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坚定与迷茫之爱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2201字
  • 2021-08-22 18:01:02

南倾雪并没有多么大受震撼,他知道自己与其在这里堕落,不如去探寻真正的答案,芽衣即使是死掉了,南倾雪也依旧有自信去复活芽衣

南倾雪看着在自己身后,已经失去了头颅依旧没有死掉的卡赞眼中已经没有了爱才之情,他只想杀掉自己一切的敌人,湮灭一切打破他安宁的生物

他要焚烧,要毁灭,要绞杀一切,只有消失,只有死亡,才会让人们将他的恐怖铭记入骨

“即使是神!也不能伤及她们分毫!”

南倾雪感受到了,感受到了来自远古的愤怒,来自人类本能的愤怒,他是第一次知道情绪与欲望是如此的迷人

他本不想用自己的压箱底‘鬼神序列曲'这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也是唯一一个通过他的努力所掌握的鬼神之力

他的身上开始缠绕起了好似触手一样的迷雾,那迷雾缠绕住他的全身,南倾雪的身上也同时出现了看上去有些虚幻的铠甲

“鬼神序列曲·第二声·恶煞之凯!”

南倾雪身上的铠甲突然间蠕动了起来,在他的关节部位的那些铠甲如同饥饿的野兽一般开始了直冲神魄的嘶吼

南倾雪的双眼眼白已经被紫色代替,而他的瞳孔同时也变成了血红色

他身上也散发出了可以扭曲空间的杀意

卡赞的胸口长出了眼睛,看着南倾雪此时此刻的模样,想到了5万年前自己的主人曾说到的

“你今后的主人将会是集四位鬼神君主的能力为一体的奇迹,他那深邃的双眼将会灭掉你心中远超于其他鬼神的高傲

他会让你感受到何为真正的恐惧,他会让你知晓这片大地究竟有多么的美好,究竟有多么的温柔

我们都是被称为鬼的人类,人类中有值得我们守护的希望,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去残杀人类...”

卡赞在心中不禁思绪万千,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完美的鬼神,那充满欲望与愤怒的姿态早就已经可以与自己的主人齐名

而自己却愚蠢的不想要认同这位值得自己俯首称臣的‘神’卡赞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居然是如此的愚蠢

他厌恶愚蠢的人类,人类不能知晓一切真正的答案,只会去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只会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不过坚定的信仰会被其他人煽动,然后死在愚蠢之神的玩弄当中...

卡赞想要去看看,自己的主人与主人究竟为什么想要守护这些愚蠢至极的生物

“来吧!来吧!打败吾吧!打破那古老的戎条!打破这些将死之人的宿命,你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的英雄!将会成为所有鬼神都信奉你的王!”

卡赞说着便用自己的血肉构成了一把巨斧与巨剑,他的灵魂受到了震撼,他没有想到居然真的会有鬼同时拥有四位鬼神君主的能力,奇迹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想要去触及奇迹,他想要去尝试,想要去打败,想要去臣服于奇迹!

他将要触摸到的,是自己5万年前的主人无比向往的璀璨之星,他要臣服的,是拥有足以灭世的神!

卡赞一斧重重的披在南倾雪的身上,而后者却没有任何躲闪,硬生生的接住了来自卡赞的蓄力一击,他握紧双拳,一击就打碎了卡赞引以为傲的傲慢

南倾雪打碎了卡赞的巨斧之后,那零零散散的碎片如同箭雨一样刺入了地面,同时也有一些刺进了他的身体

鬼神序列曲·第二声·恶煞之凯

它可以防御住一切具有敌意的攻击,但是对于毫无杀意的伤害防御力为零

且当防御成功时,恶煞之凯将会增幅穿戴者1000%的各项数值,但是只能加强于某一处,并且还是一次性的

恶煞之铠同时也具备吞噬的能力,但是并不会进行加强或者反击,且承受数额极度有限...

南倾雪没有愣神,只是一个箭步就冲向了卡赞的胸口,他能感受到卡赞的胸口处有一个不属于他卡赞的气息

南倾雪一只手在卡赞的胸口处硬生生的插了进去

“啊,进,进来了!(不是)”

南倾雪随后奋力一撒便撕出来了一个可以让正常人通过的大小,他毫不顾及的将双手伸了进去,但是结果可想而知,南倾雪的双手在插入的一瞬间,他双臂的肌肉便被腐蚀性的血液侵蚀殆尽

只剩下了他一双不知为何仍然可以动弹的白骨在卡赞的肉体内探索

芽衣在卡赞的身体内依然可以看到室外的一切,她自然也看到了南倾雪那不顾一切的姿态

但是很可惜,她虽然可以看到一切,却做不了任何事情,只能无比心疼的看着南倾雪,芽衣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她的身体仿佛被时间暂停了一样(还有这好事儿?)

卡赞在外边也不是毫无动作,但是只可惜他的杀意实在是太重,以至于连南倾雪的铠甲都没有打破

南倾雪也因为双臂的肌肉已经被腐蚀殆尽,所以说她对疼痛已经麻木了,自然也没什么感受(超级抖m?)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南倾雪在肩膀快要陷进去的时候,他就摸到了一个人,想都没想就一把将芽衣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随后纵身一跃,南倾雪终于是坚持不住了鬼神序列曲的负荷取消掉了,然后二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对方在空中慢慢落下

二人感觉此时此刻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一样,二人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两人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南倾雪此时的眼睛中都写满了溺爱,芽衣甚至都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但是她更不想要撇开眼睛,她现在一刻都不想要离开南倾雪的怀抱

躲在地面一旁的八重樱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任何高光,她没有与南青雪结为夫妇,她本应该去与南倾雪再续前缘,可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上了这个少年

这也没有毛病,南倾雪有南青雪的影子,但是前者绝对不是南青雪,因为南倾雪始终执行着自己的意志,南青雪渴望把鬼域做大做强,而南倾雪却渴望安宁

二人身上的气场绝对不相同,所以八重樱在看到南倾雪即将受到攻击时并没有以第一时间推开他,而是先后一愣

但芽衣却没有任何迟疑,八重樱能够感受到在前者眼中,南倾雪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她作为一名爱慕者,已经输的彻彻底底了,甚至可以说她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赢

玄乎不定的爱,容易改变的内心,没有任何执念的爱慕,心存感激的恋情终将化为飞灰,一文不值

从一开始就执着不已的爱,虽然愚蠢,但也宝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