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 崩坏中的中二病?
  • 你算什么可乐
  • 3151字
  • 2021-08-06 21:58:11

南倾雪与姬子的风波告一段路,芽衣又找上了南倾雪

“阿雪,能请你陪我对练吗?”

芽衣说到这里其实是有些害怕的,害怕南倾雪目中无人的贬低自己,害怕自己再次失去这可能有希望的友情

“你我同是用刀,自然可以,但是芽衣,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芽衣先是一阵欣喜,再接着非常严肃的听着南倾雪说话

南倾雪看着少女那略带奉承的神态,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开心但是痛苦着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作为战士去向他人讨教也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在芽衣眼中自己甚至不配合南倾雪站在同一个擂台上,南倾雪无法了解这究竟是什么感情,自卑?由内到外透露着大小姐的气息,南倾雪并不认为以他和那个一心在山里生活的日子可以让自己变成贵族

南倾雪不想要再去管这些了,他不善于武力以外的交涉,他甚至很少为他人思考过问题,这并不代表他不屑于为他人思考,他会为爱自己的人回赠以更高的爱意

无论是什么人,南倾雪都会取决于对方对于他的感情施以成百上千倍

南倾雪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芽衣的头上,非常温柔的抚摸着少女的头发

而少女也不知为何,不仅不讨厌对方肆意的抚摸着自己,甚至还有些喜欢

芽衣的脑袋感知道了南倾雪那双看似洁白实际上手心长满老茧的手中传来的温柔

她如果不是因为在场,还有其他人看着,她甚至会直接扑倒南倾雪的怀中痛哭一场,芽衣是第一次想要将自己一直以来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全部都倾泻而出

“不需要对任何事情感到害怕,你的善良是给有需要的人的,是给有这个资格的人的,而不是所有人”

南倾雪说着就将自己的手又收了回去

芽衣心中最脆弱的地方被南倾雪进行了无数次的攻击,再加上了之前的舍命相救这让芽衣解决这个神秘的少年有了一丝好感

南倾雪现在正站在芽衣的对立面,缓缓拔出了自己的刀

芽衣看到之后也屏息凝神,做出了招牌的日本人拿刀动作,而南倾雪则是单手拿着刀,左手握着刀鞘

有的时候也是左手大拇指抵着刀,右手放在刀柄上,给了人一种随时可以做出拔刀斩的动作

芽衣率先发起了攻击,每一次都是在外人眼中无比扎实的竖劈,可是在南倾雪眼中就不是那回事儿了

他甚至已经把刀收了起来,单单是用着铁拳套就非常干脆的将芽衣的攻击纷纷架开

芽衣心中也是越发纳闷,自己每一次的攻击仿佛是进行了十多次,现在明明才挥了十几下刀,却感觉自己已经挥出了成百上千次

芽衣现在的双臂已经用不上力了,浑身上下的力量仿佛被夺走了一样,芽衣甚至感觉因为自己的疲惫感使自己在下一刻就可以睡着

“不用比了吧?”

南倾雪刚刚说完的一瞬间,芽衣就直接累倒了

琪亚娜终于还是逃离了班长的魔爪,一把抱住了芽衣

“没有伤到她,芽衣只是累倒了”

南倾雪站在旁边,没有再接着说些什么话

“你的生日,能让我也去参加吗?”

南倾雪认为自己也不能够一直在旁边傻站着,迫不得已,自己也不得强行转移话题

而且他也认为自己做的太过分了

“你可要准备一份大礼呀!不然的话,本小姐才不会原谅你呢!”

琪亚娜原本就没有生气,她虽然说傻点儿,但是她也能够分清对方是否有恶意呀!

现在眼前的少年,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明明在刚才打败了让姬子那样的怪物,现在却因为自己稍微有些任真导致少女昏倒而变得无比自责

“不对,快点儿把她送进医务室啊!虽然说没有受伤”

二人把芽衣放到了医务室

“南倾雪,刚才究竟是为什么芽衣才挥的十几刀就已经累昏了?”

“那是我自创的一个技能,名字叫做苇名流·体势崩塌,那是我无意之间研究出来的”

这点倒是不假,南倾雪之前在与一心击剑的时候偶然研究出来的,他发现自己只需要在对方快要攻击到自己武器的时候自己以更快更强的攻击进行反弹,对方的攻击就会弱下来几分

实际上,芽衣在刚才的那场战斗中实在是太过心,她若是能够冷静下来不出三下就能想出来原理,可是因为南倾雪在与姬子的战斗中展现的太过强大,导致了芽衣产生了想要速战速决的想法

这才导致了出现了现在的状况

之后芽衣也醒了过来,南倾雪做了解释也做了训斥,并且在之后要求前者每天都要自己进行对练,直到南倾雪满意为止

放学时,德丽莎与姬子与御三家和符华通通面视着眼前正坐的少年,少年甚至因为太过于害怕训斥肩膀都已经开始了微微颤抖

“所以说,你在来到沧海市的两个月之内不仅把自己的钱包搞丢了,还意外失去了与剑圣大人的联系方式?”

