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神秘的司机:欢迎来到缺门牙俱乐部(jojo梗)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2253字
  • 2021-08-05 21:13:29

南倾雪来到了机场,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他突然间感觉有点手足无措

但还是装出了一副非常坦然的神态,仿佛想要告诉这里所有人他不是社恐,而是非常善于言辞的人

南倾雪就这样强忍住心中的慌张,坐上了飞机,但是不知是慌张的错,还是检票人员的摸鱼

南倾雪稀里糊涂的坐上了去往非洲的飞机,而南倾雪却浑然不知

直到下了飞机之后

“日本什么时候这么落后了,这是因为总刁崇尚热带风情,所以说呼吁人民去晒太阳了?怎么这么黑...”

南倾雪除了飞机场之后,就傻傻的愣在原地,将心中想要说的全都说出来

但是南倾雪这一箱也不行啊,tn的,他可不想喝元素周期表和万能的牛尿

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南倾雪向路边一个少年搭话

“小兄弟,你是从非洲来的吗?”

“2B”

然后小孩儿就这样慢慢悠悠的走了,留着南倾雪愣在原地

纵然南倾雪有万句哇靠也说不出来,他只能希望印度机场现在就有通往日本的航线

“请问,您是南大人吗?”

南倾雪站在原地沮丧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魅惑且温柔的声音

南倾雪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这并不是因为他被系统安排了什么过分的任务,更不是因为有女的找他搭讪,而是非常简单的被震惊到了

南倾雪看向身后的女人,乌黑靓丽的长发,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右边的眼睛,五官端正且给了人一种‘这个人一定是为非常优雅的女性′的感觉

酒红色的眼睛中隐藏着笑意,那名女性眼睛眯成一条缝,双手放在身前,微微鞠了一躬

“我是一心大人临时雇佣的女仆,奥蕾迦娜,苇名大人已经预测到了南大人很有可能会来到印度,所以说就命令我就在此前的迎接”

南倾雪刚刚想要发问,可是自己的问题都率先被解决完毕,自己只能够带着亿丝倔强勉强说了一句

“带路吧...”

南倾雪在奥雷迦娜的带领下坐上了私人飞机,而他全程都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这位“女仆″小姐

虽然说刚才南倾雪受到了不想打击,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轻易松懈了对周围的防备

而这位女仆小姐就是在这样全方位无死角的情况下出现在了自己背后,南倾雪甚至感觉自己已经躺起了冷汗

这位名叫奥雷迦娜的女仆小姐全身都向南倾雪透发着一种毫无还手之力的淑女的印象,南倾雪看着对方气场上没有威胁

就试图查找一下这位女仆小姐身上是否穿戴着什么装备

可是他看到的只有无比性感的s型身材,在和服的包裹下显得更加诱人,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回去以后问问那个老头吧...是我太弱了吗?′

可能这位女仆小姐做梦都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善于伪装与隐藏,从而导致一名鬼神君主开始了人生的自我怀疑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前四级的只能算作为小怪,往后数四级算作为精英怪(修罗属于圣殿级崩坏兽的实力,而帝释天等算作为帝王级)

再接着出鬼神以下都是圣殿级,鬼神就可以碾压律者了,七原罪以实力上可以碾压鬼神(七,原罪可以算作为魔法师,可以使用与自己代表的罪差不多意思的力量,而鬼神只能使用自己的权能,说简单点儿就是风鬼神只能驾驭风,绝对用不了火)

鬼神君主可以统治除黑暗君王以外的所有鬼,而且可以拥有所有鬼神的权能也可以复制七原罪鬼神的技能,同时也加强鬼神

你问其他鬼?他们还不配与鬼神君主洽谈

所以说从这里的解释就可以看出来,南倾雪现在究竟有多强,鬼神可以碾压律者,七原罪可以碾压鬼神,鬼神君主可以碾压出黑暗君王以外的所有鬼神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这样的强者,居然因为一名女仆而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而南倾雪不知道的是,这位现在隶属于苇名一心的“奥雷迦娜”脸上正浮现着意思,不一样的笑意看着自己

回到了日本

苇名府内

南倾雪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一脚就把大门踹飞了出去德

“死老头子呢!老子现在心里边儿正火火呢,让我给他定眼儿来一刀,给他开开眼!”

南倾雪说着就把自己从吉格那里得来的“便宜刀”从背包中拿了出来(别问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背包)

“你个死兔崽子!你敢划我定眼儿,我敢戳你马眼儿,我当初真是瞎了狗眼了我能看上你这个小子!”

苇名一心一脚踹开了自己的房间门,同时也不甘示弱的大骂道

但是南倾雪这话里都还是有机可乘,他便笑意更甚,同时抬高了几个分贝道

“你还知道你瞎了狗眼呐!原来你还知道你是条老狗!我跟你讲,你现在骨架子快散架了!赶紧把你遗产交给我!你这破房子,我就不要了!”

“就你这样式儿的,鸡毛你都捞不着!我就是送狗,我也不送给你”

苇名一心同时也把腰间的刀拔了出来,顺势就要砍南倾雪

“汪汪汪!”

这是南倾雪叫的

“我怎么说也要送给一条好狗,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一条傻狗呢!”

南倾雪一听自己的智商也如瀑布一样疯狂的向下流出,让自己的智商变为战斗力

“南大人,洗漱用品丽...迦娜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奥雷迦娜抽紧了眉头,额头上仿佛已经出现了井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以后,便又将门关上

过了一会儿,门又打开了

果不其然,这个景象是真的,南倾雪仗着自己手臂长的优势将手指插进了一心的鼻子里,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死死抓住了一心那长长的胡子

而一心也不敢示弱,一只手要戳南倾雪的慧根,另一只手死死的掰着后者的门牙

只是在下一刻,不论老少脑袋上都出现了一个冒烟儿的红包,但是这并不是奥雷迦娜打的,而是一位名为永真的小姐

“还请安静一些,一心大人请不要和别人打架了”

苇名一心还得有不甘的说了一句

“这不是别人,这,这,这是小雪”

永真刚听到还不以为然,直到听到了南倾雪的小名以后

突然间,永真的身体与动作如同闪电一样改变了

双手紧紧抓着南倾雪的脑袋,双眼略微不可置信的注视着他的容貌

“真,真的是小雪...我还以为你这孩子不回来了...”

在两年的相处当中,永真以自己的年龄足以当他妈的理由成为了南倾雪的干妈

但是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南倾雪刚刚要说话,自己的一颗门牙就非常戏剧性的完整掉落,全程甚至没有感觉到痛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