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嘤嘤嘤(不管咋写,这剧情不管怎么写和其他同人小说都差不多呢?)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3227字
  • 2021-08-17 10:42:37

八重村内,一位身着披风头戴布帽的男人脚步沉重的走在街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没有关系一样,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场无比骇人

可怕的气息让只是站在一旁的小孩都不由得吓哭了声

‘收敛一点儿'

南青雪(没错,就是南青雪)不做理睬,就保持这样的状态走到了一家旅馆

“老板,开间房”

“是...是!”

旅管老板原本还想看到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是当他抬头时他所看到的就是一面让人冷汗直流的鬼面,额头上的两个大角上还密密麻麻地分布着许多血管

狰狞的面具让老板看到之后险些失禁,此时此刻,老板还哪顾得什么钱,他只盼着这个‘人'不来折磨自家这个小旅馆就好了

‘你也快了吧,黑暗君主所需要承受的罪孽不是和鬼神君主一个量级的,你不应该......'

“我知道,但是他们在我如此真诚,你叫我如何自私?”

黑渊不再说话

二鬼就这样一夜无语

第二天清晨,南青雪从十里开外闻到了一丝鲜血的味道,只在一眨眼的瞬间他就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不见了

八重樱手握手中的太刀,她单膝跪地在地上,嘴角与耳朵,鼻子也开始流出了鲜血

“太大意了!”

八重樱的视野开始变得有些朦胧了,她的身体也开始了左右的晃动

八重樱身前的崩坏兽可不会顾及这些,它们开始如同一只发疯的野牛冲向八重樱

可就在下一刻,一道黑色的身影伴随着一阵风,而那些崩坏兽原本是硅基的身体也开始奇异的扭曲了起来,伴随着一阵唔咽声崩坏兽化成了粒子消散在空中

南青雪转过了身,八重樱也同时抬头看向了他,八重樱不知道这个人面具之下的表情,但是此时她的内心却不知为何有些荡漾了起来,这就如同死一样的湖泊被敲出了一滩涟漪

南青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是得了社交牛逼症的人,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社恐,根本不知道如何向人搭话

所以他就选择不说话,从怀里头拿出了一粒丹药送到了少女的嘴中

可是对方却根本咽不下去,无奈之下,他只能摘掉面具,将那一粒丹药放到了自己嘴中,没有任何迟疑的对少女的嘴唇吻了上去

在少女的嘴中将那一粒弹药用舌头抵破然后让她吃了下去

过了不久,八重樱身体就如同奇迹一样的恢复了,而八重樱全程都有着意识

虽然说被对方占了便宜,可是自己的命是对方救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她不可能蛮不讲理的给对方一巴掌,她也不敢

因为八重樱根本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就把那些强大的妖兽消灭了

“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再下八重樱,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来府上一坐”

‘这位大人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八重樱在被吻的时候眼睛是被遮住的,她并没有看见对方究竟长什么样子,这使得八重樱的内心有些好奇

八重府内

南青雪跟在八重樱身后,推开了一扇门之后,一名娇小一点的八重樱正躺在室内正中间,其粗重的呼吸声,即使隔了几米远也能够听到

南青雪看了一眼八重凛之后直接直言不讳的说道

“在这个样下去的话,她活不了多久了”

八重樱听到之后贝齿咬住了自己的朱唇,纤细的手指紧握成拳,就差一点就能够刺破手心流出鲜血

“你即使不救她你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吧?你何必自讨苦吃呢?”

“她是我的家人,还请您不要说这样的话”

南青雪感觉有些新鲜,他之前所见到的人类不是惧怕他,就是想使用他的力量,唯独这个人有足够的勇气反驳自己的话

“看着我的眼睛,丫头”

南青雪不知何时站到了八重凛的身旁,八重凛非常听话的睁开眼睛,直视着南青雪

“疟疾嘛?八重樱,架火烧锅,干烧就可以”

南青雪的声音好似不容置疑一样,八重樱立马就照做了

南青雪单手伸到身前,只见两股黑烟缠绕在一起,随后就变成了一大堆草药

‘历代黑暗君主都有属于自己的专攻项,没想到你居然是创造′

南青雪接着又用鬼神之力将草药切成粉末,倒入了适量的水之后吩咐道

“半个时辰之后给她喂下就可以了”

南青雪说完就向院子里走去,当他走到院子时发现八重凛正一个人孤单的留着眼泪,整个人卷缩成一团看着天边

“因为我说你不久之后将死而感到悲伤吗?”