德丽莎无比无力的扶着脑袋,某种意义上来说南倾雪是比琪亚娜相比还要让人放心不下的存在

“那我们该如何寻找剑圣大人?”

在这个世界当中,苇名一心有着相当高的威慑力,他甚至可以与天命主教平起平坐

这也导致了在当今这个先进的社会当中,没有任何人敢直接叫当代剑圣的名字

“不用找了,那个老头儿一有毛病就会来找我上山抓药,无论在哪里,他都可以找到的,先不用管它了,能让我站起来吗?”

南倾雪现在实在是委屈极了,之前不久的他不仅被医务室的老师赶了出来,现在还被这么多女孩子训斥着,可是无论怎么看自己才算是可怜的那一个吧?

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呢?

芽衣:“阿雪,要来我们宿舍吗?可能房间不太够,我和他挤一挤吧!”

琪亚娜:“会做饭吗?我过生日的时候会送什么礼物呢?现在已经12月3日吧?”

布洛妮娅:“会打游戏吗?”

符华:“这已经和成亲没什么区别了,我申请直接入洞房”

姬子:“互换一血!”

德丽莎:“(看向二人,转过头)三年起步”

狗作者:“你要脸吗?”

经过了一番周折,南倾雪非常不明所以的打上了地铺,直到现在,他的眼睛里还有着这个问题,她们让我过来,就是来打地铺的?

南倾雪已经放弃了,不好在他游戏打的还行,让布洛妮娅接连输了108局,南倾雪能地铺有很大原因是因为那个小丫头

南倾雪正在思考着自己打地铺的原因,吉格又找了上来

“老大,我来给你做科普了”

“讲”

南倾雪也对鬼神方面的事情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其实我们鬼呀也是分阶级的

第一级,小鬼(炮灰)

第二级,鬼(有点儿用的炮灰)

第三级,恶鬼(小兵)

第四级,历鬼(特种兵)

第五级,罗刹(掌管前四级鬼的投胎)

第六级,修罗(在鬼的世界当中拥有掌控元素的能力)

第六级,帝释天(拥有掌管血肉的能力,能够掌控多强的肉体与自身的所有欲望有关)

第六级,刚加特尔(普遍是人们影子(负面)的化身

第七级,十殿阎罗(通过人类的罪行来审判人们今后可以脱胎成什么,或者是能否投胎,战斗技能虽然固化,但十分强大)

第八级,七原罪鬼神(因为太过强大,所以没有什么权利,只能够掌控人们的七原罪)

第九级,鬼神(五花八门,其中甚至有管拉屎拉屎的,但是最多都是因为战斗能力太强而被评定为鬼神)

第十级,鬼神官(鬼神老大,在没有鬼神君主的时候由他作为代表承受一切欲望)

第十一级,鬼神君主(拥有着统治所有鬼的能力,黑暗君主之下,拥有绝对的发言权,可以随意掌控鬼神的生死,其他的更不在话下,战斗的时候也是使用万种鬼的力量,也可以将自己的欲望化为鬼神之力使用)

第十二级,黑暗君主(掌管死亡,掌管人类的情绪,掌管鬼神,拥有着无尽的鬼神之力,可以随意创造出别样的鬼神,绝对欲望之上的存在)”

“先等一下,为什么我能够复活别人?”

“您...在5万年前就是黑暗君主,是最初的黑暗君主”

南倾雪听着越来发迷,但是他也只能够示意吉格接着说下去

“这世界的所有生物,都可能因为幸运的缘故逃过轮回,拥有新生,最通俗点儿就是穷人再一次投胎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而您不一样,您的轮回从一开始就主动被固定住了一样,无法再次逆转”

“是无法逆转,还是你们不想让我逆转?”

“其他鬼神君主都为了逃离轮回的控制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我们需要一位王,我们的王不需要做什么,但是我们需要领袖

一个国家,一个组织,甚至是一个小团体,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带头的人,您说不是吗?”

“世界的轮回吗?当我脱离了这个轮回时候,是不是代表着我又面临着一个新的轮回?

吾将成为欲望之上的存在,学不会任何存在所控制

吾将,逆转天象!”

【宿主,你是啥时候知道说中二话可以永久增强你的属性的?你现在已经强的没边儿了!至少对于崩坏来说】

“增强防御力!”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