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甜美的南银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2871字
  • 2021-08-24 15:27:08

琪亚娜来到病房,看着身上插着无数根自己不认识的管子的南倾雪心中一阵担忧

究竟要怎么样跟这个人相处呀,朋友?恩人?还是...

琪亚娜想着想着就自己蹲到了一处墙角上开始了自我自闭

南倾雪看着琪亚娜有趣自言自语很想要笑出来,但是奈何自己身体实在是不争气,自己现在就算是叹一口气都有可能让自己的肺再度出血

南倾雪原本还以为鬼神之力的反噬通过帝血弑天赋予自己的恢复能力也能让自己完好如初

但是谁又能够想到,鬼神之力的反噬是只能够通过自身的恢复能力进行愈合的?

南倾雪越想越气,自己就为了一个破戒指让自己在学校里只能当个废人,等自己好了以后肯定要给卡赞进行一步可持续的竭泽而渔,他就是在石头上刮油也要刮出来一桶

“琪亚娜,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南倾雪在心中正在暗暗盘算着等自己好了以后,自己应该如何剥削卡赞的价值

可能某个鬼神也是察觉到了死兆星正在自己头上闪耀着,他二话不说就雇请了一整队的专业团队与一块儿风水极佳的坟地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一话不说的将自己的所有力量都注入到了那一枚拥有着“血神”传承的戒指当中

南倾雪得到了鬼门之后,也不过是多了一种攻击手段,看上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非常好,但实际上没什么用,清理小怪吗?这也不是清版过关,人家小怪也不给你经验呀,所以卡赞就牺牲了亿部分蚕食之门的力量来做成了可以承载“血神”权能的戒指

南倾雪时刻都能够得到血神的传承,只要他想,当他得到传承之时,世界之中的所有生命都将成为为他成为血神的礼花,在一片帮张腐朽的大地上,绽放出他们本身的‘花蜜’

南倾雪也可能是知道这一点的,卡赞无法猜测出南倾雪究竟在想这些什么,但是已经选择臣服了的他,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他只需要遵从自己的神即可,他也想让所有人都信奉他的神...

好主意呀!卡赞想着就已经开始了行动

南倾雪挣扎的想要坐起来,但是结果就是被琪亚娜阻止了,南倾雪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心中不由发起了疑问

“这个天花板上的污渍怎么数量这么熟悉?好像,之前来过?”

南倾雪想了想,自己这好像还真是回头客?

琪亚娜装作满脸不在意的说道

“我只是想问问,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朋友,出于礼貌,我还是要担心一下你的,真的只是出于礼貌!”

琪亚娜精致的容貌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红晕,话语中也有点害羞的意思

南倾雪虽然说很想告诉这个单纯的孩子,傲娇到最后一无所有,但是在这个二次元文化与音乐文化都不怎么发达的社会中自己告诉琪亚娜也无事于补(自己加的设定)

“感觉还行,再过一两个月之后估计就痊愈了”

南倾雪一脸认真的说道,他清楚自己受的伤有多重,他也清楚自己就算没有帝血弑天过个一两个月也差不多痊愈了

虽然说听上去很扯淡,但事实就是这样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吗?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受的伤究竟有多重...以后,你可不准再这样任性了!”

琪亚娜自然知道南倾雪身体的状况,但是知道的也不完全,以正常人的思想来说南倾雪这个伤少说也要一年才能养好,一两个月?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南倾雪也不急着证明自己的恢复能力有多变态,反而他打了一个赌

“两个月以后,我的身体如果说痊愈了的话你怎么办?”

琪亚娜一天对方的发言也来了精神

“你要是能在两个月之内痊愈的话,本小姐就算是让你亲一下也可以,相反,如果说你没有痊愈的话,可要承包本小姐一年的饭钱哦”

琪亚娜自我认为南倾雪即使再强也不可能在两个月之内恢复那么严重的伤,所以说她认为这就是对方变着花的来成全自己

如果说真的在两个月之内痊愈了的话,让他亲一口也不是不行......

不行不行,琪亚娜琪亚娜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是喜欢芽衣的,对芽衣!