南青雪好不在意的坐到了八重凛的身边

“为什么凛一定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凛就是一个累赘,毫无价值”

“闭嘴!”

八重凛被吓了一跳,疑惑的看向南青雪,她发现即使是在面具之后她仿佛都能看到那生气的表情

“人类的灵魂即使再丑恶,那也是生命的一种,经历了5万年依旧持续的繁衍了下去,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怠慢生命,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定义自己生命的价值

哪怕是一个蚂蚁,它的经历也是波涛汹涌的,人类既然弱小的话那么就去成群结队,当一个人足够强大时就可以去带领一群人

弱小的生命就是如此,他们即使是自私的在有的时候也会因为某些理由而且像那些身处困境的人施以援手

你叫什么名字?”

“八,八重凛”

“是吗?当有人说唯独只有杀掉你时整个村子才能得到安宁你会心甘情愿被杀吗?”

“会的,因为凛有预感,自己的生命已经时日无多了”

“愚蠢至极”

南青雪没有接着说话,就只是静静地陪伴着八重凛,而八重凛也因为刚才南青雪的一番话有了许多的好感

所以八重凛就开始好奇的触碰着南青雪

半个时辰过后

“凛,过来喝汤药了”

八重樱对于这个汤药还是处于畏惧心理的,因为南青雪的身份与来历实在是太过陌生了,陌生到八重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必感到惊慌,我只是感觉你们有些不一样罢了”

八重凛却没有任何迟疑,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下去

“姐,姐姐!”

八重凛开始痛苦的捂住了喉咙

“凛,凛?!你怎么了?!!!”

“这!这个汤药好苦,苦的惊人!”

南青雪原本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是药三分毒,他也害怕自己不小心整出来了什么带毒的东西,可是当他听到这药好苦的时候

他又想笑又想打人,然后他就真这样干了

南青雪一只手机上了一颗糖果,另一只手轻轻的敲打看八重凛的脑袋

八重樱只是稍微观察一下她就能发现八重凛的气色好了不知道多少,身上更是多出了孩子那种生机勃勃的样子

“真,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那以身相许?”

南青雪这话带着些许开玩笑的意思,但如果说对方真的同意的话他也会把自己的现状说出来,再让对方做出考虑

作为黑暗君主的他也想除了给黑渊注入自己全部力量以外留下一些别的东西

子嗣,自己的经历,自己的记忆,又或者说自己的宝物,他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足迹,而留下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这,还请让我考虑一下”

八重樱此时此刻,只是害羞罢了,她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这个强大的男人,哪怕自己之后的生活并不会这么如意,但是仅仅是因为报恩那自己也理应以身相许,毕竟别的对方也未必能看得上眼

过了好几天之后

“什么?!父亲大人,你要杀了凛?!”

“这是为了整个村子所做出来的必要的牺牲!”

南青雪整个人都依在门后,双手环胸默默的听着

“必要的牺牲?你想要毁掉我所留下的记忆吗?”

南青雪慢慢悠悠的走出了八重府,来到了八重神社前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拳就打爆了八重神象

随后一只长着九条尾巴的狐狸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闪了出来

南青雪没有任何废话,整个人月到了空中,握紧右拳重重的一拳直接砸到了侵蚀律者的脑袋上

而他整个人还非常轻松的在空中横着转了一个圈

“你们的神只会以你们的性命做要挟,来残杀幼小的孩子们,而我不会,我会赐予你们永远的繁荣

来信奉鬼神吧,只要你们的信仰足够虔诚,即使世界毁灭,你们也依旧可以活下去”

南青雪说完就在空中随手那么一只,天空顿时乌云密布,伴随着一道惊人的闪电劈下,上一刻还炎热无比的天气下一刻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你们问侵蚀律者怎么了?当场假死了,还能怎么了?

八重樱与八重爹以非常快的速度赶到,随后就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但是八重樱他知道,这就是南青雪他拯救八重凛的方法

“八重樱,我问你,你是否想好了?”

“是!”

八重樱依旧保持着跪着的动作,但是她的脸上正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好,在500年之后,‘我’将会再次出现于这个世界,而你,则需要说服那这丑陋的狐狸成为你的力量,然后等我500年,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

八重樱她知道她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在几天的相处之内,他那刻薄的语言,有温柔的动作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口是心非的样子却无时无刻不在触动着自己的心扉,如果说她能活500年,那她愿意等,她不会再容得下任何一个人走进自己的心房

她的身体,她的心都已经是这个男人的了,随时随刻准备着为南青雪(南倾雪)献上自己最好的宝物

500年之后(我不写了三千多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