引导人类如果更加快速的发展,不是吗?现在的人类依旧太容易死亡了,先从医学开始就是一个很好的目标...”

南倾雪又开始了自己的演讲,或许是因为他讲的特别正确能够勾起她们的兴趣,又或许是因为他人长得特别帅,让这些小丫头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看他,无论是哪一种,至少演讲的人感觉心里非常舒畅

到了部落里,南倾雪看着人们的状况还算正常也就不准备多说什么了

之后的生活依旧非常平静,南倾雪在去了部落的当天就宣布鬼的国度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一个月之后,南倾雪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击斩杀了审判级崩坏兽·蚩尤

之后,南倾雪就经常被以切磋为由叫到了太虚山...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也许是因为南倾雪过于有魅力,也可能是因为日久生情,赤鸢仙人逐渐对南倾雪感兴趣

她那颗尘封不动的心脏也逐渐被那一团宁静的火焰融化成一颗对凡世开始感兴趣的心脏

但是,在仙人眼中,南倾雪无论再怎么强大,也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南倾雪根本没有察觉到仙人对他的好感,他也自然而然的假装成一个普通人,生老病死在了所有部落人的眼中...

直到5万年之后

南倾雪又以新的姿态成现在了符华的眼中,那颗又快要冰封的心瞬间破裂,带着一团蠢蠢欲动的炽热的心脏奔向了那个少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