然后,琪亚娜就双手托腮的对南倾雪说着在学院中发生的趣事

两个月之后

南倾雪在凯尔希活见爹的目光中走出了医务室,他站在室外,贪婪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他记着琪亚娜与自己的约定,所以他就在凌晨3点的天空下买了一些‘装备’与预定了一些礼物,然后时间就不知不觉的到了7点

南倾雪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当中走进了琪亚娜的房间

“琪亚娜,琪亚娜...”

南倾雪摇晃着琪亚娜,而少女不情愿的揉了揉眼睛,可爱的呢喃声从她的口中出来

琪亚娜看了一眼南倾雪,然后就如同无视了他一样下床,穿上拖鞋,打了一个可爱的哈欠以后又伸展了一下自己曼妙的身姿

之后走进洗手间,冲洗了一把自己的脸

然后,她意识到了不对劲,一脚踹飞了洗手间的门,然后大喊到

“芽衣!我看到鬼了!”

南倾雪很想反驳,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反驳

不过好在那天是星期六,南倾雪随便的打发走了前来收取作战报告的丽塔,随后他就开始对身边的人疯狂撒娇

琪亚娜虽然说知道南倾雪的身体大有好转,但是她绝对想不到这个人居然真的能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恢复的完好如初

可是直到深夜南倾雪也没有询问打赌的事情,琪亚娜也本可以对此闭口不提,可是愿赌服输的她还是想要问一下南倾雪究竟为什么没有动作

“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琪亚娜想着就嘟起了嘴,双手轻握成拳,因为害怕惊扰到其他人所以就轻轻的踢了一下自己脚边的墙

琪亚娜越想越气,走到南倾雪的门前,她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推开了门

随后她就看到,南倾雪单薄的身材孤单的依着墙,身着白色衬衫的他此时此刻显得更加拥有美感,手中握着一杯酒

他朦胧的双眼注视着挂在天边的玄月,因为开着纱窗所以一阵风吹在他的脸上,几缕发丝就这样随着风轻轻的飘动着

因为在月光的照耀下,南倾雪的脸又如同加上一层美颜滤镜一般

琪亚娜接触的男性用一双手就能数得出来,可即使这样,琪亚娜也依旧认为南倾雪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芽衣,对不起,我要投敌了!”

琪亚娜虽然说感觉这样有点儿对不起芽衣,两个层面上都是这样,可是她绝对不会后悔!

南倾雪因为思考今后的方针太过于出神,所以他绝对不知道琪亚娜此时此刻对他的好感度正在蹭蹭的往上涨,原因无他,长得帅,就是如此任性

过了许久之后,南倾雪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有了来客,而且位客人脸上还残留着微红的脸颊

“琪亚娜?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就是,那个,两,两个月前的约定...”

“因为这个呀?怎么了?”

“我琪亚娜·卡斯兰娜不能够辜负卡斯兰娜家的名誉,所以说来吧!”

“如果说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我绝对不会动手的”

“哎?为,为什么?”

琪亚娜听着其他有经验的女性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我不会逼迫你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你也不必因为卡斯兰娜家的名誉而玷污了自己的清白

如果说这件事情是你自愿的话就请当我没说,毕竟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可没有坏处...”

南倾雪正在涛涛不绝的讲述着自己的大道理,琪亚娜站在一旁低着头,也许是因为灯光的照耀,也可能是因为场景的需要

此时此刻,琪亚娜的眼睛被阴影遮盖着,没有人能看出她现在是什么表情,除了德丽莎!

南倾雪说教完毕以后,他看着琪亚娜那颤抖的身子心中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难道说我说太过分了?

南倾雪正在进行着人生中第n次的自我怀疑,随后他就打消了疑惑

因为琪亚娜不知怎么的,如同导弹一样窜到了南倾雪身上,双腿勾住他的腰,进行了深深一吻

过了良久之后,两人的嘴唇带着一道银丝分离开来,南倾雪平日里都装出来了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而现在却脸红的不要不要的

琪亚娜虽然说害羞,但是内心中更多的还是开心

‘妈妈,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甜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